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吃饭都露杀气的人

    又沉默,又在想妹妹,叶舟的不言让彩衣很不是滋味。“叫你嚣张,看我怎么收拾你。”她决定不给他好日子过,更不能给他想小香的机会。

    “走,我们赶紧去伊山县,我请你吃饭。”彩衣说着挽住叶舟的胳膊把头贴在他肩膀上。不是说不给他好日子过吗?这举动,这热情!疯了。

    “她要请我吃饭,还这么亲热?她想干嘛?”叶舟魂不守舍,有点飘忽。“姐姐,那个,我可以吃肉吗?”他真有说出小香是自己未婚妻的冲动,如果彩衣使横他是绝对不会说。可是彩衣这般举动让他有很强的罪恶感。什么是大恶?欺骗就是大恶。

    彩衣立刻回神,“自己怎么粘到他身上了,不是发誓不给他好日子过吗?”她恨自己轻易表现出暧昧。“吃肉,汤都没得喝。”彩衣白眼说道。

    “这表情,这口气才对嘛。”叶舟还真是习惯彩衣对他凶。“就吃一点点,吃饱了有力气捉妖挣钱。”见彩衣恢复原来模样,叶舟也轻松很多。“这一劫总算过去了。”

    “吃不饱你也得捉妖,罚你白干十次。一个修仙之人还整天惦记着吃饭,你丢不丢人。”彩衣不忘嘲笑他一番。

    “处罚决定都出来了,这下自由了。”叶舟心道。“十次,二十次也没问题。反正每次都都能找到理由剥削得我一文都拿不到。”叶舟这账算得相当有觉悟,有水平。

    “你还笑,再笑不给你吃饭。”彩衣见叶舟又无故傻笑,嗔怒道。

    “谢谢姐姐”,叶舟忍住笑意向彩衣道谢。不能不谢啊,请客这可是大恩。

    “不给你吃饭你还谢我?”彩衣茫然问道。“他好像在谢我请他吃饭,怎么我也不在状态?”她决心暂时不说话。这情绪变化太乱,自己都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对他。

    他们一路无话,各怀心事。一个时辰后到达伊山县。没有归州繁华,却也别有一番热闹。人多,太多了。

    “姐姐这小城好多人,好像比荆州都热闹。”叶舟街道上见人山人海很是吃惊。“这小城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这些都不是寻常人,看来这里要有什么事发生了。”彩衣察觉到小城中很多都是修仙者,有些修为还不低。“这么多修仙者聚集在这里干什么?”

    不是寻常人?“他们都是妖?”叶舟小心地问。“这么多妖,我可杀不完!闯进妖窟了?”叶舟大哭的心都有了。

    “你连他们是些什么人都看不出来?”彩衣彻底服了他。“真不知道你这一身本领是怎么练出来的。”

    “他们不是妖?那是什么人?”叶舟这是真不知道,他的修行就是将天地间的各种灵气聚于体内化作战斗原力。别的他什么都不知道,烛青虽然跟他讲修仙,讲修行,但是这么低级的常识性本领他是不屑说的。何况叶舟也还没成为真正的修仙者,只是借其法而已。

    “他们都是修仙者,你看前面做在面馆里大口吃面的就是炼气后期修为,在这群人当中也算不错的。”多好的解说,声情并茂!

    “姐姐,你怎么分辨出他们修为的?”叶舟惊讶彩衣的观察力。“太厉害了,任何人在她面前都得现原型。”

    “修仙者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特有的气息。只要你经历过就自然能认出他们的修为。”对于叶舟她有无穷的耐心。

    “那就是说高于自己修为的人出现在你面前你也看不出来他的修为?”叶舟也有一定的理解力。

    “没错,一般修士都看不出,但是也有些修炼瞳力的人可以看出比自己高的修为。”彩衣说着在一家酒楼找个位置坐下。

    “瞳力?这是什么力量?”叶舟可不是一般的白。

    “瞳力就是眼睛的力量,不过瞳力多半源于遗传。禹帝就是双瞳所以他能看出任何妖怪的修为。”彩衣接着道,“你想吃什么尽管叫。”咱是有钱人,当然随便吃。叶舟可不跟她客气,是肉都要一份。搞得小二惊诧万分,“两人能吃得完吗?又是一个败家子!”

