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李家秘密(三更)

    “果然是仙人,无意间表露的亲密无间都这么自然和谐。他们都已是坐忘之人了。”李震山无时无刻不在吸纳叶舟释放出来的“自然之气”。这收获太大!

    “我听说千年前你们李家有位修士在古迹中突破了?”彩衣对古迹感兴趣,对李家这位修士更感兴趣。

    李震山脸色很难看,“肯定是史家的人告诉他们的,我该怎么回答?”他很犹豫,但是却不能不回答。“仙人所言不假,我们李家的确有位修士在古迹中突破,可天不佑人,他出来之后便神志不清。我们也不知道他在里面做了什么。只是知道从那以后古迹的邪气越来越重。”他的答案并没有多少有用的信息。

    李家这位修士即使修为再高,他也是家族的罪人。不管怎么说是他毁了家族乃以生存的宝藏。后人对他当然不会有好感,何况其中还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所以个个讳言之。

    “请问那位修士此时在何处?”彩衣也管不了那么多,能打听多少是多少。

    李震山恐慌万分,“这是想干什么?”他不敢问,也必须回答。“回仙人,那位先祖出来后不就便,便不知所踪。”他心跳加速,在仙人面前说谎那可是死罪!但是他情愿死也不能说出他们李家最大的秘密。

    “李族长请放心,我们并没有恶意,只是想知道一些关于古迹深处的事。这样我们才有可能解决古迹中邪气的问题。”彩衣表明自己的态度,好让李震山对自己敞开心扉。

    仙人的话代表什么?或许叶舟不明白,但是李震山知道。彩衣此语一出,他激动不已。“仙人说能解决肯定能解决,说不定……”李震山不敢想象自己竟然有这样的运气。“一个结丹修士对自己来说是个宝,即使他疯了。可是对仙人来说那就是一个渣。对仙人有所隐瞒真是愚蠢至极。”

    “仙人明察秋毫,俗身罪该万死。”李震山说着忙屈身下跪,五体投地。

    “李族长快快请起,不必如此,是我唐突在先。”彩衣见李震山真心下拜,再也顾不得装什么神秘,摆什么架子。一个百岁老人下跪在自己面前怎么也说不过去。

    叶舟喝茶听故事,可是他看不明白,这两人究竟在干嘛?不过平常对话,搞得气氛如此凝重。这架子摆得也太辛苦了。谁说旁观者清了?叶舟此时很迷糊。但是他坚决不问,在扶起李震山后,又努力装作事不关己的样子在那“品茶”。

    李震山起身平复心情缓缓说道:“李家的这位先祖,曾三次进入古迹。最后一次进入古迹时修为更是披肩当年的老祖,而那是他还不到八十岁!”李震山充满羡慕与自豪。“可惜天妒英才,他竟然……”李震山话语咽咽。

    “请问李家这位先祖叫什么名字”,叶舟再也不能淡定,当下手中茶杯,急切地问。彩衣莞尔一笑,这问题她也早想问了。

    李震山恢复平静谦道:“让仙人见笑了,鄙先祖单名贤。”

    千年之前当是战国时期,那个天才辈出的时代。叶舟仿佛看到金戈铁马间一位潇洒的身影,御风而行。这是怎样的气度!

    “请问他现在何处?”彩衣很想见见这位名叫李贤的修士。

    “回仙人,先祖一直藏在家族祠堂里。因其神志不清,所以我们一直锁着他。这是我们的罪过。”他没有隐瞒。将家族最大的秘密透露给外人却没有丝毫负罪感,但是多了些许希望。

    “令先祖一直神志不清吗,还是偶尔会清醒一段时间?”叶舟问。人活千年而不死!这是真的吗?这样的人怎么就疯了呢!他感叹命运无情。

    “起初整天疯疯癫癫,家族也准备放弃他,可是突然有一天他神志恢复过来,找到族长寻求帮助,说自己有办法压制体内的邪气。他们经过商议,决定在祠堂设一个密境让他修炼。可是他清醒的时间很短,间隔也很长,所以族长征得他同意后便将其锁住,并施加封印。就这样一直锁到现在……都是我们无能,不能帮他分担痛苦。我们将古迹对外开放,一则为了探求古迹秘密,二来也是祈求能有仙人肯帮助我们这位先祖。”此时不提更待何时。面对自己坐着的可是仙人,说不定两个都是!错过这机遇不知又要等上多少年。而自己能有多少年可以等呢?李震山说完又下拜恳求彩衣。

