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就这么被扔了

    王大师很快绘出山脉地址和走向,标出那山的位置。又找来马车伺候他们上路。“这俩祸害越早离开越好”,他还想着如何借三具尸体发家致富呢。一定要把损失补回来!他知道这很困难,但是他有信心。只要抛出这三只妖怪的尸体,肯定轰动整个归州。说不定刺史大人都会亲自出面嘉奖。那场面,那荣耀,那威风。未来一片辉煌!“刘三备车,先去猎妖师公会。你让我们的人放出风去,就说我已经将归州三恶尽数除去。特别是刺史府那条线,务必在我们没到公会之前就让刺史大人知道这事儿。”王大师目送叶舟二人马车离开后立刻吩咐道。

    叶舟和彩衣坐上马车一路向西南方向驶去。

    “姐姐你是怎么做到王大师心甘情愿被宰?”叶舟一上马车便问。这问题憋得太久了,在王大师府上他没敢问,害怕传到王大师耳中。现在出来了他第一个要问的就是这个问题。

    “我宰他?他宰了我们!你还在这替他申冤,还真有你的。”彩衣想笑,但是极力忍着。她可不想让叶舟觉得自己在嘲笑他。抗打击能力再强的人,偶尔也会经受不住的嘛。

    叶舟已经无数次被震惊,不习惯也练得习惯了。他表情很迷茫,“他宰我们?明明好吃好喝招待我们,他怎么就宰了我们?”他不明白,但是很想知道为什么。

    “嘿嘿,其实也不能说宰,但是这事的确是他占便宜。”彩衣又展示她那迷惑众生的笑容了,可惜我们的叶舟此时没空欣赏。他还在琢磨彩衣到底在说什么。

    “你是说我们卖尸体给他这件事?”叶舟虽然还在迷糊,但是他还能知道,他和王大师之间的交易除了赌局就剩下这事。

    “对,这三具尸体对我们来说,只值告示上给出的赏金。但是到他手里就不同了。”彩衣说道。

    “不同,有什么不同?尸体还是尸体。”叶舟想问却没开口,他见彩衣脸上挂满笑意,“又败给她!”他不甘心,“这事一定要自己想出个所以然来。不然以后还怎么抬头。”叶舟开动脑筋发挥想象力。“他花双倍的钱买了尸体,第一步就已经亏本,何况还是在刚输了十万两之后!对,肯定有问题”,“之后他邀请我们去他家,却不让我们出门。这又有问题!干嘛不让我们出门?”;“有人知道我们之间有赌局,却没有人知道结果。他怕我们出门别人会知道他输了,嗯怕丢面子才不让我们出门!”;“我们要走他又派人送,显然还是怕我们说出赌局结果。”叶舟一番推理之后乐滋滋地对彩衣说:“原来如此,他是怕丢人才不让我们在归州露面。”说完更乐,因为他看到彩衣朝他微笑了,多美的笑容!

    “确实是这样,他还……”彩衣刚要告诉叶舟王大师的真实目的和计划就被叶舟打断,“你等等,让我自己想想。”他右手拼命摇摆示意彩衣别说。左手摸着下巴作思考状。

    彩衣被他的憨样逗乐,“好吧,你使劲想。”她静静地看着眼前朝夕相伴的少年,这一刻多么惬意,多么温馨。彩衣也不觉痴了。

    陷入沉思的叶舟哪里还在意有这么一个绝世佳人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人啊,最容易忽视的就是自己身边关心,爱护自己的人,而去追逐那遥不可及的梦。或许这就是人常常后悔的缘由吧。关注自己身边的人会得到怎样的幸福,他不知道,彩衣却在享受这美妙的时光。

    “他主动要求出双倍购买尸体,为什么呢?这是问题的关键。”;“他既然肯出双倍,说明这三具尸体远肯定值这么多,说不定更多。”;“他还毫不在意刚输掉十万两!难道三具尸体能值那么多?”叶舟有点抓狂,“如果真值这么多钱,那我们不是亏大了!”

    “做人怎么能这样!”叶舟尖叫道。

    彩衣忙收起痴迷的目光,平复心情道:“怎么了?”

