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送瘟神(一更 求收藏)

    叶舟看不明白的事多,他唯一能确定的是王大师这次严重吐血。“你一下子就搞得人家要变卖家产,这太暴力了!你再加把劲会不会让人家妻离子散?”叶舟佩服彩衣的同时无限同情王大师。

    “二位请”王大师欢天喜地地邀请叶舟二人去他们家小住。

    “那就打扰了。”彩衣的门面话越来越漂亮了,“这丫头什么时候这么伶牙俐齿了?”叶舟本以为自己很了解彩衣,那个羞涩的小女孩。可是现在呢?形象完全颠覆,各方面都很强势。“她还有什么地方没有变化吗?”叶舟努力回忆记忆中的彩衣。他找来找去得到一个结论:她唯一没变的是她的美丽!叶舟浑身哆嗦,这是什么意思?自己只记住她的美!这也太表面了。于是他继续寻找,“她的优点多啦……”

    “不打扰,不打扰,二位肯屈尊,实在是我的荣幸。”王大师越乐,叶舟越迷糊。“输了钱还这么乐呵,有这样的吗?这三具破尸体有什么用,总共才值一万两。”我说叶大才子,你能不能机灵点!没有巨大好处人家会干吗?

    不管叶舟怎么疑惑,怎么郁闷,人家开心就是开心。王大师恭恭敬敬地请他们到自己家中,用最高的规格接待他们。只是每当他们想要出门的时候王大师总是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把他们留下。彩衣自然明白他的用意,“这是不想让人知道我们的存在啊,然后好让人相信三只妖怪都是自己杀的。”彩衣当然不愿意和他抢这么风头,这太没水准。再说现在咱要的是钱,不是名。

    王大师的盛情款待,除了睡觉时间外,全程陪同。这样叶舟很感动!太热情,太够朋友了。这个世界好人还是挺多的。

    王大师筹钱的速度非常快,三天便凑齐十二万六千两。堆积如山的银子啊,这得换多少开元通宝?几辈子,几十辈子都花不完!叶舟思考一个问题:这么多钱,我怎么拿?钱多到拿不动是什么感觉,他总算知道了。这感觉一点都不好。一不知道怎么拿,二不知道怎么花。“有钱人原来也有烦恼!”

    彩衣也很激动,“钱这东西真是越多越好!”她挥动那洁白胜雪,光滑如脂的让每个男人都会为之疯狂的玉手。“哗啦啦”一阵金钱相撞之声,这声音多美妙,彩衣叶舟沉浸在喜悦之中。王大师的心在喷血,“都是自己的血汗啊”,他背过脸,怎么能接受别人在自己眼皮地底下带着无限满足感拿走原本属于自己的钱?他坚决不让别人看到他心痛的样子。喜悦,对应该表现出非常的喜悦。可是他能做到吗?当然不能。背过脸就能解决问题吗,这响声持续刺痛他的心。他都感觉到心脏快承受不了这种痛苦了。

    钱声终于结束,一刻钟啊,巨大的响声足足折磨他一刻钟。积蓄十几年,筹集了三天。就这么不见了,就这么都被人拿走了。连影子都不剩。

    彩衣收钱的方法对叶舟触动很大,“对啊,我们是修仙者,有神奇的储物瓶!有多少钱转不下的呢?”,“为什么我总是忘记自己的身份?难道是因为我不算真正的修仙者,所以自己都想不起来?”,“我究竟算什么?好可怕的感觉,没有自我!”叶舟彷徨在无边的自问中。

    “不知二位大师下一步想云游何方?”王大师心里那个痛,“赶紧将这两位瘟神请走才是要务”,于是也顾不上什么礼貌直接问道。他们就是心痛的根源,这样的人他一刻么不想多留。

    “不知王大师可有什么好的去处介绍给我们?”彩衣还真不知道哪里能找到赏金过万的妖怪。但是她不急,怎么说自己也有十几万两银子了。这身家放眼世间又有多少。所以她就随口一问。“这么快就想赶我走,想得美,便宜那么好占吗?”

    一听他们有走的意思,王大师兴奋异常。“什么地方能打动他们呢?”他必须仔细斟酌。“万一说出个他们不感兴趣的地方,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搞不好会赖在这里不走。”王大师回忆自己所能想到的一切地方,危险的,神秘的,好玩的。你还别说他真想到一处。

    “小人仙缘浅薄,自是无福知晓什么仙境佳处,但是我少年游历时曾无意中发现夔州东南二百里处的一座山很奇特。”王大师发挥他最好水平的语言组织力,务求一举将他们忽悠走。

    “哦?”彩衣没想到王大师还有这一手,什么神仙古迹对她虽然没有吸引力,但是叶舟就不同了。

    听王大师说有这么一个神奇之处。“那还等什么,立刻出发。”看世界,看得就是新鲜。“有什么奇特之处?”他眼巴巴地望着王大师。

    王大师见初步计划成功,便毫无保留地向他们说明自己曾经遇到过的大山。“在我年少的时候,也曾游历四方,为了寻找所谓的机缘。就在二十五年前,我路过那个地方。由于我是土灵根,所以对封印术有着天生的感应。当时我就觉得那座大山存在一个巨大的封印。其级别之高远非我所能想象。事到如今我也只能略微感觉到那封印的存在而已。”在大师面前表现出谦卑是必须的。人到中年如果还不能认清自己的能力,那他注定只能悲剧收场。王大师绝不是这种人。

    叶舟更感兴趣了,“我也是土灵根,就算破不了那封印,去长长见识也是好事。”他对王大师的好感又加深了一层。这样的朋友真是没话说。“真有这么一个地方?”叶舟想知道更多。

    “小人怎敢欺骗大师”,王大师信誓旦旦地说,“这秘密我一直没有对别人说起,大师对我恩重如山,小人才敢献丑。当然那个地方自然不在大师眼下,可是小人缘浅,只能知道这么一个地方。让大师见笑了。”又是发誓,又是表态,加上恭维外带引诱他就不信叶舟不动心。

    这话叶舟听得很受用。连秘密都相告!这何止没话说,简直是亲兄弟啊。他蠢蠢欲动,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彩衣。

    这表情还用问吗:他又上当了!彩衣无奈地摇摇头,“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她自问道。不过这感觉很不错,她发现自己还有能力保护叶舟!这是最重要的事,“道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将他带走呢,我还能有上次那么好运跟他一起吗?”她不奢望,却也不敢去想离别。看着叶舟急促的样子,彩衣会心一笑。“好,我们走,多谢王大师盛情款待。”

    “他们终于决定走了!”王大师在心底狂叫,失落和喜悦距离居然可以如此接近!“二位大师,请允许我派人送你们一程,我这就把那山的具体位置绘制成图以便于二位寻找。”

    彩衣知道王大师的意图,可是不管人家出于什么心思,对自己却见没有任何加害之心,不仅款待了自己,如今还派人送行。这样的人并不坏。人家只不过想在这地区更出名一些罢了。彩衣想到自己百般刁难他也很不好意思。“王大师,我们修仙之人,当求清神寡欲,世间荣华富贵不过过眼云烟,还望三思,切莫蒙蔽本心。”彩衣倒不是想要他放弃追名逐利,只是希望他能真心真意为这片土地上的人而战斗。

    “多谢大师指点,小人一定铭记于心,以后多做好事,广结善缘。”王大师明白她的意思。不就是希望我多做点好事嘛。这么你不说我也会做。你以为求名很容易吗?那是需要吐血付出的。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舒服,“你什么时候能这么聪明就好了。”她总能在各种情况下想起叶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