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敢不敢再霸气一点

    “姐姐,成仙之后去哪?”叶舟终于还是没憋住,这问题太重要了,不能不问。如果成仙就是升天,那岂不是要分离!他愁容满面。

    “成仙之后要去仙界,不过现在三界混乱,也不是非去不可。师父不就留在人间了吗?”彩衣既不想骗他,也不想伤他的心。虽然她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先他一步成仙。但是她不敢告诉他。没有叶舟的日子会是什么样,她想都不敢想。守护着这个少年她感觉无比幸福,如果成仙就要离他而去,那么成仙还有什么意思。几百年的梦想能否敌过短短五年培养出的依恋,她不知道。离开绝不是她想要的,即便是成仙。

    “对,我要和师父一样,三界任傲游。”彩衣的安慰就是叶舟的决心。

    “我相信我们可以一起成仙。”彩衣没有把握,然而她的确有这样的自信,实在不行,我可以压制修为等他。可是这需要多久?眼前的叶舟连根基都没有,他真的有可能成仙吗?会不会跟禹帝一样?“‘斩妖诀’,这功法一定有什么玄机。”彩衣决心仔细参悟一番,或许会对叶舟的修行有帮助。

    紫气东来,旭日如圆轮般慢慢升起。霞光染红整个东方的天空,炫目而又迷人。

    彩衣闭上双眼,感受着朝阳带来的热烈与活力。她释放出本体气息。金黄色的气体不断从彩衣体内涌出,逐渐将彩衣包裹。叶舟感觉阵阵热浪袭来,这是彩衣在释放她的火灵力。“这就是仙人气息吗?”叶舟紧张而又激动,他再郁闷那也是出于不服气。但是彩衣毕竟是他最在意的人,他岂能不紧张。

    金黄色之后是暗红色气体,随后便有霞光穿过纱窗照射在彩衣身上,形成一道多彩光环。光环不断变大,不断扩散。彩衣的身影越发朦胧,叶舟死死锁定彩衣,深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她便从自己眼前消失。彩色光环无休止地向外扩散。

    款仙阁外的李震山和王乐天沉浸在这柔和的霞光中,他们忘记了自己来的目的,也不去思索这霞光的来由。他们正全身心地感悟霞光所带来的修炼切机。这种机遇不是什么时候都会有的,他们虽然只是筑基修为,但是都知道这霞光中略带一丝仙气。

    霞光笼罩整个伊山县后仍在扩散,穿透云层,向四围蔓延,华山断崖青石上盘膝而坐的老者微微睁眼,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这气息他并不陌生。

    沧海之间,云涯之端,一位悠游的神仙凝目远眺,“那是我来的地方,如今又要有人飞升了吗?”他凝神片刻随即闭目悠游。

    九天之上,银河水岸的军帐中有一位修士,表情诧异而又欣喜。“好熟悉的本体气息,神州大陆?那里留有太多美好的回忆,这些回忆只关乎一个人……”

    彩衣的元神随着霞光遨游天地,随即感到又许多神识锁定自己,有温和善意也有贪婪仇恨的。随着霞光的不断扩散,锁定她的神识越来越多。她慌忙停止前行,“这样下去还不知道会被多少人跟踪。这对自己没好处,尤其是身边还有一个深藏巨宝的叶舟。这太危险。”

    霞光在彩衣收功之后不断缩小最终连同些许仙气凝聚到彩衣体内。霞光散去后,彩衣恢复本来模样,美丽,温柔,宛如凌波仙子般立于叶舟面前。

    “姐姐,你好美。”叶舟由衷赞叹道。

    看到叶舟痴痴的模样,彩衣甜蜜地笑了。随即正色道:“别傻看了,我们还有正经事要做。”

    “对,我们还有正经事。”叶舟很不情愿地收回目光,“身边有着这么一位仙女,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幸运自不用说,仙人是谁都能见到的吗,何况自己还与之朝夕相伴。不幸的是自己常常被迷得魂不守舍。”

    “我们要抓紧时间,我怕这次显摆已经惊动三界,我们的好日子快要到头了。所以要尽快离开这里。”彩衣锁眉苦笑。她没想到自己的一个好奇会惹来无数能人的关注。这关注对于她来说绝不是好事。

    “惊动三界?释放点气息就能惊动三界?”叶舟只想哭,自己玩命表演最后也只引来钱塘和洞庭君,她在这儿啥事也没干就搞得三界皆知。这差距?!无语,只能无语。什么叫失落,就是得知自己拼命努力的效果不如人家随意为之来得猛烈。

    “我想现在李王两家的族长应该会自觉排队见我们了。”彩衣的笑总是那么神秘。

    她说得没错,霞光退却后,李,王两位族长从领悟中回神。他们相对而立,谁也没说话。不知道怎么说话,这一幕超出他们想象太多。“这是他们散发出来的吗?仙人怎么会到我们这小地方来?难道他们是为古迹而来?不应该啊,我们所知道的古迹并不会有太大的秘密。绝不可能有让仙人动心的事物存在。要不然怎么会落到我们占有。”他们的想法惊人的一致。“还要不要去见他们,以什么样的姿态见?”李震山和王乐天都打退堂鼓了,仙人是什么样的存在,或许他们没有确切的概念,但是他们都知道对方的一个眼神的威能便能将自己杀死。他们和气还好,万一一个不留神自己将死无葬生之地。这实在太危险!

    王乐天思索一下立刻决定让李震山打头阵,怎么说他也是这里名望最高的。有危险当然得让他先上。“李族长威名远播,义薄云天,在我们伊山县人所共知。老朽年迈,修为名望都远不及兄之一二。所以理当以李兄为牛耳。”他又是拍马又是自惭形秽,目的只有一个:这事儿你李家看着办。我们以你为首。

    “靠,你个老不死的让我做这冤大头,你也别想跑。”李震山当然不会甘心自己一个人扛这么一个祸事。“说什么族长,威名,修为,自己当宝的这些在仙人眼中连个屁都不是。”李震山臭骂王乐天之后劈头便说:“王兄切莫妄自菲薄,你我同属伊山县修仙界的管理者,理当一同拜见仙人。”

    “老朽近来感觉阳寿将尽,恐怕不久于人世,也无心祈求什么福缘,能安心度过这最后的时光我就心满意足了。”王乐天那是打定主意不去,这不谎称自己快死了。

    “这话都说得出口,有人敢比你更无耻吗?”李震山很想揍他一顿,但是他听到“福缘”二字心头微微一颤,“对啊,遇到仙人那可是无上的机缘,说不定……”他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啧啧直笑。“既然王兄已是将死之人,我作为伊山县的管理者也就不勉强你同我一起分享福缘。”李震山抛下一句缓缓走向阁中。拜见仙人虽然很危险,但这也是莫大的机缘。富贵险中求,何况对方既然以参赛者的身份来到这里,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恶意。李震山越想越激动。“这真是我们李家的福缘!”

    王乐天开始后悔,连装病托死都搞出来了。“危险也是机遇啊。”他悔恨自己一时糊涂,乱了阵脚。“让李家白白捡了个宝。看来我的心境很不稳定,只一道仙气就让我慌得丧失心智,以后还会有突破吗?”他很失落,自己枉自修炼了这么多年,到头来还是一无所成。一身修为对自己有什么作为?除了挣勇斗狠!他蓦地一阵心慌,“这真是死亡的气息吗?”

    李震山一步一步艰难地迈向款仙阁。这近在眼前的阁楼是那么的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