    “我们的确被宰了!”叶舟这话说得一点成就感都没有。被宰还乐呵的不是王大师而是自己。这打击实在不小。人心险恶,的确不假。

    “你想到了什么?”彩衣假装惊讶地问。

    “我猜想三个妖怪尸体可能很值钱,说不定能值十几万两!”叶舟双目欲裂,表情十分痛苦。被宰的滋味真不好受!

    彩衣噗嗤一笑,她忍不住了,“这孩子太有趣了,都想得什么啊。人情世故压根一点都不懂。”

    “姐姐你笑什么?难道我说少了。”他认定尸体很值钱。

    “不少不少,我觉得也是这样,这次我们亏大了。”说完继续笑。

    情况不对,这笑容分明和鄙视我时一样!“说错被鄙视,说对还被鄙视,难道就因为我反应慢了点?”这笑容一点儿都不美,太邪恶了!他很不开心,于是撇嘴不语,冷面如霜。

    彩衣见叶舟朝自己直泛白眼,忙止住笑声,回神道:“其实他也不算宰我们,他只是花钱买名,当然那尸体对我们来说就值赏金,对他来说多也不会多到哪里去。”

    “又说错?”叶舟已经没心情再去推理了,“你知道就让你说,看我不挑你的毛病。”

    彩衣知道叶舟在等待她的答案,“他在归州本来就有很高的名望,如果再加上这次一举斩杀三妖,恐怕他就是名副其实的归州第一号猎妖师。这荣誉大到他甘愿花十几万两去买。自古名利双生,提高名望之后赚钱自然更多。所以他这买卖做的很值。”

    哪里有毛病,人家说的句句在理。不佩服不行,此时的彩衣更加美丽,迷人。就是有点让他不敢正视。没办法,差距太大!努力,除了努力叶舟不知道如何安慰自己。

    “还是你说得有道理,”叶舟虽然心里没命夸她,但是却说不出口。承认失败并不难,夸赞敌人也很自然。偏偏对手是自己爱慕的人,这情况就复杂了。有哪个男人愿意在爱慕的女人面前总表现得那么弱势?

    彩衣突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这次真打击到他了。”她发誓以后再也不打击他,以后得表现得弱势点。风头出太多对女孩子不利。

    “二位,到了。”他们上马车两个时辰后马夫停车粗声说道。

    “到了?到哪?”叶舟推开车门。呼,这是什么鬼地方!前面是山后面还是山。路,倒有一条,却是羊肠小道。

    “小哥我们这是到哪了?”叶舟不解地问。

    “你问我,我问谁,你们赶紧下车,我送你们这么远已经亏本了,看我的马都饿得啃树皮了。”马夫埋怨到。态度十分不好。

    “你这什么态度?”叶舟还没被人这么冷落过。他决心好好教导一下眼前的人什么叫待客之道。

    “态度?若不是王大师对我有恩,鬼才愿意载你,废什么话,不然我就揍你。”马夫说着卷起袖子,狠狠说道。

    “哈哈,他要揍我,姐姐你听到没有。他要揍我!”叶舟大笑,他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情况,但是听到马夫说要揍人。这太可乐。

    “我们下去吧,别为难他。”彩衣含笑说道。

    “还是这位姑娘明事理。年轻人学着点。”马夫并不认为自己的话很可笑。

    “你也瞧不起我?”叶舟很恼火,本来就有一肚子火没处撒,马夫的话激怒了他。我再不济也轮不到你来欺负。叶舟冲下马车,准备教训这马夫。

    “怎样还真想打架?”马夫也干净利落地摆出迎战准备,常在路上跑的人谁没有两下子。对付眼前这乳臭未干的少年他十拿九稳。

    “我还会怕你?”叶舟凝聚寒冰准备一招解决他,可是他刚运气就被彩衣握住双手给拉着离开。“他能经得起你一下吗?”

    “小子算你走得快,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马夫在他们身后发了一阵穷狠,直到二人不见了踪影才志得意满地驱车往回走。“今天真倒霉被叫来干这苦力。这两人究竟怎么得罪王大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