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绝对震慑

    疑惑,不解,郁闷,众人一会儿看看叶舟他们,一会儿看看李震山。他们等待合理的解答。可是李震山会让他们满意吗?不会,他该介绍的都介绍了。既然李贤不想公开自己的什么,他还有什么好介绍的呢。不便介绍的人统称前辈是最好的选择。前辈,神秘而又威武的代名词。

    他不解释让众人情何以堪,经过一盏茶功夫的观察和思考。他们倒是想明白李震山邀请叶舟,彩衣的原因。这两人的实力远不只昨天所展示出来的。请他们,无非是想让他们帮助李家探明古迹变化的原因。至于李震山为什么会请这邋遢的老头。他们想破脑门也想不出来。看李震山的神色显然更尊敬在意这老头。对叶舟他只有尊敬,而对这老头却存在敬畏。这让李家的老家伙们很不明白。“这老头才是主角?”

    李震道是最不爽的一个,平白挨了两次骂,这让他很窝火。“你随便找两个人回来,难道就是为了羞辱我?”他越想越不是滋味,凭什么受这种鸟气。李清田他不敢得罪,李震山他更不想惹。这气怎么出?他目光锁定李贤,放开神识准备查看他的修为。李贤自打进入李家后便将修为调到筑基后期。他不愿暴露身份,更不愿暴露修为。

    一番查看之后李震道打定主意,这口气就出在李贤身上。起初他还担心眼前的老头是什么厉害角色,没想他的修为还没有自己高。“这样的人值得尊重吗?至少他认为不可以。”他计划着侮辱这个自称木子的人。

    李贤察觉有人查看自己的修为也顺便了解一下对方的实力。李震道,筑基后期巅峰。他很满意,“李家这些年进步不小啊,在自己那个时代筑基后期的修士寥寥无几,如今这大厅过半都是。”这小子想干嘛?李贤很期待。

    李震道主意已定开口说:“想必木前辈一定修为惊人,不知……”他话没说完又被打断。“放肆,这里由不得你胡闹。”李震山怒斥。“真是不知死活,先祖也是你挑衅的?”李震山有些心急,他怎能不知道自己弟弟的秉性。别人越不让他做的事他越要去做。可是这场合自己不阻止不行。他挑衅的对象可是自己的先祖,千年前就已经是结丹修士的人。这可不是闹着玩!夹在中间的李震山有苦说不出。

    又阻止!李震道更加窝火,我倒要看看你这木子到底有什么能耐。等我将他打得满地找牙时候看你还有什么话说。已经没有人能阻止他去找李贤的麻烦。众人都憋着一肚子疑问,李震道的挑事不正好为他们服务吗?阻止?他们希望立刻打起来,怎么会阻止。

    “震山,无妨,让他说下去。”李贤不想李震山为难。李震山心下更乱。先祖也被激怒了?他会怎么对付李震道?“唉,这蠢货!”他怒视着李震道。李震道则还之胜利之态鄙视地看着他。

    “多谢木前辈成全,晚辈也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想和前辈切磋一下。不知前辈肯否赏脸?”一开口就要打架,亏他敢说出口。什么是无知无畏?

    “哈哈,好,这魄力我欣赏。就勉强和你玩几招吧。”李贤一百个乐意。和人对战,这事已经一千年没干了。这么多年来他都是自己斗自己,早就想找人活动活动筋骨。来这么个筑基后期的人做对手也不赖。

    李震道见对方很爽快地答应自己。他一个筑基后期竟然这么轻松地就答应了筑基后期巅峰者的挑战?这不合理!听他的口气,他还直呼族长的名字?!在李家没有人敢这么称呼李震山,而他这么做李震山没有丝毫不快,反而显示出很亲近的样子。这更不合理。李震道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但是他没有退路。李家二长老的话能当放屁么,绝对不能。他硬着头皮从人群中站出,众人很自觉地退后,给他们留出战斗场地。

    “先祖厉害到什么程度?”李震山此时也满心期待。他作试金石也不错,就让他吃点苦头,也好消磨一下他的气焰。虽然是毫无悬念的战斗,但是李震山却心潮澎湃。结丹修士的威能会是什么样子?

