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我输了

    叶舟没想到自己出场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殊不知人家激动多半是因为史青邺。“会不会和李天豪一样又是一场独角戏呢?”每个人都坚信:绝不会。

    叶舟大大咧咧,瞻前顾后地走上台,还不时向观众挥手致意。他太把自己当根葱啦,观众对他的举动报以无限鄙视。唉,难道他就是天生被鄙视的命?

    史青邺的出场就不同了,他没有向观众挥手,也没有得意之色,更没有左顾右盼,众人的欢呼呐喊都不关他的事,仿佛没有任何事能够打动他的心。他就是这样的人,除了修炼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分心。如果不是听说古迹内有帮助修炼的宝物他才不会参加这么无聊的比试。在别人看来是盛会,对他来说却是没有任何吸引力的事。他有种高手的落寞。他的生命里除了修炼就是寻找一个真正能和自己一战的对手。在他心目中叶舟显然不配作他的对手。一个只会用拳头胡乱攻击的人,能有什么出息?

    “久仰史兄大名,今日能与你一战实在是我的荣幸。”叶舟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么一套官话?他自己也不知道,反正觉得在开打之前得说着话缓解一下激动的心情。

    史青邺对他更是失望,“我跟你很熟吗?好像才第一次见你。”他平生最看不起的就是只会打圆腔的人。听完叶舟的话,他头也没回径直走到叶舟对面。战斗不需要言语,这是他的信条。

    不给面子?好歹也说句话意思一下!叶舟很失望,难道又被鄙视?他打心眼里来火。“我会让你知道无视我的代价很大!”经历无数鄙视的他越来越不能忍受这种总被人否定的挫败感。

    裁判一声令下,史青邺便对着叶舟凌空一抓,他不想浪费时间,所以直接出杀招。叶舟被他这么一抓顿时觉得呼吸困难,周围空间在不断扭曲,空间碎片如暴雨般击打着他身体。“这是时空绞杀?”叶舟小嘴一撇,“这点道行也想绞杀我,他没做任何反抗,只是运行金灵气护体。他金属性可也是小成境界,他虽然不太了然,这小成究竟是什么概念,但是用来化解这招却绰绰有余。”

    众人见史青邺又使出绞杀三个散修时的那招,他们都在为叶舟叹息。“任你如何野兽,遇到他也只能认栽。”同情之后也咒骂史青邺,“丫的,你不知道我们都在看吗,表演你不会吗,看看人家李大少多懂事!活该你们史家排行第三。你们想排第一我们也不同意。如果每次都是一招秒杀,这比试还办个屁啊。”

    十息过后叶舟完好无损地原地出现,这怎么可能?众人不明所以地看着嬉皮笑脸的叶舟。史大少放水?他什么时候这么识趣了?不对,那少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显然史大少的攻击无效。一次能绞杀三个筑基修士的招术对这少年竟然无效?

    “史兄高招的确了得,可惜这伤不了我。”叶舟憨笑着说。“噢”,“啊”看台上的观众炸成一锅粥。果然无效。这下真有好戏了。观众的呼声永远是对参赛者最大的支持。叶舟知道自己终于得到真心实意的赞美。于是乎美滋滋地看着史青邺,他很想知道此时的他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一招失利后,史青邺将目光投向叶舟,他第一次正视叶舟。稚嫩的面容,无邪的笑容,他有种遥远的亲切感。“看来他胡乱出拳是仗着自己本体修为强悍,如此说来他应该是金灵根。可是他使用过的却是水系功法。难道他修炼两种属性?”史青邺没想到眼前的少年会有这样惊人的修为,看上去一点修为都没有又是怎么回事?修为可以隐藏的如此彻底?问题再多也得战斗结束后在想。他准备再次攻击。“你有资格做我对手了。”他说完便摧动法诀。

    被认同的感觉就是好,叶舟笑道:“多谢史兄,我便以木系功法领教兄台高招。”

    “什么,他还会木系功法?”史青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猜测他会两种功法已经高看他了。如今他又抛出这么一句打击人的话,听口气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这种事他还是头一回遇到。“你是第一个敢和我用木系功法对战的人。”史青邺斗志暴涨。修炼是他的生命,战斗则是他的追求。没有什么比全身心投入战斗更美妙的事。他已经进入状态。

    “也尝尝我的空间绞杀。”叶舟轻喝一声向史青邺施展“空间绞杀”。用自己最熟悉的招术对付自己,史青邺很想笑,但是他笑不出声,人家的这招并不比自己的差。空间碎片毫无章法地攻击史青邺,这和叶舟的拳头一样,毫无痕迹可寻但却很有效。十息时间的攻击中,史青邺连施两次“时空遁”可衣服还是被割破。

    “春夏盎然”史青邺冷啸一声,无数藤脉缠向叶舟。叶舟则是一招“根深蒂固”将不断向自己扑来的青藤固定。史青邺见叶舟又化解自己一招,双眼顿时冒火。这才是战斗!

    他们你来我往,擂台成了绿色的海洋,有花有草,更满布空间碎片。战斗持续了两刻钟,最后叶舟一招“树界降临”将史青邺困住。四肢被凌乱的树枝缠住的他输的心服口服,这可是木属性小成之后的法术!这就证明对方在木属性境界高于自己。输给修为高的并不可笑,更不可耻。

    “我输了!”史青邺的声音洪亮而又坚定。他没有羞愧,也没有怨恨,“我一定会超越你的。”同样坚定而又洪亮的声音。

    我输了?史青邺的话如同晴天霹雳,震惊每个人。公认的天才,公认的年轻一辈最强者,居然败给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子?!事实摆在眼前,不由得大伙不信,失去行动能力的史青邺正凝视这叶舟。目光充满了敬意。

    史家修士个个面如死灰,他可是家族年轻一辈中的最强者,家族振兴的希望。如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声认输。这史家的脸面被他丢光了,脸面丢了不打紧,弄得不好这次去古迹的人都可能死在里面。可是史青邺不管这些。他眼中只有胜或者败。胜不足为道,败也不足为耻。对他这样的修炼狂来说,战斗本身远比胜负来得重要得多。

    李震山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他放声大笑,一为解开秘密有望,二为计谋得逞。“看你们史家还拿什么张狂,就不知道人外有人吗?”他忍不住将目光瞥向坐在自己身旁的史家族长史苍茫。“这老家伙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哈哈。”他暗道。果然史族长神色很不自然,他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可失落之色还是有所表露,他不是担心史青邺会从此一蹶不振,他在担心此次有资格进入古迹的史家修士的安危。没了史青邺的保护,他们还能安然走出古迹吗?他不自觉地看向王家族长王乐天。

    王乐天也不怀好意地看着他。见史苍茫滑稽的看着自己,王乐天乐道:“史兄家族真是人才辈出,令庶孙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不过你放心我们王家不会赶尽杀绝,怎么也得留下给你送终的人。哈哈”这话*裸地表明:你们史家这次一个也别想出来。

    史苍茫更添一层忧色,他在思考这样保全此次入古迹族人。他将目光投向擂台。叶舟已经将史青邺释放出来,并且对之很友好。史苍茫灵光一闪,“是不是可以请这少年保全族人呢?”

    不只他有这心思,李,王二人更是看中叶舟。而且他们都有各自的打算。“这少年一定要为我所用。”

    李震山盘算过后起身大声宣布:“此次比试圆满结束,获胜者将有机会进入古迹修行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