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密室中的人(四更)

    李震山什么时候对人恭敬过?众人的疑问更大了。但是没有人敢吱声,嘈杂的人群在李震山他们出来的那一刻安静下来。光是李震山就足有震慑在场所有人的威能,何况他如此姿态。

    李震山对于群众给予的配合很满意,面对这群人,他久已养成的威仪自然地释放出来。尽管他仍然一脸谦卑。

    众人默默地为他们让开一条路,路边是两道人墙。他们都在等李震山开口。既然他们出来,肯定有话要说。

    李震山没有让大家失望,却让王,史两家很崩溃。他大吼一声:“李天豪何在,备车,回家。”简短的话,响亮的声音。王乐天死的心都有了,自己一时糊涂果然让李震山捡了大便宜。如果自己刚才再勇敢一点,这好处也不会让李家独占。悔恨,无穷的悔恨。可是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同上车,一同离开。史家请客,李家请宿。难道天真的不佑我们王家?他悔恨中夹杂的一丝落魄。

    史苍茫心头更不是滋味。他已经从众人口中得知清晨的霞光是从这里发出,现在人又被李家请走。自己白白错过一段机缘,他真是欲哭无泪。目送叶舟他们离开,他久久不能回神,错过的终将一去不回,而自己曾离它们那么近!

    李家就是李家,也只有李家才配请到这样的仙人,王家,史家,都是配角。众人对李家请到叶舟他们并不意外,而当作王史两家的面把人请走这戏才够份量,才对得起大伙当下手中的活跑来围观。尤其是这三家修士的表情那真是太可乐!众人过足眼瘾后各自离去。有几个大胆的还准备跟着到李家去看热闹,但是更多的人知道李家的戏自己是看不到了。“李家是什么地方,那是全县城最有权势的地方,是想进就进的吗?还是等事后向他们的伙计打听一二比较靠谱。”

    李震山请叶舟和彩衣上车,自己却没跟着上车。和仙人同乘,他还没有这勇气。给仙人驾车也是莫大的荣幸。他亲自驾车,笑意如春。笑容永远是最美的,即使他已耄耋之年。

    李家,祠堂,座北朝南,青砖黑瓦,朱门漆柱。松柏林中的祠堂宁静而又神秘。

    李震山只带着李天豪随叶舟彩衣二人来到祠堂。这是李家举行盛典的地方,却也是李家的禁地。而李贤更是秘密中的秘密。一来他疯病随时会犯,二来他也充当李家的守护者。结丹修士放眼千里能有几个?就算放到整个修仙界那也是可以排得上号的。这样的人就算疯了也是宝。所以李家历代都是由族长守护这个秘密。而李震山带着李天豪这用意再清楚不过了。更何况说不定李家之后便不再有这个秘密而是多一个真正的结丹修士!

    李震山注视着祠堂门眉的扁额充满期待地对李天豪说:“天豪,进去之后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能对任何人说。知道吗,任何事!”

    李天豪见爷爷这么严肃,立刻收起一贯的潇洒正色道:“是,爷爷。”他虽然爱显摆,但是在李震山面前他还是知道轻重的。不知道不行啊,搞不好会被暴揍。

    李震山收起满意之色对叶舟二人道:“仙人见笑,鄙孙不懂事。二位请。”他说着领三人进入祠堂。

    进门但见北墙中央悬挂这一幅人物画,画中人衣袂飘飞,仰首远观,仙风道骨,浑然天成。好一个风流人物。叶舟看到画中人立刻联想到李天豪潇洒的样子,不禁感叹道:“果然家学渊源,人的气度也需要遗传。”画的正前方是个神案,之上摆着香炉,饷食之类。李震山向画像拜了三拜起身来到神案前,轻轻转动着香炉,画像卷起,露出幽深石道。

    还有这秘密?李天豪大为震惊。“我们李家怎么还有这样一个密室,里面会有什么,怎么把外人带到这里?”他满腹疑问,一切等进入密室自然知晓,他倒不急着问。这场合,这气氛哪里有他说话的份。李震山带他来就是想让他混个熟脸,自己能不能得到帮助不重要,若是李天豪能得到仙人指点才真的是李家之福。