    李贤本不想从椅子上站起来,但是考虑到不能太嚣张他还是缓缓起身和李震道相对而立。

    要打架绝不能含糊,李震道满心打算一击必杀。以最快的速度结束战斗自己才能有面子,如果打上半天才击败对方那毫无成就可言,更没有什么震慑作用。立威之战不容拖拉。木属性的他都没向李贤致意就一招“空间绞杀”。李贤并没有如大家所预料那样消失。他稳稳地现在原地,任空间碎片攻击。众人大惊,“这是什么修为,这是什么防御?”大伙放开神识查看李贤的修为。筑基后期?怎么可能!

    最惊讶的还是叶舟,昨天自己中招的时候,周围空间的空间被封锁。而他却安然不动?他是怎么做到的叶舟决定事后一定要向李贤请教一二。“不愧是修行千年的人!”他满心羡慕与尊敬。

    一击过后李震道便知今天真的瞎眼了,“族长都无比尊敬的人自己胡乱挑衅什么?这不是自找难堪么。”如今丢人事小,还不知自己被打成什么样子呢。拼了,他还没来得及使出下一招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

    只见李贤眉心释放出火球,火球在一息之间扩大数倍。李贤依然没有丝毫动作,只是眼前的火球在不断膨胀。五息过后火球已经如大锅般。熊熊燃烧的火焰释放着无穷无尽的威能,热浪翻滚,红焰跳跃。周围的空气在急剧减少,有些修为低的已经感觉到呼吸困难。好诡异的功法,好可怕的力量。没有人再怀疑这老头的实力。“他值得族长如此厚待。”

    李震道脸色苍白,人家还没发动攻击就这般恐怖,他不知道这火球砸在自己身上会怎样。求饶,人家会答应吗?自己可是一再羞辱对方的。恐惧,悔恨,他不知所措。不自然地将目光投向李震山,祈求他能出面阻止。这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啊。

    李震山于是李震道哀求的目光。“嚣张就得付出代价,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叫他阻止?他可不敢,就算李贤是自己的先祖,但怎么说人家也是结丹修士,受了这样侮辱不该发泄一下吗?实力的差距决定着你话语权。此时李震山自认没有话语权。但是他并不担心,先祖会和他一般见识吗?

    “我要出手了”,李贤嬉笑着说了一句,火球缓缓向李震道移去。他要出手?明明什么都没干,火球怎么就自己移动了?什么时候筑基后期修士有这般能力了。正常修士用手发动攻击都不是容易的事,而他居然从眉心释放火焰!这究竟是哪里来的老怪物?无限疑问的众人再次看向李震山。

    李震山很无语,“让你们平日里嚣张跋扈,怎么样这次不威武了吧。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怀疑我的决策。”自己不但成功救出先祖,如今又在众人面前展示出自己独特的发现能力。这事儿做的妙。

    相比李震山的乐呵,李震道哭死的心都有了。这家分明就没把自己当回事。不用几招,就一招自己已经招架不住。隐藏修为的人真他娘坑爹。虚伪的人真恐怖。他决定只要自己躲过这一劫以后再也不鄙视任何人。谁知道这世界有多少像木子这样的怪物!

    火球移动的速度并不快,五丈远的距离移动了十息时间还没到。要在平时李震道早跑得没影了,十息时间能跑多远,恐怕他自己都没这个概念,但是跑掉肯定没问题。今天他不敢跑,跑了以后别想在家族混了,况且人家这明摆着在戏弄自己,被高修为的人戏弄并不可耻。所以他甘心接下下一招,“难道他真会要我的命?”他在赌,除了赌没有别的办法。当然他不会傻到放弃一切反抗等着被击中。他不断向火球释放“空间绞杀”。在他面前形成一个空间绞杀网。然而火球依然不经不慢,缓缓向他面前移动。李震道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