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仙人气息

    果不其然,第二天天还没亮,李,王两家就已经出动,不过不是派人,而是李震山和王乐天亲自前来。三大家族轮流邀请同一个人,这奇闻何时出现过?叶舟在比试场上带给观众的震撼已然十分惊人,如今又受到三家这么高级别的待遇。他的名字怎能不一夜之间传遍整个县城?

    李,王两家修士几乎同时到达,见面先是一阵尴尬,都暗骂对方无赖。接着笑脸相迎。“哈哈,王族长今天起得早啊,到此有何贵干?”李震山在打哈哈。

    “李老头,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难道你还想显示你高人一等不成?你那花花肠子谁不知道。”王乐天心头怒骂李震山无耻。却开口道:“不比李族长一夜未眠来得早,李兄像我们这样的老头还是注意点身体为好。哈哈”,我不骂你,我讽刺还不行吗?骂人话,有时候需要憋在肚子里。

    李震山略有怒意,“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嘲笑我,小心我联合史家先灭了你。”李震山对王乐天的冷嘲热讽很不快。他知道李天豪当众丢了自家的脸。可是也轮不到他来讽刺啊。对于昨天那一瞬间结盟的想法他开始犹豫了。“你们两家使劲斗吧,关我什么事!”想通这一点他立刻放声大笑。“王族长,史家的名声现在已不在你王家之下了吧,你可要加把劲喽。”

    “史家强盛后,你们李家会有好日子过吗?别忘了这古迹真正的主人可是史家。”王乐天对李震山的嘲讽不屑一顾。“李族长提醒的是。史家绝对是一块毒瘤。此患不除,你我两家将永无宁日。”他缓缓而道。

    “请不要把我也拖进你们两家的争斗,我们李家的主要任务是维持这伊山县的稳定与繁荣。没功夫参加你们两家毫无意义的争斗。”李震山毫不客气地说。

    “你不参加,不参加来干嘛?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好骗吗?”王乐天一点都不在乎李震山的狠话。继续?说道:“那是当然,我们伊山县的安全都系在李族长的身上,实在令我惭愧不堪。”

    “谁让我们李家兴旺呢,单筑基中期修士就有二十五个,所谓能者多劳嘛,王兄不必自责。哈哈”',叶舟禁不起夸,李震山更禁不起。他丝毫不在意王乐天暗含讽刺的话语,乐呵呵地说道。连“王兄”都叫出口了。

    “李家不愧为伊山县第一家族,这等实力让我们王家望尘莫及。”王乐天继续恭维道,“不知李兄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你这个老不死的,明知故问,我非压压你的势不可。”李震山决心好好修理王乐天一番。“我来此别无他事,只是想来告知叶舟小友一些关于古迹的事,怎么说我也是这次盛会的负责人,有权力也有义务向他们说明我们盛会的目的。”展示自己的权力,彰显自己的气度,传达对客人的友好。全方位打击王乐天。

    “你也就能拿你靠祖先留下的一点地位出来显摆,坐吃山空很威武吗?”王乐天对李震山的嚣张深恶痛绝。“迟早有一天我会把属于我们王家的荣誉夺回来。”这誓言他每天都会发上好几次。

    外面李王两家族长在各自明夸暗讽着,里面的叶舟听得津津有味,“这两个老头说话真有意思,骂个人都要这样麻烦吗?都一把年纪了,你们累不累?”

    彩衣没在意谁讽刺了谁,谁压倒了谁。她盘算着如何从这两个族长口中得到一些他们没有公开的关于古迹的秘密。两千多年的积累,再差的家族都会掌握一些别人不知道的秘密。尤其是李家,曾经出现过一位在古迹中突破的修士,他真的疯了吗?至于王家,他们敢这样明目张胆地挑衅戏弄李家,看来他们的实力绝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姐姐,我们什么时候出去见他们?”叶舟对他们没多大兴趣,但是彩衣说过可以通过他们对古迹加深了解。所以他期待与李王两家会面。

    “不急,我们得想办法把他们分开,如果他们一起进来,那么我们就得不到想要的信息。他们或许不介意把秘密告诉我们,但是绝对不愿意告诉对方。”彩衣微绉眉头说道。

    “把他们分开?两个都在外面,总不能让他们一个一个进来吧,这样是不是太拽了?”叶舟是想不到办法了。低调做人这选择他还略懂一二。

    “这倒是个好办法,事到如今我们也没有低调的必要了。”一向低调的彩衣居然赞同叶舟的想法,这让叶舟越发看不懂眼前的人儿了!“你要么低调得很可怜,要么高调得要人命!你敢不敢再疯狂点?”

    “我们要怎么表现才能让他们对我们言听计从?”叶舟是真不知道怎么做。低调,高调他压根就没有这些概念,更不知道震慑李王二人需要什么样的修为。

    “这个好办,待会日出的时候我弄点霞光环绕一下,保管他们眼直。”彩衣神秘兮兮地说。

    “霞光,听上去很厉害的样子,你显示的是什么修为?”叶舟不明所以地问。

    彩衣站直身体,仰头望着屋顶,红唇微起道:“仙人气息。”

    “轰”,叶舟脑中一声巨响,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地面粘去,他使劲扶住桌子才稳住没摔倒。“仙人,你这丫头也太夸张了。不弄个惊天动地不过瘾是吧!”叶舟真有骂人的冲动。“跟你在一起我迟早血管爆裂而死,无时无刻不给我震撼!麻烦你说之前考虑一下我的接受能力先。”他右手放在胸口一个劲搓动着说。

    彩衣瞥了他一眼,心道:“我不被你吓死就万幸了。”不过叶舟这话她听得很受用,怎么说自己也给对方留下深刻映像啦。

    “姐姐,你有必要这么大手笔吗?”叶舟还是不敢相信。

    “嗯,我昨天修炼的时候感觉本体也快接近半步仙人境界了。我已经算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半仙了”,彩衣说道此处痴痴地笑出声来。成仙,每个修仙者的终极梦想。梦想这东西如果你离她太远对她并不会有多少感怀,但是如果你无限接近她的时候你才会知道她究竟有多大魅力。沉淀几百年的梦,如今就快实现,她能不激动吗?所以不是她有意如此高调,而是她迫不及待地想感受一下做仙人是什么滋味。

    “你,你是说你已经成半步仙人了?”叶舟说话不自觉地颤抖。对于一个修仙者来说,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成仙,自己的路却遥遥无期,再淡定的人都会抓狂。羡慕,嫉妒,恨!

    “嗯”,彩衣抿嘴而笑,眯虚的双眼,弯弯的睫毛一闪一闪。说不出的美丽,说不出的迷人。就算曹子建再世也刻画不出她的魅力。

    这太打击人,五年前一个二品猎妖师就可以搞定的妖怪就能把她击倒,五年后她成仙了!这让共同生活了五年的叶舟很不能淡定。按理说他应该为她高兴,可是他高兴不起来。“不带这么玩人的。”

    叶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期待霞光的出现。“成仙之后的她又会是什么样子?”

    “我现在还只是半个仙人,还不能散发仙人的气息,但是借助朝阳的霞光应该可以散发出一点仙气。”彩衣自言自语道。

    叶舟突然感到一阵快意,“呀,你还没成仙,这样才对嘛,不能太伤人”,“她没成仙我怎么开心了?难道我不希望她成仙?这可是她几百年的梦想!”,“是我太小气,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好?还是我希望她一直留在我身边,希望一直能保护她?”叶舟心潮澎湃,胡乱地想着自己对彩衣抱有怎么样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