    彩衣扶起老人和声问道:“令先祖现在恢复到什么程度?”

    “每天能清醒一个时辰了。”李震山是无助也是感叹。

    这可是千年,有多少个日日夜夜,而他每天只能清醒一个时辰,说不定之前清醒的时间更短。承受这样的痛苦需要多大的韧力和决心。“他是个值得敬佩的人!”叶舟赞叹道。

    “姐姐,你就帮帮他吧。”叶舟扯着彩衣的衣服说。他这哪是请人帮忙,分明已经告诉李震山:这忙我们帮定了。

    “我现在还不知道情况,究竟能不能帮上忙我也不知道。”什么仙人身份,她早已忘得一干二净。自己只不过是个小女孩而已。彩衣虽然也过了几百岁,可她过的都是与世隔绝的生活,虽然近百年到处抓人给洞主疗伤,可她摆的是强盗兼恶妖的姿态,根本不用自己多说话,抓到人就走,更何况还有紫衣帮忙。这一百年她其实活在悔恨和自责恐惧中。心智自然没有那么世故。

    李震山激动啊,这态势,她答应帮忙了。于是又千恩万谢。

    “他清醒时有没有说过自己在古迹中遇到了什么?”彩衣问。

    “具体的他没说,只是不断向我们打听古迹状况,以及叮嘱我们不要贪恋其中的灵气。我想他不说是害怕我们会重蹈他的覆辙。”李震山心情好了许多,说话也自然了些。

    “我们应该先去见见李贤前辈,或许他可以告诉我们帮助他的方法。”彩衣一副征求李震山意见的样子。

    李震山当然一百个愿意,本不知道怎么开口的他这下彻底定心。“那还等什么?立刻出发。”他没好意思说出口。

    “姐姐说得对,我们去见见那位前辈。”叶舟可耐不住性子。说干啥就干啥才是他的风格。

    “有劳李族长带路。”彩衣也很果断。

    “多谢仙人,请随我来。”李震山可比他们两个更急。说着向屋外走去。

    款仙阁在人声鼎沸,王乐天没有走,他当然不想走,也不敢走。“自己走了不打紧,万一仙人要找自己问话却不能在最短时间内赶到,那可真不知道自己怎么死了。”他不走还有一份牵挂,李震山最后的话让他如梦初醒,这福缘若是错过就再也没机会了。

    史家人也来了,他们本就打算今天再来请叶舟他们到自己家族做客。能请他们吃饭已经是莫大荣光,倘若再把他们请到自己家里,那史家的声望定然剧增。他们天一亮便大张旗鼓地赶往款仙阁。等他们到达时却看到王家的人早已在这等着了。“难道来迟一步?”史苍茫懊悔自己因贪恋偶然出现的霞光来晚了。他打听之下才知道,只有李震山一人进去,心理倒也平衡许多。“只要你王家还站在外面等着我们就不输给你。”

    伊山县,三大家族同时出动,这引来无数围观者,他们知道昨天那两个陌生人修为了得,如今三大家族齐聚款仙阁。这让不明真相的群众好生猜测。“这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清晨的霞光又是怎么回事?”,“三大家族为何兴师动众?”

    人们都在等待李震山从阁中出来,等待有人解释这一系列问题。

    他们的等待很快就有了结果,因为人们已经看到李震山跟在叶舟和彩衣身后缓缓而来。步伐坚定,神色谦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