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李贤的猜想

    李震山见李贤大笑才放心,“他总算恢复神志了。”在李天豪的搀扶下他颤抖地回到石室,静静地站在叶舟他们身后,现在没自己什么事了,做个安静的围观者便好。

    “魔气?聚灵阵里怎么会有魔气存在?”叶舟问,他不知道的事太多,但是此刻他最想知道的就是这魔气是什么,怎么会存在古迹中?

    李贤紧闭双眼,显示出挣扎之色。痛苦,悔恨,不甘掺杂着寂寞。他有太多苦,太多泪。一千年的疯病折磨,一千年的地下囚禁。这让原本是天之骄子的他痛苦不堪。多少次想放弃,多少次想一死了之。可是他坚持下来了,这让他自己都很惊讶。“没错,是魔气,当年我第三次进入古迹之时已经感觉到自己快要突破,于是我便到古迹中心的祭坛边修炼,因为那里灵气浓度最高。结果如我所料,二十天后我成功突破。结丹大修士啊,我忍不住激动立刻向祭坛的结界发动攻击。心想,以我的修为还怕这破祭坛?”千年前的事还历历在目,往事伴随他千年,在每个短暂的清醒之时。

    什么叫艺高人胆大?叶舟明白了,李贤当年那也是个不要命的主。面对一无所知的事物竟然不分青红皂白逮住就攻击。这是不是太嚣张了点?

    李贤有嚣张的资本,他可是家族传承以来第一位结丹修士!就算老祖也只是无限接近而已。他自豪,他骄傲,他必须给家族带来更大的惊喜。古迹中心到底有什么?这是每个进来的人都想知道的事。这也是困扰他们千年的遗憾。人生不需要遗憾,更不需要将希望留给子孙去追逐。自己的希望,自己的梦想只能由自己完成。李贤生来就立志做一个旷古烁今的人物。如今的成功突破更让他坚信自己的道路必须自己走。“这秘密由我来破解!”

    “我是火灵根,所以没办法正常破解这结界,所以只有选择硬行将结界打破。我不遗余力地攻击了七天七夜,结界总算被我打出一丝裂痕。我惊喜万分,继续对着裂痕疯狂地展开攻势。又过了三天三夜,裂痕扩大有牛眼大小的洞穴。当我探头想要窥探一下里面情况的时候,一道魔气从里面专出深入我体内。我立刻感觉到它在我体内肆虐,企图控制我。惊骇之下我立刻和它搏斗。可是它太强悍,两个时辰后我便失去意识。幸好我在危急关头将一缕元神藏在丹田金丹内。才能有机会掌控自己的身体。千年较量我始终都无法战胜它。”李贤无奈地叹息着。这日子何时是个头?他不知道,或许只有等他的寿元耗尽才不用忍受这种痛苦吧。无奈之悲萦怀,绝望之色侵心。

    仅仅一道魔气就让结丹修士痛苦至此。难怪当年黎族被魔化!这魔气究竟有多恐怖?叶舟无法想象。“古迹不是一个聚灵阵吗?难道这里就是封印天魔石的地方?”他希望得到否定的答案。

    李贤也是一脸茫然,岁月的沧桑尽数刻在这位老人脸上。“这的确是聚灵阵,但决不是封印天魔石的地方。至于为什么会有魔气存在,我也不知道。不过经过千年战斗,我感觉到这应该不是原始的魔气。这道魔气中含有一丝人的气息。”李贤无限困惑地说道。

    “这还不是真正的魔气?”叶舟无法表达自己的震惊,只是无意识地追问一句。

    “我猜想,当年聚灵阵中一定有被魔化的人存在,或许他修为很高能够控制魔性,留在这里帮助黄帝,或许他是被黄帝抓来当实验品的。他们聚灵完成后剩余的灵气和从那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魔气一起留在这里。才导致古迹中灵气和魔气共存的局面。黄帝,真是我们无法望尘的存在。”李贤说到最后高声赞美黄帝。的确,人家只是为了设封印临时布的一个聚灵阵,封印制成后剩下的灵气还能福泽千年!这样的人除了崇拜外我们还能做什么?

