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李震山的计划

    叶舟见五六十个人一齐攻击自己,大喝一声:“来得好。”这才是战斗,毫不含糊释放出“乾冰盾”阻挡众人的攻击,随即口诀一变,十几道冰刺射向人群。

    彩衣则轻吟一声:“地狱火花”,比试台上顿时出现一片火海,紧接着便听到修士濒临绝望的惨叫。

    几千人的比试场如今剩下的只有这些修士的惨叫,所有喧闹顿时消失,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神情呆滞。“这压根就不是一个档次的战斗,他们两位大能跑这小地方来干嘛?”

    李震山激动无比,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种比试会引来这样两个高手,不是高手,是高高手。他现在确认彩衣最低修为至少也是结丹期,因为使出“地狱火花”至少需要结丹期修为,配合火属性小成境界。而叶舟虽然使用的只是水属性基本功法,可这威力没有小成境界是达不到的。希望,他们便是解开古迹秘密的希望。

    在叶舟和彩衣随手而发的两招过后场上剩下不到五十人。没有人再敢打他二人的主意,他们都沉默着。

    参赛者的沉默被围观者的呼声掩盖的一文不值。观众永远是那种不知满足的人,打得越厉害他们越兴奋。反正打架,受伤甚至死亡的又不是他们。他们需要的是刺激,是热闹。就算满天哀号他们也不会有丝毫哀怜。

    沉默,依然是沉默,只不过很多修士都头冒冷汗,心神不定。他们在等,在坚持。这时散修们心情格外紧张,自己场外没有强大的后盾,场内没有得力的助手。他们有点后悔没有选择站在叶舟这边。

    比赛到最后时刻居然停止战斗,这还是头一回遇到。只要有四十一人在台上比赛就不会结束。这可不是他们想看到了,尤其是三大家族。这么关键的时刻,李家人自然不会错过。

    李天豪动了,动作飘逸潇洒,攻击简单有效。三道冰刺分别射向三个散修,噗,噗,噗三声闷响,于是场上就少了三个人。就在李天豪动手的同时史家阵营中的一位青年也出手了,同样干净利落,不过他杀人的方法更让人吃惊。大家只见他单手对着三个散修凌空一抓,那三人便消失在众人眼前,十息过后他们的尸体出现在擂台边上。他们的表现着实让围观者为之疯狂,尖叫声,呐喊声响彻云霄。

    李天豪本以为自己这漂亮的绝杀足以震慑全场,没想到被史家小子给夺了风头。“这史青邺必须死。”他恨恨地看了一眼史青邺,恰巧史青邺这看向他,四目相接两人都表示出对对方的不屑与憎恨。

    史青邺,筑基中期巅峰,木属性灵根。史家庶出,本没有人重视他的存在。可是他表现出惊人的修炼天赋让族人不得不正视他。一个年仅二十五岁的筑基中期修士放眼方圆千里也是独一无二的。何况人家还是中期巅峰,堪称此地修仙者百年不遇的天才。这也正是史家敢放言让王家修士出不了古迹的底牌。虽然修为比李天豪不如,但是人家比你年青啊,年青就是资本。

    王家修士见李,史两家修士露出这么一手很是抑郁。这明摆着就是表演给我王家看的嘛,“李家显摆也就算了,你史家凑什么热闹。你史青邺再强,能斗得过整个李家吗?”想到史家已经得罪李家,王韬的心情格外舒畅。“你们两家赶紧斗,不斗我也有办法让你们斗。”一个计划在他脑中盘旋。

    台上修士经历李,史二人简单而又神速的清洗后正好符合四十之数。其中除去叶舟彩衣还有,李家十五人,王家九人,史家八人剩下六个散修。李家真可谓有绝对的优势,但是如今杀出叶舟和彩衣这俩活宝,他们还能那么好运吗?

    李震山在喧闹渐息之后才高声宣布海选结束,同时预告在半个时辰后开始对战。战后的欢呼也是一种荣誉,他自然不会去打断。怎么说台上也有十五名李家修士。

    叶舟本来对这比试已经没什么兴趣,可是当他看到李,史二人露了这一手,不禁很想和他们其中一个对战。两个多时辰的混战中他还没怎么用法术,心里早痒痒了,和高手对战那才有意思。他很期待接下来的对战。

    叶舟期待,李震山更期待。他的心情已经不能简单的用激动来形容了。他真想立刻跑到叶舟二人面前告诉他们说:“你们就是我的希望。”他强压着情绪,因为他是这次盛会的主持者,万不能失了身份。

    分组名单以抽签形式决定,表面上十分公正公平,可他想让谁跟谁对战总能有法子瞒过众人的眼睛。别人都可以随便挑选对手唯独史青邺不能,他的对手只能是那个陌生的少年。李震山当然不傻,如果能借叶舟之手杀了史青邺最好,杀不死,像史青邺这样自傲的人败了一次,这一生也就完了。放过别人容易,放过自己却很难。尤其是那些从来都高高在上的人。

    果然叶舟抽到的史青邺,他异常兴奋,真是心想事成。终于可以和真正的修仙者正面交手。

    史青邺也满脸不屑,虽然叶舟在人堆里横冲直撞,一路打杀,可是在他看来,这根本就不是修仙者的战斗。靠拳头?这个野兽厮杀有什么区别。他对这一战很不满。

    对战时个个尽显其能,都发挥出自己全部实力,第一组是散修之间的比试,从第二组开始便有三大家族的人参加。彩衣对战的是王家一位修士,战斗毫无悬念,没有看点,彩衣只放个小火球。那位修士便击得重伤认输。台下观众一阵唏嘘,“能不能不要每次都秒杀,我们需要的是精彩的打斗。我们不是来看你切白菜的。”半仙对一个筑基初期你还想要看点?这不欺骗观众么!于是他们失落之后立刻又以饱满的热情观战,毕竟旗鼓相当的对战还有不少呢。

    他们期待的李天豪第十二组出场,他依旧那么潇洒,动作依旧那么优美,赢得那么漂亮。如果说战争有美学,那么他无疑生动地演义了战争的美。招术花哨而又有效,过程简短却很丰富。他尽情展示出自己对水属性功法的惊人领悟以及完美的*控力。短短十息时间比试台上先是一片汪洋,接着冰天雪地,最后剩下一座冰雕里面装的是对手的尸体。这那是在决斗,这分明就是李天豪在表演。

    接下来三大家族的修士逐个出场,各有胜负,观众们仍在期待,那个百年不遇的天才,期待他惊人的表现。两个时辰的等待,积累两个时辰的热情终于在史青邺出场时化作轰天巨浪。又他的对手则是这场比赛最引人注目的叶舟,一个野兽般的存在。

    这才是整场比试的重头戏!所有人都因他们的出场变得热血沸腾。

    李震山满脸邪笑,他很满意自己这英明的安排。观众的表情已经说明一切。一场盛会成功与否,观众的参与度是最好的证明。虽然比试的目的是为了那个千年未解的秘密,但是巩固自己的名望也是重要的考虑。

    李天豪依然保持这他的潇洒,“史青邺,你最好不要败!”

    彩衣充满关切地注视着叶舟,“他该不会动用‘斩妖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