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突然很想家

    家对于每一个游子来说都是内心深处无法愈合的伤口。不管你在外面是风光,还是落魄,对家的依恋都埋在灵魂深处。一片落叶,一盏孤灯;一句问候,一声道别,都会勾起对家的思念。亲人还在那个熟悉的地方,或许他们正在做着自己熟悉的事。未来依旧遥不可及,或许某天功成名遂,可我们能找回失去的温情吗?

    叶舟很矛盾,他也有家,他也想回家。如果大头活着回去……叶舟莫名的恐慌。“家人该不会认为我死了吧。”他们能接受这样的打击吗?小香,小香知道又会怎样。自己为了功名而忘记了亲人还在为自己担忧。他想立刻回家。

    李贤脸上洋溢的笑容就是叶舟苦恼的源泉。千年磨难都冲淡在回家的喜悦中。还有什么事比回家更让人快乐!

    叶舟坐立不安,回家的念头越发强烈。

    “你怎么了?”彩衣觉察到叶舟的变化关切地问。

    彩衣,我回家她怎么办?带她一起回去,怎么面对小香?叶舟听到彩衣的声音,内心更加矛盾。他在挣扎,“我回家她怎么办?”

    “没事,没事,身上有点痒。”叶舟胡乱找个理由小声地说。原本势在必行的想法,被她轻轻一问给否定。现在彩衣是她的全部,彩衣不仅是他衣食住行的依靠,很是他的情感归宿。离开彩衣的日子他不知道怎么过。更不知道没有彩衣自己会是什么样子。他深情地望着彩衣,目光中满是感激和爱慕。

    “今天你好好洗个澡,现在天渐渐热了,的确让人不舒服。”彩衣说着也觉得自己身上有点痒。“奇怪,怎么他一说痒,我身上也不舒服。”

    “嗯,姐姐等这里的事完了,我们直接去益州吧,我想快点进入‘斩妖城’。”他改变计划决定在斩妖城中扬名之后立刻回家。这是不能再拖。满足目的的流浪虽然很惬意,可想想父母还不知道过着怎样的生活他就不能淡定。

    “你不去那个神秘山脉了吗?”彩衣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改主意。“这不是他风格啊,他一向哪里有热闹望哪里专的。”

    “不去了,人品那么拙劣的人,能有什么好去出,说不定他就是骗我们离开的。说什么送我们离开,就是花钱雇辆马车将我们丢掉。太可恶了。”叶舟发现自己这理由简直太充分了,充分到无法反驳。这王大师在他心目中是一点形象都没有了。彻头彻尾一个恶人,一个骗子。不把责任推给他还推给谁?要自己说出想回家那也不可能啊。他不敢说。

    “你说的有道理,王大师就是一个骗子,他的话还真不能姓。”彩衣思索着说道。她虽然确定王大师说的话不假,但是见叶舟如此决绝也不好说什么。“反正你到哪,我就跟你到哪。”

    彩衣天真的相信自己,叶舟有一丝罪恶感,为什么骗她这么容易?真有说出原意的冲动啊。欺骗这么一个相信自己的人,这滋味不好受。谎言除了对相信自己的人有用外,还能伤害到谁?当然,信任就意味着要无视谎言。只有这样才会有真正的信任。这就是情感的神奇之处。欺骗和信任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受体都是信任自己的人。谎言是必须以信任为载体才能存在的东西。他决定不管彩衣以后如何鄙视,剥削自己,他都不反对。这补偿能消除他内心的自责吗?他不知道,但是也只有这样做,在自己没勇气告诉她一切的时候。

    叶舟旁若无人放肆地看着彩衣,他发现自己竟然这么在意眼前的人,以前的日子真是白过了。她是这样的美,美得他都不忍移开目光。

    彩衣发现叶舟的目光有些不对,“他在注视着我!”她觉得浑身不自在,深怕自己的姿态仪容有什么不妥惹他不开心,于是很不自然地撩动长发。心里期盼着李贤他们赶紧和自己说话,分散叶舟的注意力。殊不知她的姿态不仅更让叶舟心醉,就连这些长老执事们都忍不住多看几眼。天仙般的人儿,他们几时这样见到过如此美人。

    这神奇的一幕在李天豪风风火火赶来时被打破,众人才收起羡艳的目光。“回族长,衣物已经准备妥当,恳请木子前辈沐浴更衣。”李天豪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失恋忽然悲痛,可好在这思念种得并不深。自己有这样一个美好的未来,失恋只是见小事。单恋仙子,无疑是自寻烦恼,何况人家身边还有一个惊才绝艳的存在。细想下来他没有悲伤这短暂的爱慕对他不仅没有多少影响,反而给了他修炼的决心。爱慕仙子就必须有爱慕的资本。修炼,只有提升自己的修为才能有爱慕的资格。爱情永远能给人无尽的动力,不管它近在咫尺,还是遥不可及。

    “二位仙人请容老朽出去换衣服。”李贤拱手对叶舟说道。说完看了看自己满是破洞的衣服,“这实在太不雅观。”

    “前辈请便,无需如此厚待我们。”叶舟连忙回答道。

    “如此,老朽告罪了。”李贤说完跟着李天豪出了大厅。

    李贤走后众人又开始低声细语。“木老前辈对这两位年轻这么尊重?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头?”,“又一句仙人,又一句仙人,难道他们真的是仙人!”,“我们李家居然请到仙人?”众人震惊之后余下的只有狂喜。仙人,那都是传说中的存在。能目睹仙人仪容何止三生有幸!仙风道骨啊,在场的每个人都感觉自己的心境修为有所提升。遇到神仙还感觉达到自己有进步这还像话吗,这还配修炼吗?有提升这是必须的。

    李贤走后,李震山过得可不轻松。一刻钟要问两次安,倒三次茶。这服务必须保质保量,态度必须恭敬。

    他不轻松我们的叶大才子更不轻松,谁能受得了一刻钟和三杯茶?而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前辈亲自给自己倒茶能不喝吗?喝,撑破肚皮也得喝。

    李震山倒一杯,叶舟就喝一杯。喝完就倒,倒了便喝。

    “仙人这是在考验我的耐心,观察我的态度啊。”见叶舟不说话只喝茶,李震山暗自想道。倒茶的耐心都没有还有什么出息呢,还能指望仙人垂青自己吗?倒,我倒。

    大伙见李震山有这么一个伺候仙人的机会都是羡慕嫉妒恨,“真想抢过他手中的茶壶自己给仙人斟茶。”可是不能也只能想想,从族长手中抢茶壶,这可能么?在仙人面前失了身份可是怎么也补不回来的。

    他们每个都恶狠狠地看着李震山,没办法,谁让自己刚才不开眼。放着仙人在面前,自己不仅不知道,还看不起人家,活该只有看着的份。这机缘果然不是人人都有的。

    替人斟茶倒水本是下人的活,可如今每个人都想当这个下人。人的地位永远是相对的,平日里李震山是老大。别人伺候他,他都不愿意看人家一眼。如今他深刻体会到不被重视的苦恼了。他决定以后要善待每一个人。

    时间永远是最经不起折腾的东西,转眼已是黄昏。李震山计划着怎么留叶舟他们住宿。留住仙人这是什么样的荣光?这绝对是造福后世的美事。他可不想错过这创造奇迹的机会。

    叶舟喝了不知多少杯茶之后,麻烦来了,内急!这如何是好?他不住向彩衣使眼色,“咱们赶紧回去。”

    彩衣也不喜欢这气氛,压抑!可是叶舟使劲喝茶她怎么好意思让他停下和自己走呢。这下好了。赶紧回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