    “这个我知道项羽也是双瞳,舜帝也是,不过没听说过禹是双瞳。”看来十几年书没白读,这种时候也能插上话。叶舟很自豪。

    “你没听说过的事多啦,赶紧吃饭吧。”彩衣对他的得意不以为然,“读书人很了不起吗?”

    “你再跟我讲讲这些事。”叶舟央求道。

    “嘘”,彩衣食指竖在嘴边小声地说:“这些以后再讲,我们先听听这里会发生什么事。”

    “这里?有事要发生?”叶舟这才发现他们坐在酒楼最热闹的地方。“都几百岁的人了,还这么好奇。”他抓住机会就鄙视彩衣一次。这机会可不是想有就有的。他朝彩衣直泛白眼。“这里真的有事要发生?”他的动作比彩衣更夸张,前倾后仰,左顾右盼,耳朵竖到最直。

    “这次我们一定不能再输给王家,二十年的努力就等着这一战,耻辱只能用血洗刷。”一个声音狠狠说道。叶舟放眼望去,见到隔壁桌围着八个人。说话的是以为满头白发的人,这人看上去并不老,只是头发白的吓人。“姐姐,那个白发中年人是什么修为。”叶舟压低声音问。

    “筑基中期,不过八人当中修为最高的是那个身着青衫的少年。”彩衣也主意到这八个人,因为他们身上散发着杀气。吃饭都露杀气的人不会有多大出息,最多也只是个有血性的人而已。“看来他们这次必然还将失败。不过他们究竟比试什么,这里的人很杂不应该只是几个家族的寻常比试。”她在继续关注。

    “上次王韬打了我一掌,这次一定要他出不来”,“没错王天恒也欠我一掌”,“我们要让他们王家就此绝迹。”好大口气,怎么就不担心别人让你们消失。

    “他们这是要干嘛?”叶舟只听到一伙人在发狠。“都是群什么人,修仙已经够累,还有精神比这比那。”

    “修成仙人哪有那么容易,这人人都知道。所以很多修仙者到一定修为后便选择凭自己的修为干事。久而久之,他们的矛盾,仇恨就被世代传承。”彩衣感叹道。

    “噢,看来修仙也和读书一样,都是为求有更好的发展。”叶舟说什么都不忘自己是个读书人。

    “先辈们给了这里安宁,同时也导致了如今的局面。这里太久没有战斗,人的心思全部放在混世上。如果哪天妖界来犯真不知道这些人会怎样。”彩衣由感叹到哀怜,接着是无奈。无奈最是悲哀。不仅为他人,更为自己。

    “其实这并不坏,以前人,仙,妖共处时我们有天才,能震慑天地。现在我们独自生活在这里,同样有天子统一这片大陆。以前我们在仙,妖面前争地位,现在我们在天子脚下争官职。好胜之心,求生之志并没有改变。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妖魔鬼怪来犯,我也不会让它回到上古那个纷乱时代,那样的修仙没有任何意义。我相信黄帝,禹帝等先圣的选择。”叶舟突如其来的大论让彩衣刮目相看。

    “这就是道祖看中他的原因吗?”彩衣有点小欢喜,叶舟好,她才好。“你说得也对,我们先打听一下这里究竟有什么盛会,说不定我们也会有什么机缘。”修仙之人最讲究的就是机缘,大道不言,一切都定数在这世间。

    叶舟将满满一桌菜全部吃光,这让来结账的小二非常郁闷。他不是没见过怪人,也不是没见过世面。但是一个人能吃十个人的饭,这也太离奇了。“难道他修炼就是吃功?这哪是修仙这分明就是一吃货。”

    “小哥,你们这里最近在干嘛?怎么这么多人?”叶舟见彩衣付钱的时候问,这时候问才有效果嘛。银子面前谁不肯说实话呢!

    “二十年一度的轩辕丘比试你都不知道?饭菜总共一千五百二十文。”小二不知道怎么表示自己的惊讶,鄙视和不屑。他只想赶紧收钱走人。“这样的人,除了吃喝你还指望他能有什么出息。”

    我们的叶大才子又一次被无情地鄙视了一回。这种日子何时才是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