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各怀心事(三更)

    人生就是这样,一个问题解决了立马就会出现下一个问题。人便在这不断遇到和解决问题中度过自己的一生。

    是问题就该去面对,连魔气都不怕的李贤会怕这不是问题的问题吗?他感慨万千,多年地下生活让他习惯了黑暗,潮湿,更习惯了无言与孤独。如今将要回到充满光明与朝气,繁华与喧嚣的人世。他的确没做好准备。

    阳光,空气,树木,花草,这山,这水,天地依旧,日月无改。李贤注视着天空久久不能移目,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各种滋味他都贪婪地品尝着。没有人能理解他心中感慨,没有人能分享他的喜悦。流云飞鸟都牵动着他的心。他又屹立在这广漠的土地上,他又呼吸到新鲜的空气。他又会书写怎样的传奇?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每个人都有别人无法替代的光芒。他曾经现在最高处,享受最高的荣耀,散发独特的光芒。他属于历史,也属于现在。对世人来说,他就是传奇。尽管已经没有人知道他还活着,然而他从未消失。

    或许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万人敬仰的英雄,但是能做到让身边的人都认同自己的存在便是一种成功。李贤就是这样的人。

    “先祖我们回家族,我要向族人宣布您的归来。”李震山满怀豪情,他骄傲,因为他完成了先辈留下的使命,成功地救出李贤。单凭这一点他已然成为家族有史以来最出色的族长。

    “不用了,我已经习惯了寂寞,人世的喧闹已不再是我的追逐。还是让我静静的呆上一段时间。”李贤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的存在,毕竟自己本不该属于这个年代。未来何去何从他需要细想。

    “先祖您这……”李震山不敢询问,更不敢反对。他只有垂手而立,一切听从李贤安排。

    “不要光顾着我,怠慢了恩人。”李贤责备道。随即向叶舟二人赔礼道:“老朽一时情绪失控怠慢了恩人,实在罪过。”说着他俯身叩首。

    “快快请起,前辈不必如此。”叶舟连忙扶起李贤。他对李贤佩服得五体投地。一个锁在这黑暗潮湿的地下与魔气苦斗千年的人值得尊重。这毅力,这斗志让叶舟自惭形秽。

    感激,尊敬,也有一丝喜欢。眼前的年轻人修为高深莫测,为人又这么谦恭随和,这样的年青人值得尊敬。救了自己不仅没有一丝居功自傲,还对自己尊重有嘉。想想自己年青时候的恃才傲物,不可一世的姿态可真是无法和他相比。李贤打心眼里喜欢叶舟。尤其是听到叶舟口口声声称自己“前辈”更是喜上眉梢。“这孩子太懂事了。”

    “仙人大恩李家无以为报,我们李家定当为仙人塑金身,早晚上香,世世代代供奉,绝不敢怠慢。”李震山心里一片茫然,怎么报答仙人的恩惠,他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自己所能*办的。但是总得有个说法,李贤不让公开他的存在,这是最大的难处。如果李贤肯出面那最好,自己就不用担这么巨大的担子,可惜人家甩手不干,身为族长的他不得不作长远打算。仙人之恩是口头说说就能报答的吗?何况古迹的秘密还指望他们破解呢。

    塑金身?供奉!这太夸张了吧,叶舟直接被李震山的话给震懵了。能不能不要这么震撼!

    彩衣同样惊讶,有必要供奉吗?“只不过举手之劳而已。李族长不必如此。”她推辞道。他们虽然想出名,却还没做好被人供奉的准备。故事发展太快,自己接受不了。

    “你是仙人嘛,当然举手之劳,可对于李家来说可是天大的恩惠。有能力的人心境也非我等可以揣测。”李震山心内是感叹,也是无奈。“仙人对李家恩同天泽,实非我们可报,唯有世世代代供奉仙人,才能略表感恩之心。”他只能想到这个办法。

    彩衣无意再和他争辩,“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摆在她面前的头等大事是进入古迹后怎么保护叶舟,谁知道他这活宝会做出什么骇人之事。她不能不打听古迹的事。于是向李贤问道:“前辈这古迹还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除了存在魔气没有什么别的异常,不过那里原本应该有很多宝物,可惜都被别人拿走了,我们接手的不过是前人遗弃的废场而已。里面的灵气浓度也只对结丹期以下的修士有帮助而已,当年我突破之后就是因为感觉到灵气不够用才拼命想打破祭坛的结界。猜想里面的灵气应该更浓郁吧。谁知道……唉!”被魔气侵蚀的遭遇是他永远无法抹平的伤痛。尽管现在已经不再受魔气困扰,但是千年的苦难是说忘记就忘记的吗?他有意无意都在回想这些年受过的苦。

    宝贝都被抢光了,这就是一个废场?一个废场都有这么大的能力!“黄帝,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叶舟是羡慕更是嫉妒。“这太不可思。”

    “祭坛是什么样的结界?”彩衣需要知道更多的信息,最好是李贤知道的全部。

    “我对结界了解不多,听前辈族人说过这应该是个中阶高级结界。具体叫什么没有人知道。”李贤无奈地说。隔行如隔山,同是修仙之人,他连结界是什么都不知道。这怎能不心寒。

    中阶高级?叶舟很神往,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破解,也正是不知道他才迫切想尝试。“这才有挑战性。”

    这古迹既然被洗劫过,那为什么祭坛的结界还完好无损,既然结界没有被破坏里面的魔气是从哪里来的?彩衣越问越不了解。“整个古迹中都含有魔气吗,有没有某些地方存在纯净的灵气?”

    “我寻遍整个古迹都没发现。应该没有吧,或许有只是我没发现。”李贤对于自己的无知很愧疚。是啊,别看自己已经是结丹修士,可对于整个修仙界来说自己只不过是刚起步的小角色。存在不知多少万年的烛青都有不知道的事,李贤又何能知道太多。

    彩衣很受伤,问来问去都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这古迹究竟有什么秘密?”她索性不去想这个。想不明白的事就随他去吧。这个废场应该不会有太大危险吧!她看向身旁的叶舟。目光中满是柔情。

    叶舟则沉浸在幻想之中。里面曾经有宝贝,那么祭坛结界内会不会也有宝物?黄帝遗物啊,他热血沸腾。弄个黄帝遗物玩玩会是什么样的场景?还没想象出宝物的样子他已经美美地笑出声来。捡宝这事可比捡钱威武多啦!

    李贤又在缅怀过去,李震山则在思考如何为叶舟二人塑金身,以什么理由,用什么规格?他都得想,怎么向族人介绍他们,如何取得族人的赞同?他感觉到这是有生以来面临的最大一次挑战。对于挑战他已经不感冒,一把年纪的他虽然脾气依旧火爆,但是他也逐渐喜欢安静了。尤其是相遇叶舟他们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心境有很大提升。仙人行不言之教,无为而自然。

    李天豪陷入失恋的痛苦之中,他不明白这个昨天刚见到的女子怎么会让自己如此心神不宁。他见彩衣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叶舟心里更不是滋味。就在昨天,甚至今天早晨他还自信可以征服眼前的女子。可现在呢,只有远远看着的份。自己的心意,自己的爱慕也只能化作无尽的相思盘旋在脑海。他没有勇气说出口,因为这注定是无果的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