第七十八章:看不到外面了

    这边叶舟忙的不可开交,古迹外面的人也吓得魂飞魄散。整个是昏天暗地,电闪雷鸣。这天象并不足以让他们胆寒,让他们恐惧的是祠堂门外的石龙在动。这样的环境加上移动的石龙任他们修为怎样都吓破了胆。天降异象,比有大灾。

    众人以李震山为首团缩在一起,胆怯地注视这骇人的变化。按照惯例,每次有人进入古迹,三大家族都必须有人在这里守候。以往族长并不需要呆在这里,只需要派人守候就可以。可是这次不同,进入古迹的可有仙人在里面。谁都想第一时间知道古迹的秘密。而李震山最为急切,里面不仅有仙人,更有自己的先祖。于是三大家族的族长都在这里安营。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仅仅过了五天就天现异象。如果知道会有这么一出谁都不会选择呆在这里。这里可集中了伊山县的所有精英,如果有什么闪失,那么伊山县也就该在修仙界抹去名字了。慌忙之中,三大家族的族长近乎同时决定竭力保护各自家族的一人出去。虽然他们没有把握,但是必须做这个决定。王韬,李天豪,史青邺三人是各自家族要保存的人。他们第一时间被告知呆会儿务必竭力逃跑,并吩咐三人要精诚团结,要他们已祖先之名发誓。

    三人之中王韬最为年长,所以任命他为队长,负责指挥,一切以保命为主。三人自然不敢怠慢,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肩负的使命。他们是家族的希望,作希望就要该有希望的样子。三人都将状态调到最佳。别人胆颤,别人恐惧,他们不能,保持冷静才是他们该做的。就算天塌下来也有别人先顶着。逃命是他们的使命。

    “逃”,李震山一声令下,二十个修士分两组一前一后中间包裹着三人迅速向门外移动。出门之后他又一声令,“散”。修士立刻散开成圆将移动的石龙包围。而王韬他们则掩泪狂奔。

    石龙究竟是什么他们不知道,有多大能力他们更不知道。但是他们没有选择,能拖一息就多一息希望。三个族长都带头留下,还有谁忍心离开?恐惧化作斗志燃烧在每个人心中。

    他们的目的是拖延时间,所以围而不攻,目光死锁着石龙。

    石龙应和着天雷剧烈振动,发出嗤嗤低吼。“它居然是活物?”李震山震惊了,这仿佛亘古就存在的石龙居然是活物!这太吓人了。容他们考虑的时间并不多,“大家一起出手。”李震山话音未落一道法诀已经打向石龙,轰,轰轰……

    众人都不遗余力地攻击这不知名的怪物。有时候就算你拼尽全力也无法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从出门到攻击在到失去知觉,没超过五十息。

    石龙在被攻击的同时释放出惊天龙吟,这声音足以震碎空间,所有人在听到龙吟后失去知觉。伴随着龙吟结束,这片天地都仿佛陷入昏睡。虽然已经电消雷息,云散日出。

    巨响过后石龙变化成一条活龙,近千丈的巨龙,紫气萦绕,霞光满天。瞬息之间巨龙摇身一变化作一个满身戎装的中年汉子。高大英武的他如一杆枪般站立着。目光先是投向远处,那是王韬三人逃跑的方向。“没想到这点修为的人也能躲过我的龙音。难道那个时代将要重演?”他迅即转向祠堂内的结界。“这又是谁?唉,几千年的安稳日子要到头了吗?”长叹一声,他径直走向结界,没有结印,没有破阵。他直接走进古迹,这结界对他来说仿佛不存在一般。

    一进入结界叶舟便感觉四围无尽的魔气攻向自己,他来不及向外面的李贤致意。当下忙着运行真力和魔气作斗。里面的魔气浓度远超出叶舟的想象。“这真的只是魔化者散发出来的吗?那魔石该多恐怖?”这念头在脑中只是一闪叶舟便感觉浑身剧痛。分心果然很可怕。他再也不敢想别的问题,集中所有精神同魔气对抗。

