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强强联合

    三日后,伊山县北十里,比试场。近千名参赛者和几千名围观者。

    “参赛者怎么这么少?”叶舟见围观者远比参赛者多很多不禁苦笑道。

    “这虽然是盛事,但是他的级别并不高,修为最高的也只是筑基后期。所以来参加的人自然不会多,不然它也不会毫无门槛。”彩衣的话让兴奋三天的叶舟感到很压抑。“搞了半天这还是个低档次的比赛,太没劲了。”

    “档次虽然低,但却是我们崭露头角的好舞台。待会儿卖力表演吧,记住了千万别用‘斩妖诀’。”彩衣单手指着叶舟道。

    “放心,他们还不需要我动用绝招。”叶舟可不傻,“这还用你提醒吗,只要一看到你我就必须忘记它。谁跟钱过不去啊。”

    “姐姐,你说古迹中会有些什么?”他这话都问过八百遍了,可他还在问。

    “也不会有什么好东西,我们主要是要在比试中扬名。为以后作铺垫。”彩衣眯虚着双眼说。看这表情她的计划很久远。

    叶舟完全同意彩衣的观点,事业从这里起步,名动天下从这一刻开始。“看谁以后还敢鄙视我”他一想到走哪都遭鄙视就不爽。“难道就因为我不出名,看上去没有修为就鄙视我吗?”

    千人混战,几千人呐喊,场面极其混乱喧嚣。主席台上的评委们,对混战没有任何兴趣,他们要的只是最后的二十人。所以混战之始他们都无心观战,“这毫无欣赏价值的战斗有什么可看的”,可是他们很快就发现两个与众不同的人。还能有谁?当然是叶舟和彩衣,一个美貌绝伦,一个看上去没有修为却很能打的。这况两人的组合到哪都绝对吸引眼球。一个神秘,一个美丽。

    混战中彩衣始终跟在叶舟身边,她不主动攻击任何人,也很少出手,但是只要出手便将对手烧成灰烬。而叶舟则是见人就打,他没用“斩妖诀”,也没用水灵剑。除了冰刺之外他用得最多的是拳头。他的拳毫无章法,也不认方位,只要有人出现在面前,上去就是一拳。这种打法很要命,要对方的命。“哪里跑出来的怪物,这是修仙者的战斗吗?这分明就是虎入羊群瞎咬一通。”

    两刻钟后所有参赛者见着叶舟就躲,可是要躲也需要实力。很多人老远就开始躲,但他们还是被打中。叶舟可怕的不是他的拳头多厉害,而是他的速度太惊人。最打击人的是人家这战斗跟玩一样。这让苦心修炼多年的他们情可以堪。

    叶舟横冲直撞一个时辰后比试场上已不足百人,近千名参赛者有半数以上是被叶舟赶下台的,其中某些倒霉的直接一命呜呼,魂归西天。

    剩下的人都心有余悸,“这莽撞的野兽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每个人都想知道。谁都没有胜过叶舟的把握。所以他们决定联合起来先将叶舟二人击倒。

    “王兄我们联手对付那少年。”人群中一位满头白发的中年男子说道。

    “史兄说得对,我们眼下的敌人是他。”被唤着王兄的人回答道。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我们联手只是为了对付那个少年,除去少年之后一切继续。“哼,史文英你别想让我打头阵,我的精力还要留着对付你呢?”

    这个白发中年人正是叶舟在酒馆遇到的那个,和他一起的七个人此时全数在台上。此人名叫史文英,修为筑基中期,土灵根。史家少族长,性格沉稳,为人刚正不阿,在家族的名望仅次于其父亲。当然人们最津津乐道的不是他的修为,而是他的白发。关于白发伊山县至少有十几种说法。有人说他天生白发,有人说他少年为情所困一夜白头,有人说他因修炼过勤导致未老先衰……

    不管别人怎么说,他都不予解释。所以各种说法都有人相信。更有甚者认为他这是标新立异,故意染白的。总之他的头发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史家在伊山县东,家族总体实力排行第三,仅次于,李家和王家。这小小伊山县因轩辕丘的存在而变成由修仙者管制的县城。所谓县令等地方官只是充当门面而已。真正当家作主的还是三大家族。他们家族半数以上是修仙者,这在武力上有着绝对的优势。另外由于轩辕丘的对外开放,有大量的修士为了等二十年一度的比试常年居住于此。这给伊山县带来不少麻烦,普通士兵根本管不了,这局势就需要三大家族出面控制。三大家族自然乐意这么干,于是他们按实力划分各自的管理范围。

    李家管理城中心,城北和城西。王家管理城南,史家管理城东。三家常年因为地域界线争斗不休。尤其是史,王两家的争斗更是白热化。经常聚众械斗,这让李家左右为难。剿灭这两家吧以后维持治安的重任就都压在自家头上,何况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如果别的修士乘机作乱那才得不偿失。任由不管吧,又影响自己在这里的号召力。所以这三家达成协议,每次械斗不得扰民,并且必须由李家人作裁判。对于李家来说只要这两家不打自己主意便随他们怎么斗,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那个王姓中年人便是王韬,王家的少族长,修为同样是筑基中期。灵根属火,传言的火属性境界已经无限接近小成,是个不二天才。他平日里嚣张跋扈,人送外号“活阎罗”。县里人没一个愿意见到他,可是他偏偏负责治安巡逻,这让城南居民苦不堪言。

    百人当中还有一伙人没说话,他们便是以一位黑袍青年修士为首的李家族人。他们对王,史两家一向不屑一顾。更不用说和他们联手了。他们有自己的倚仗,黑袍青年名叫李天豪,族长李震山的嫡长孙,修为筑基后期,灵根属水。一个筑基后期为首的团队在这比试台上不是无敌也没有人敢挑衅。他们是这里的骄子,加上平日里习惯了高高在上。绝对不会接受王,史两家的拉拢。拉拢别人强壮自己,那是弱者才干的事。反正名额有四十个,他们并不在意除自己人而外多出这两个陌生人。所谓的竞争也只是针对实力相当的人而言的。他们有战胜王,史两家的绝对把握,所以他们不会为争夺前四十名而拼命。他们真正的战斗是之后的对战。

    王,史两家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们也不去邀请李家修士加入自己阵营。“邀请他们,不是找羞辱吗?”

    王,史两家不邀请李家却可以邀请别的散修。他们组织约六十人的队伍准备围剿叶舟他们。

    短暂的沉默之后,六十人组成的团队开始向叶舟发动攻击。他们各显其能,冰刺,火焰,封印,空间囚牢等法术一齐攻向叶舟。

    海选出现这么大规模的联合攻击这还是头一次。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叶舟彩衣二人身上。“他们能躲过这么强悍,复杂,恐怖的攻击吗?”

    所有人都悬着心,只有看台上的三位族长神情自若。他们不镇定不行啊。他们可是这里的主心骨,如果他们都表现出不淡定,那么场面将无法控制。但是他们内心却激流澎湃,尤其是李震山,他仿佛看到一丝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