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苦斗魔气

    五行结界原理很简单,设计却很复杂。五行象天地,阴阳盖乾坤。叶舟努力寻找结界的突破口。他要首先找到结界的五行分界点。五行相生相克,循环往复,周而复始。这分界点到底在哪?他绕行结界放开神识感受这结界的结构。

    黄帝为土灵根,分界点会不会在土?叶舟正对着神案方位盘膝而坐。缓缓释放出木属性灵气,试图破坏结界五行的平衡。半个时辰后叶舟莫名地烦躁起来。他感觉自己体内的灵气在乱窜,这让他心慌不已。“没打破结界的平衡先搞得自己失横了吗?”他连忙收功,运行“清神咒”平复心情。“运行几个周天之后他依然心神不宁。怎么回事?”他细心查看自己体内的灵气运作。发现自己体内居然多出一丝邪气。“我什么时候被魔气入侵了?”这么一点魔气就让自己心神不宁。如果再多点岂不是会疯掉?

    他学着李贤将魔气驱赶到“气海穴”然后用寒气将之冰封。这让他很痛苦,冰封气海可不是闹着玩,这让他的真气不能贯通。不一刻钟他就觉得全身乏力。冰封整个气海不行,那就在这设一个小小的冰牢,只要封住魔气就行。他将冰封面积缩小,形成一个微型冰牢,气海解封后,叶舟恢复活力。他不敢再冒失,起身对彩衣说道:“姐姐,魔气已经外泄,我们得想到控制魔气的办法才能打开结界,不然我们都会疯掉。”

    魔气外泄?不可能,我怎么没感觉到?她闭目感受周围的一切。神识集中在结界上的裂痕处。半刻钟后才感受到有魔气正向外扩散,其量微乎其微。如果不是集中精神她还真感受不到它的存在。“他是怎么感知到的,一个半仙修为的感知力不知要强过他多少倍,可是的确是他先感知到。”这让彩衣很吃惊。“难道他连这点份量的魔气都承受不了?”她想到叶舟没有一点根基,顿时紧张起来。“你感觉怎么样,不行的话我们就出去。”彩衣可不想冒险和魔气斗。既然能有人将魔气重新聚集到这里,就说明这里一直有人默默守护着。说不定是哪位上古大能,如此这点魔气还需要自己*心解决吗?为今之计走人为上。

    “我很好,已经控制住入侵体内的魔气。给我点时间,我要把他炼化了。”叶舟的决定永远这么惊世骇俗。“疯了,这点魔气都让你魂不守舍,还想炼化?”彩衣真想过去踹他两脚。可是叶舟说干就干!任彩衣如何焦急,他不动如山专心炼化魔气。

    遇到这么一个不怕死的主,彩衣能怎么办?她紧守裂痕处,将外泄的魔气全部吸收,不让它们再侵入叶舟体内。

    叶舟解开冰牢,释放出这一道魔气。过得自由的魔气立刻在叶舟体内肆虐。它疯狂地游动着,穿行在叶舟体内。搞得它痛苦不堪。“不要太嚣张!看我不把你给灭了。”叶舟用清神咒凝聚真气和它对战。

    一个时辰后这一丝魔气在叶舟的疯狂攻击下渐渐安静下来,叶舟大喜,“不横了吧,跟我斗!我还没怕过谁呢!”

    就在叶舟得意之时,魔气竟然乘不不注意冲破包围圈。它还会逃跑?叶舟郁闷了!难道他还有灵性?“哪里跑!”叶舟全速追击,他可不想让这祸害逃了。魔气仿佛真有灵性,一路狂奔直接窜想太阴经脉。“它喜欢少阴经脉?”叶舟有些触动。他修炼“斩妖诀”时不管怎么努力这少阴脉总是使不上力气。他曾问过烛青这少阴脉究竟有何用处。烛青的答案却让他大吃一惊。

    烛青直接说自己身上没有少阴脉,一身总共十道经脉,而斩妖诀五招分别对应,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和厥阴五脉。这少阴脉是人类特有的一道脉络。具体有什么作用他也不知道。