    大量的魔气源源不断地随着呼吸侵入体内,这让叶舟很头疼,总不能不呼吸吧?没办法,一刻钟后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将要被魔气占据。他摒住呼吸,竭力将自己的潜能发挥到最大,着力绞杀体内魔气。可是摒气之后的大口呼吸让他吸入更多的魔气。“这样不是办法,得想个更有效的策略。”“难道人只能用鼻子呼吸吗?法术可以通过身体的其他部位发动,呼吸可不可以?”叶舟决定实验用身体的毛孔呼吸。他释放开手臂的毛孔,试着用他们呼吸。混合气体进入毛孔后魔气依然肆虐。叶舟只感觉自己的手臂快要爆裂,十息过后手臂已满是鲜血。这可把他吓得不轻。“魔气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他后悔自己的冒失。血液沿着手臂慢慢滴落,散发出阴邪之气。“好熟悉的感觉。”叶舟发现这血液散发出来的气息自己很熟悉,仿佛在哪见过。他努力搜索自己的每一份记忆。终于他想到了,这气息和那个黎少天血液散发出来的一样。“他体内怎么会有魔气?而魔气并没有让他疯掉?却可以让别人癫狂?”叶舟震惊之余却有一丝希望。“既然他能不受魔气控制,我也一定能!”

    这次他足足想了五十息时间,依然没有想到解决魔气过剩的办法。他起身向神案走去,他想碰碰运气,“黄帝既然在这里呆过,那肯定有克制魔气的办法。”

    神案古朴简单,上面有三件不知名的器具。正中间的是一个石鼎,“作用应该和现在的香炉差不多”,叶舟随即看向石鼎左边的东西,一个石杵。“这是用来做什么的?取火?”叶舟好奇地想要拿起石杵仔细看看。手刚一触到石杵,身体仿佛被雷电劈了一下。随后在他脑中便多出一幅画面。

    一位老人盘坐在神案前,双手自然的搭在膝盖上。面前摆的真是神案上的三件器具。连顺序都没变。只是它们不再神案上。

    老者旁边同样盘坐着一个人,叶舟不确定此人算不算人。人身牛首,两个触角在头顶之上又形成一个圆。看起来恐怖至极。

    叶舟慌忙缩手,“老者应该是黄帝,旁边那个会是谁?”他努力想象着画面中的那个怪人。“要是彩衣在就好了。”没有彩衣在身边他很不习惯。他想回头看看彩衣在干嘛。

    彩衣,外面哪有彩衣的身影,连李贤都没看到!叶舟大惊,“他们去哪了?彩衣绝不会离开我的,难道……”叶舟飞奔向来出。出去,他现在只想出去。可是结界的裂痕已经被修补!“它怎么可能会自动修复!绝不可能,除非有人控制着它。”叶舟不敢想下去,他奋力使出“斩妖诀”攻击结界。他是那样的奋不顾身,以至于忘记他最大的敌人是魔气。他忘记魔气,可魔气没忘记他,只要他呼吸魔气便在他体内肆虐。

    冷静,需要冷静。叶舟在巨大的痛苦刺激下回神。这才发现他不仅看不到彩衣,也看不到自己刚才设的空间锁。这里根本看不到外面。

    外面能看到里面,里面怎么会看不到外面?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叶舟有些心寒,现实却不容他思考这么都。魔气能安静地存在于空间之内,到了人体内却很狂暴。他再焦急也只能努力让自己安静下来。那个画面又出现。“老者和那个怪人怎么能如此安静?难道他们不用呼吸?”叶舟只能想到这个解释。“人真的可以不呼吸?”烛青没跟他提起过,“出去一定要问问姐姐。”

    人混乱的时候最容易胡思乱想,叶舟一时间无法静心。忍住剧痛,摒住呼吸,叶舟走到神案前,对于这里他需要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