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大伙儿看不懂了

    他们就这样各怀心事地走动着。再远的路都有终点,何况这路本来就不远。

    李家,待客厅。

    李震山邀请叶舟,彩衣和李贤上座,自己却站在下首,而族长位置他不敢坐。就算李贤同意他坐,他也绝计不会坐上去。不说有恩人在此,谁知道先祖是不是有意考验自己呢。这低级错误绝不能犯。有李贤在一天这族长位置就空闲一天。

    家族各大长老,执事相继来到待客厅。他们个个都诧异李震山的举动。叶舟,彩衣他们昨天的表现的确出众,但是也用不着这样对待他们吧?这老者又是谁?一团疑问困扰每个人。李震山不开口他们没人敢问。

    李震山见众人到齐高声说道:“各位长老执事我为你们介绍三位贵客。叶舟,彩衣,这位老前辈是……”李震山停顿下来,怎么介绍李贤他还没想好。

    “老朽木子不劳李族长费舌。”李贤补圆道。李震山一抹冷汗,“木前辈客气了。”他立刻随了一句。“先祖这是哪一出?有必要对族人隐瞒自己身份吗?”他不能理解李贤的行为。

    木子?从哪里冒出来的?众人一会儿看看李震山,一会儿看看李贤。这贵客衣着也太不讲究了吧。衣服破旧也就算了,还满是污垢。“敢问您多少年没换衣服了?”他们对这位自称木子的老头很是厌恶。“我们李家怎么说也是第一家族,穿成这样也能来到这里,还被尊为上客!李震山你是不是疯了?就算他本领再大也不能这么随便就进入我家啊。还有这乳臭未干的小子真有资格做我们家的贵客吗?”众人不敢埋怨李震山,于是将不满算数加到李贤和叶舟身上。

    至于彩衣,如此佳人绝对有资格作李家贵客,这没有人有异议,就算长住他们也热烈欢迎。“难道这两人都是仙子的跟班?跟班很了不起吗?”他们一想到叶舟同彩衣结伴而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嫉妒已成恨。“不让你们出点丑,岂不辱没了李家的名声。你们以为我们李家是菜市场吗?穿着这么随便。”

    “我们李家可是伊山县的第一家族,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作我们的宾客。你们既然……”,“放肆,李震道赶紧为你说的话道歉,不然族规伺候。”李震山愤怒地打断名叫李震道的人炫耀的话语。“真不知死活。唉,都怪我平时太……”傲气可以说是李家修士的天生秉性。在这里他们的确可以骄傲,但是这傲慢却不该出现。李震山极度恐慌,李震道被虐倒是小事,如果李贤责怪他持家无方,那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他立刻向李贤谢罪道:“晚辈治家无方,让前辈见笑了。我一定重罚他。”

    道歉?族规?重罚!只不过一句平常话,李震山居然要动用族规!这让所有人都惊诧莫名。李震道不服,作为族长的弟弟,家族二长老的他很不服。“族规是你想动就动的吗?没有长老会同意你有权力对我动用族规?”

    “无妨,无妨。”李贤自从踏入李家大门,从前的感觉也跟着慢慢找回,现在的他自然不会跟自己子孙一般见识。何况身边还有两位仙人,这点气度都拿不出来以后还要不要见人。同时他也很想知道现在的李家到底是什么样子,不仅仅在修为方面。

    李震道没有道歉,但也没有再说话。“怎么我说的话你没听到?”李震山很恼火,在先祖面前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那怎么能行。说话不管用,他准备用武力。

    众人见李震山冷脸对着李震道更加不解。他这是认真的!这木子是什么人?能让李震山这样一个首脑人物敬畏成这个样子。他们没有出头,没弄清状况之前谁都不愿意再做出头鸟。

    “我凭什么给他们道歉?”李震道可不吃他这一套。“族长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因为你刚才说错话,怠慢了贵客,所以你必须道歉。”李震山也在用心处理这事儿,自己的威严不容侵犯,又不能表现出自己仗着族长之名滥用职权。

    “让我一个李家二长老向乞丐一样的人道歉?开什么玩笑,你不要脸我们李家还要呢。”李震道想都不想这事儿绝不道歉。“我并不觉得我怠慢了他们。”他大声说道。

    “大胆,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道歉,伏地叩首。”李震山呵斥道,他真怒了。在别人面前嚣张也就算了,居然当着外人的面违抗自己。这让李震山很不爽。

    道歉,还要磕头!这不是开玩笑了。大长老李清田不能再沉默了。眼看这李震山就要发难,不管这三人有没有资格作贵客,既然人已经被请来,那就是贵客。作为长辈的他站出来圆场是再好不过了。当着外人的面起内讧这传出去就太丢人。“震道收起你那嚣张气焰,别给我在这丢人”,他对着李震道怒斥,随即转向李震山。“族长,震道虽然有过在先,但是你也不能开口闭口都是族规。身为族长言行不可不慎,何况当着贵客的面。”

    教训了李震道,讽劝了李震山,李清田笑呵着老脸向李贤道歉:“鄙侄不懂事,言语伤了前辈,还望前辈莫怪。”说完拱手作揖。他虽然代为道歉可是说话并不十分诚恳。“这老头的造型让人实在不敢恭维。”说些场面话陪个礼将这场圆过去也就算了。他瞥了一眼李贤便垂手不再看他。顺便作恭维之色也好。他在等待李震山给大伙一个说法。没有让人信服的解释他们是不会正眼看待眼前的三人。

    李震山被叔叔这么一说也不敢造肆,你既然出面这场面就交给你吧。他狠狠地瞪了一眼李震道,也不再说话。他也不想将事闹大,怎么说还有先祖和自己的叔叔在场,还轮不到自己擅作主张。而李震道同样还之怒目,“凭什么让我道歉,你说他们是贵客就是贵客吗?李家还轮不到你一手遮天。”

    李贤颇为满意,原本剑拔弩张的局面一下子被控制下来。他对李震山很满意,“嗯,没有辱没我们李家。”虽然这道歉不诚恳,可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一身衣服满是破洞,蓬头垢面。能得到别人的道歉也算不错了。“哈哈,你们都很好,这次我出来太过仓促,还没来得及洗漱更衣。不怪你们,不怪你们。”他这那是出来仓促,他压根没指望自己还能活着出来,换衣服,开什么玩笑,哪有这闲情!

    李震山长吁一口气,“还好先祖没发火,不然李震道真不知道会怎么死。”他立刻谦卑地说:“多谢前辈宽宏大量,我这就为前辈准备衣服。天豪,你快去准备。一定要让前辈满意。”让李天豪做这事他有自己的打算,一来他对穿衣很讲究,二来可以拉近他和李贤的距离。他可是李家的宝贝儿。如果能得到先祖的亲耐那可是无上福光。

    李天豪应声而动,连称遵命,倒退出门,欢天喜地地去准备。爷爷的心事他岂能不知,“这是给自己制造机会啊。能亲近结丹修士这绝对是莫大的机缘。何况对方还是自己的先祖!”

    让李天豪给这老头准备衣服!这李震山到底想干什么?要知道李天豪可是全族最受宠的人儿,从来都是衣来伸手,别人伺候他还怕他不高兴,不百般小心谨慎那是绝不能让他满意的。如今竟然甘心替别人跑腿还这般得意?众人不得不重新审视大厅的三个人。“不像,怎么也看不出这三人有什么能力值得这爷俩俯首听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