    询问无果后叶舟不断尝试将灵气聚集在少阴经脉中。经过反复实验他终究在太阴脉汇聚了一些灵气,但是相比其他脉络的灵气是少得可怜。

    如今魔气躲进少阴脉这让叶舟有种冲动,他想把魔气聚集在少阴脉里。少阴脉连接心脏,而心脏又是阳气最旺的地方。心主智。魔气为什么喜欢这地方?难道它是为了摧毁人的心智?想到此处,叶舟有点后怕,他立刻爆发少阴脉中的灵气围剿魔气,可是魔气进入少阴便消失了。叶舟很茫然,该不会侵入骨髓了吧。“李贤发疯可魔气并没有消失?这又是怎么回事?”

    魔气消失后叶舟也散去体内凝聚的气体,随后感觉浑身疼痛。这点魔气就恐怖如斯。再多点会怎样?他敢想不敢试。没弄清楚李贤发疯时魔气形态之前他可不愿意再尝试。

    “前辈,我想请教一个问题。”叶舟恢复平静后恭敬地对李贤说。

    他还有问题问我?我还有这价值?李贤很激动。“仙人请问,老朽一定知无不言。”

    “前辈您认为这魔气是怎样让人神志不清的?”叶舟问道。向他询问这个问题再适合不过了。如果这个世界上还能有人回答这个问题,那一定是他。

    “我觉得魔气是通过打乱人体内真气运作,破坏人的心智才使人发疯的。”李贤思索着回答,魔气在体内横行了千年都没有一点消失的迹象,除了这种解释他想不到别的。

    “魔气有没有可能消失在体内?”叶舟尝试着问。

    消失?怎么可能!如果能消失自己也就不用受这千年活罪了。“不可能。”他果断地回答。这可是魔气!

    “您有没有发现它偏爱少阴经脉?”叶舟继续问道。

    “没错它每次窜到阴脉的时候都异常兴奋,这也使我加倍痛苦。”李贤体内的魔气虽然已经被封印,但是留下的痛苦记忆却一点没少。“以前过得都是非人的生活。”

    “有没有魔气停留在您阴脉之中,或者消失在阴脉里?”

    “没有,这么多年来它一点都没少,这东西不生不灭。想它消失绝不可能。”李贤依然面带痛苦。消失?除非炼化它!难道,难道……李贤暴跳道:“仙人您能炼化魔气?”

    叶舟苦笑着摇头道:“我不知道,刚才一丝魔气侵入我体内,接着被我*到手少阴心经里就消失了。”这算哪门子炼化!

    少阴经?李贤努力回忆着和魔气争斗的日子。他什么方法没试过!最后只有用元神力将它困在气海自己才能有点清醒。*到少阴脉里怎么可能消失?他想不明白,这手少阴心经可是直通心脏,攻击这一脉是魔气的最爱。“仙人行事果然高深莫测!”

    叶舟再次查看刚才侵入魔气,没有,它完全消失了。身体没有异样,气力也没有丝毫变化。他搞不明白。“要想弄清楚它到底会不会消失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再吸点魔气进来。”叶舟有点小担心。“上次它无缘无故就侵入了,怎么现在它又不来了?”他打量四周发现彩衣正守在裂痕处。“她在帮我阻挡魔气!”心头说不出的感激,温暖。“她对我太好了。”叶舟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姐姐不用帮我了,我想我可以控制它。”叶舟注视许久之后才回神对彩衣说。

    他想,他能!彩衣无言以对。关切地问:“你确定?”这魔气可非比他物,她在这段时间内对魔气也有一些了解。“这绝不是没修为的人能控制的,看他刚才的样子一点魔气都那么痛苦,这会儿怎么又说能控制?”彩衣心底犯迷糊,“他是不是太胡来了?”

    他真能控制?李贤目瞪口呆,控制魔气?那可是让自己疯癫千年的魔气!他说不清自己此时的心情是羡慕还是妒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