    石道完全显露,李震山恭敬地请叶舟二人入密室。自己点着火把在前面带路,李天豪自觉走在最后。每走一步他的心跳就加快一点。百丈之后他隐约听到有铁索撞击之声。“难道这里锁着什么人?”李天豪忽然想到那个传说,关于古迹,关于李家,关于疯子的传说。

    石道倾斜而下,他们走了五百丈停留在一道铁门前,铁索声震耳,李天豪都有些心慌意乱,这铁索声还夹杂这扰人清魂的气息。叶舟也很不舒服,这声音太刺耳,搞得他心神不宁。这里他一刻也不想多呆,更无法想要常年与之为伴人会变成什么样子。

    铁门缓缓打开,叶舟终于见到李贤。他背对着门坐在地上,双手,双脚以及腰部被铁索锁着,五根手腕粗的铁索分别固定在五个合抱的铜柱上。他稍有动作便会发出巨大的声响,何况他正拼命挣扎着。嘴里念叨着大家都听不懂的话,一会儿起身,一会儿打坐,一会儿磨拳擦掌,完全无视这里多了四个人。

    巨大的响声让人抓狂,半刻之后李震山也按捺不住。可是他没有办法,来得不巧,老祖正神志不清。只有等疯劲过去才能有办法沟通。

    彩衣见叶舟脸色苍白,看上去呼吸都有些困难。她知道得赶紧让李贤安静下来。于是她轻抬玉臂,一道金光笼罩到李贤头顶。她要用真元力将李贤体内狂暴之气压制让他恢复神志。

    一刻钟之后李贤双眼渐渐有神,动作缓慢下来。李震山大喜,“天佑李家,天佑李家。”一旦李贤完全恢复将会给李家带来什么,将会给此地修仙界带来多大震动?!毫不含糊地说,李家将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成为一个真正入流的修仙家族。

    李贤终于在彩衣的帮助下安静下来,他凝神之后立刻背对着大伙。“李清涯你来干什么,如今古迹是什么样子。”

    李震山听罢伏地痛哭,“回先祖,家父已仙逝五十余年,不孝子孙李震山来给您老请安。”李天豪见状也跪地给李贤请安。

    “罢了,罢了,又过去五十年”,李贤依旧没有回头,声音苍老而憔悴。

    “先祖,您命我们二十年向您汇报一次古迹状况,难道您忘了?”李震山见他胡言乱语疑心他还没有恢复神志。又是一阵痛哭。

    李贤这才转身,示意李震山起来说话。“说说那里怎么样了?”李贤露出无限担忧。

    “回先祖,此次古迹之行后天才开始。我来……”,“没事你来这干嘛,家族的事都不用处理吗,给我滚回去。”李震山话刚说一半就被一股强大的气流冲到铁门之外。嘴角渗出鲜血。李天豪也被同时震出。见祖父受伤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剧痛,忙起身扶住李震山。

    李贤原本打算一次震飞他们四个,谁知发威之后居然还有两个纹丝不动。他不免多看一眼彩衣叶舟二人。“小姑娘你的修为不低,难得难得,不过若是没有这该死的魔气我现在肯定比你修为高,哈哈。你身边这小子是怎么回事?”李贤清醒后并没有过分关注彩衣和叶舟,因为彩衣给自己提供真元力的时候他感觉对方最多也只是结丹初期修为。对于千年之前就突破结丹期的他来说,这根本不值一提。就算自己一千年来修为没有提升,但怎么也比她早上一千年。至于那少年,压根就不是修仙之人,他更不会在意。可是现在想不关注也不行,他仔细查看彩衣的修为,却发现自己看不出来。“邪门,刚才的气息明明就是那个层次我怎么会看不出来?”

    彩衣这么做一来她没有救人的经验,害怕自己释放太强大的真元力他承受不了,二也因为她感觉释放和对方同阶段的气息能让对方很好的利用。

    “彩衣见过前辈,请问刚才您说的魔气是……”魔气?难道古迹中的邪气就是魔气,聚灵阵里面怎么会有魔气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