    “剩余的?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叶舟不再提问,他没法提问。一切超出他的认知太多,多到无所适从。

    彩衣也被震惊了。“残存的从魔化者身上散发出来的魔气都这么恐怖?我们还要不要进去,叶舟能抵抗魔气侵蚀吗?”她不敢冒这个险,不说叶舟是道祖钦点传人,又是天神烛青的宝贝徒弟。更何况还是自己的意中人。让这么一个人去冒险,她做不到。但是如何劝说叶舟放弃?她心里没底。“这小主会听我的吗?”

    “祭坛中的魔气一天天外泄,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得放弃它。我们放弃它事小,如果魔气外泄到世间真不知道如何是好。”李贤忧心忡忡,看到彩衣的修为他本是产生一丝希望,可是如今的她神情凝重,显然没有把握战胜魔气。这让他更加抑郁,这么多年头一次有外人知道自己的存在,然而却没有看到想要的希望。这让他怎能不绝望。开放古迹的决定是他作出的,可是至今没有能人出现。这等待何处是终点?

    外泄?这还得了,叶舟斗志顿起。“无论如何也要将里面的魔气消除掉!”他发誓。

    “请问前辈,可有消除魔气的办法?”彩衣想听听这个同魔气斗争千年的人怎么说。

    “没有办法,如果有黄帝肯定早就毁掉天魔石。更不用封尽诸魔。可以杀死魔化的修士,却毁灭不了魔气。它本不是这天地之间的存在。”李贤真不知道该告诉她这些话。

    魔气?真这么邪恶?叶舟突然很想见识一下这魔气到底是什么?“魔气,不能被消灭吗?”他还是想确认一下。

    李贤摇了摇头,没有言语。

    “这么说进入古迹的人,每个人体内都有魔气存在?”彩衣很恐慌,“他们这些人也太不知死活了,明知里面有魔气却还拼命往里专。”

    “是,每个人体内都会有魔气,但是很少,含量都在能控制的范围内。只要你能控制它,它便不会对你产生危害。我有种预感,只要能达到元婴期,我体内的魔气便不能再使我神志不清。魔气或许和灵气一样能被我们炼化,只是我们没有找到炼化它的方法。”李贤微露一丝喜悦,随即更加失落。明知未来很美,可是不管自己怎么努力都达不到。这何其凄惨!

    “他还想炼化魔气,这不是痴人说梦吗?果然是疯了。”彩衣可没有他的豪情壮志,自己已经是半仙,假以时日便能飞升成仙。她可不愿意花什么时间想这问题。就算能炼化,神勇无边的蚩尤都无法控制它,自己有必要尝试吗?没有必要!她在思考如何让叶舟退出。

    叶舟听说魔气有可能被炼化立刻来精神。“看来这魔气也没什么可怕的,害怕只是自己能力不够而已。”他害怕过吗?对于未知他从不惧怕。“好吧就让我来会会你,魔气!”叶舟的斗志在燃烧。

    “前辈放心我们一定帮你完成心愿。”叶舟下定决心后向李贤打包票说。李贤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你,一个毫无根基的人凭什么保证?这小子既然能被请到这里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他望向李震山,大有询问的意思。

    李震山激动的心都快跳到喉咙眼了。仙人的话能有错吗?当下给李贤投以肯定的眼神表示“先祖,此人值得信赖。”

    “我的天,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打起包票!让我怎么办!”彩衣很纠结,“劝他退出肯定不可能。我要怎么保护他?真是我的灾星。师父的坏脾气他怎么都学来了!”

    话语一出,全场寂静,要得就是这种震撼,虽然只有五个人,但这气氛,这优越感却是真真切切的。叶舟享受着这美妙的感觉,幻想着大战魔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