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一段插曲

    “姐姐你为什么不让我揍他一顿?”叶舟挣脱彩衣双手后问道。

    “揍他,你一出手就能杀了他,不记得上次那个强盗被你一巴掌拍死了?”彩衣的话就是有说服力。彩衣的话对他来说就是包治百病的良药。

    “嗯,我知道了,以后不对他们出手,就算他们打我我也不出手。”叶舟自豪地说。在弱者面前耀武扬威算什么本事,只是丢人而已。“幸亏有姐姐提醒,不然我就犯下大错了。多谢姐姐。”

    “我们还用道谢吗?”彩衣低声说道。的确,道谢有时候是生分的表现。

    彩衣的话外之意叶舟自然明白,这说明什么?说明人家已经把你当自己人。这待遇只有小香给过。小香,叶舟想到小香不免神伤。“这些天都把她忘了,实在该死!”;“小香,你还好吗?”他拿出玉瓶用力握住。“没错小香时刻陪在我身边呢。”

    “这样也挺好,我们可以到处逛逛,再也没有人烦我们。”彩衣见叶舟神情恍惚以为他还在生气便安慰道。是啊,有什么比陪着心爱的人漫游山水更幸福的事呢。

    彩衣的声音将叶舟从回忆的思念中拉回。他一阵纠结,彩衣,小香又在他脑海打架!

    “我们可以先到伊山县去看看。”彩衣指着地图对叶舟道。

    “那里有妖怪吗?”叶舟不自觉地问,彩衣说去看看那多半是去猎妖。

    “你赚钱不要命啊,去那里我请你吃饭。”彩衣惊讶地说。

    “请我吃饭?!你又打什么主意?”叶舟疑惑道。彩衣虽然表面温柔可人,但内心呢?天知道她在想什么鬼主意。叶舟如今总是将彩衣视为对手。

    “看你不开心,就想请你吃饭嘛,哪有什么别的居心。”彩衣郁郁地说道。

    “这么好,我要吃肉,很多肉。”叶舟狂喜,对,咱现在是有钱人!“我还要喝酒。”

    “好,咱们吃饱喝足再去小赌一把。”彩衣为了哄他开心准备下血本了。

    “那,那我可不可以去找姑娘?”叶舟邪笑道。开心嘛,什么话都敢说!

    “不行”,彩衣怒道。说还不解气,抬腿向叶舟背后就是一脚。啪,叶舟被踹倒在地。这一脚完全是她无意识踢出的,她也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力气。

    “为什么,刘成大哥他们不也是这么做的么。”叶舟揉着屁股沮丧着说道。

    “因为,因为……你想去也可以去。”彩衣不是找不到让他不去的理由,但是那理由能说吗?绝对不能说。几百年的矜持岂能轻易表露!

    “咿,我才不去呢,我家还有小……”叶舟话到此处一身冷汗。就差一个“香”字没出口。“我为什总是想着要隐瞒她小香的事?”他见彩衣面无表情地径直走路心里很不是滋味。“都怪这张臭嘴”,说打就打,他噼里啪啦给自己一阵耳光。你还别说这招对小香管用,对彩衣同样管用。“以后我再也不说这种昏话,如果再说你就踹我,起劲踹。”叶舟信誓旦旦的话语越来越多。

    “你怎么又不去了?”得到叶舟表态后,彩衣发嗲地问。她心里乐啊,只要高兴什么话不能说,什么事不能做。任你理由万千种都敌不过我高兴。

    “逗你玩啊,整天被你打击我心里不舒服,你也知道,人心情不好时总喜欢看看别人的笑话。”叶舟笑道。

    “谁在意你去了。”彩衣的声音低得差点连自己都听不到。这明摆着说明自己在乎他。“真丢人!”

    “你不在乎干嘛踢我。”叶舟得意地大笑。

    “我脚痒不行吗?”彩衣说着又抬腿。自己的囧样可不能被他发现。殊不知她这么一来更*裸地表明自己的心意。

    “总算出了口恶气!”叶舟心里别提有多舒服。欺负人的感觉真爽!叶舟一扫心中的阴霾。这欺负真的很爽吗?他没空思考。反正知道看到彩衣发愣自己就开心。这严重缩小他们之间的差距啊。“总不能一直让你占便宜吧。”叶舟乐道。

    “我什么时候占便宜了?”彩衣立刻反驳。

    “你还不承认,你说说自从我们俩人识到现在你鄙视我多少回了。”叶舟当然有他的理由。

    “谁让你自己傻啊。”彩衣对他的理由不屑一顾。

    “我傻?是你太聪明了好不好。”叶舟叫屈道。

    “我没有你聪明,被卖了还替人家数钱。”彩衣的心情更加地好。

    “数钱?你给我机会数钱了吗?钱都在你那,我一文都没看见。”不说钱不郁闷,一说钱叶舟就郁闷。“凭什么我作苦力你收钱,那都是我的血汗!”

    “因为我比你聪明。还有你流血了吗,出汗了吗?出汗的可是我,带着你飞了几百里。又出血,又出汗!”呃,出汗的还是她了?叶舟无话可说。说不过人家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说!自己就这么一提,功劳都变成她的了。再说估计又分不到钱!可是他不说不代表彩衣不说。

    “你看我这么辛苦,按理说钱肯定得多分点。但我不会占你便宜,我们五五分。这次你有一万零五百两入账。上次欠我两万……”彩衣算账的声音很大,叶舟可不想听。他打断说:“您,别算出声好不好,直接告诉我我得多少钱。”

    “一文都没有,还欠我四万两!”笑容依旧如花,话语依旧如刀。

    “怎么变四万了!高利贷都没你怎么涨的!”叶舟暴跳道。这就一巨坑!

    “你刚才欺负我难道不用付钱吗,受伤的人需要安慰。”彩衣的可怜样在叶舟看来是多么狰狞。

    “刚才受伤的可是我!”叶舟说着特意展示自己的后背给彩衣看。

    “我不管,是你先欺负我的”,彩衣压根就没准备跟他废话。宰你没商量。

    “你不管,你不管还跟我要钱,扣光分红也就算了,居然还让我倒欠!你怎么不杀了我?”叶舟白眼说道。

    “我要让你知道我不是好欺负的,下次再说这种话取乐就是十万!”彩衣狠狠说道。

    “不愧是打劫出身,你不去做强盗简直太屈才。”叶舟冷嘲热讽道。“还我欺负你?这话都说得出口,你敢不敢再可怜一点!”

    彩衣可不理他这套,自说自话,“我得想一个系统全面的章程,以后什么都明码标价,让你再欺负我。”

    “得,得,得,您老再这慢慢想,我猎妖去了。”叶舟大步流星不辩方向地乱走。还制定章程?还明码标价?不就是不想给我钱嘛!用不用找这么多理由。“你一句我不管,我还能拿你怎么办!”。女人要还钱,你能怎么办?呜呼哀哉,答曰:我不管。

    “还请我吃饭不?”叶舟后头问道。他担心自己连饭都没得吃,人家可是不需要吃饭的,这可不是开玩笑!

    “只许啃馒头。”彩衣大声疾呼。

    天,这变化也太大了。叶舟脆弱的心灵再次崩溃!还是小香对我好,小香你在哪里?“小香绝计不会这样待我。”叶舟感慨道。

    “小香是谁?”彩衣立刻警觉性问。

    这回麻烦大了,看你怎么收场!欠钱事小,弄不好跟你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