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这买卖让人看不懂(三更 求收藏)

    “姐姐,你这招太狠了!”叶舟追上彩衣连竖大拇指。

    “一般般,我的目的是赚钱!这两个妖怪你能搞定吧。”彩衣将两张通告递给叶舟。

    叶舟的手在颤抖,心在滴血。“你就是我的灾星”,他这次算是彻底理解卖书老者那天的心情了。告示还是正宗蔡侯纸,标准柳体字。可是叶舟再也不觉得它们有什么值得欣赏的。

    狼妖,筑基中期,城西七十里秦山之颠。水系,防御攻击双擅长,危险系数:五星,猎杀难度:五星。赏金四千两。

    兔妖,筑基初期,城南三十里千窟洞。土系,擅长媚惑术,危险系数:四星,猎杀难度,四星。赏金三千五百两。

    两份简短的通告,叶舟看了倒没什么感觉,因为他压根不知道自己能对付什么样的妖怪。“他们比起钱塘怎么样?”叶舟只有这么问!

    彩衣白了他一眼,收起告示道:“没法比。”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有你这同伴真够丢人的。对修仙界一无所知也就算了。还尽问些不着边际的问题。“唉,只有辛苦我啦。”彩衣虽然自言辛苦,其实她乐着呢。“我就不告诉你,你到底可以对付什么级别的妖,你可是赚钱的神器!”

    “那还有什么好问的,秒杀!”叶舟依然不知道这妖怪究竟有多大能耐,但是彩衣的话明摆着说这两个妖怪都是菜鸟。

    “好,我们先去城西,再到城南,如果有时间顺便把城东的也解决了。”彩衣又安排好一切。叶舟是无奈却也有点小幸福。

    “这来回怎么也得两百里路,我们能赶上吗?”叶舟有点怀疑。

    “凭你的速度当然不行,但是别忘了还有我这个半仙在。”彩衣志得意满地说。这架势,赌局是赢定了!

    “我负责以最快的速度带你过去,你务必秒杀他们,完事之后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到城东看看。”彩衣又重新设计了一个方案。

    “矮子,我同情你!”所谓同病相怜,叶舟无比同情王大师。“遇到这样的妖孽,我们只有认栽。”

    半仙是什么概念,叶舟开始有点体会了,七十里路程没用一刻钟时间。当然他斩杀狼妖的速度更快,没等狼妖嚣张完,他就用蓄积的寒气制造出寒冰将其冻住。随即将之收入玉瓶。然后立刻转战城南,又是好无悬念地秒杀。彩衣高兴,叶舟更高兴。“姐姐,以后麻烦你选点有挑战性的妖怪给我!”你飞行速度快,我斩妖速度更快!

    “知道啦,下次少于万两赏金的不接!”彩衣也有点乏味,这太没意思了,“如果不是为了几万两银子她真不想跑来跑去。”银子?彩衣邪光一闪,“走我们去城东”。说完拉着叶舟向城东飞去。

    到达藤妖领地时他们总共花去不到一个时辰。“这距离!我得走上两天!”叶舟那个羡慕!“修仙真好,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速度?”叶舟憧憬着腾云驾雾的时刻,他坚信自己一定有那么一天!

    王大师今天是真不走运,出门就遇到挑衅,这不算什么,要命的是这藤妖竟然突破了!什么时候突然变得这么容易?他很郁闷!如今藤妖的修为和自己一样,而且对方擅长逃跑。这让王大师很受伤。丫的,人家不和你打,你再牛又有什么用,在苦苦追杀藤妖的途中他发誓回去一定苦修木系功法。可是这是他说苦修就能修成的吗?天生仙骨的烛青花了一万年的时间才略有小成!身为凡人的他得修到什么时候?

    他追杀半个时辰后发现自己的土系功法完全派不上用场,若是平时他早收手回家然后大肆宣扬自己如何将藤妖追得满树林跑,在添油加醋一番说藤妖被打成重伤,虽然逃了,但是保证十年,二十年不敢在归州出现。但是今天不能收手,这可关系到几万两银子啊。他虽然有钱,但是如果输了,那不倾家荡产也差不多了。他唯有祈祷对方比自己更惨。殊不知,人家早就在这乐呵呵地看着你满地跑了。

    “姐姐,要不要我去帮他。”叶舟见王大师苦*的样子更是同情他。

    “再看会儿,我们帮他不是不可以,但是你不想再多赚三万两么?”彩衣笑得很邪恶!

    “黑,心太黑。”叶舟发现彩衣简直就是赚钱天才。谁跟钱有仇,“想,当然想。”叶舟掩饰不住激动。

    “低调,低调”彩衣见叶舟猴急劝慰道。

    “低调,你还知道低调?你一出手就送一千五百两是低调,你当众豪赌几万两是低调?真不知道你高调起来会是什么样子。”叶舟真有骂人的冲动。“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叶舟追问道,他习惯了一切听从彩衣的指挥。

    “等王大师战败的时候。”彩衣并不着急。

    “你说他打不过藤妖?”叶舟有点紧张了。

    “擅长逃跑的人往往很可怕。”彩衣说着瞥了叶舟一眼。

    “我不是擅长逃跑好不好,我那是战略,打架要用大脑。”叶舟立刻为自己辩护。

    “没错,藤妖也用你的策略。他在等待机会,等待王大师力乏,没有人能持续攻击,更没有人在自己持续攻击没有效果后心还不乱的。王大师心乱之时便是藤妖反击的时候。”叶舟不得不承认彩衣的话很有道理。聪明伶俐这是她的优点。“原来她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大坏人。”

    “出手”,就在藤妖一个反击击倒王大师的时候彩衣娇喝一声。叶舟应声而动。水灵剑化作一道长虹射向藤妖,而彩衣也一晃身落到百丈之外的王大师跟前,笑道:“王大师别来无恙,需要帮忙吗?”

    王大师挣扎着站起来,想要去捡落在不远处的巨剑。此时他心头什么滋味?苦,酸,气愤,郁闷。“今天遇到妖精了。”但是他刚走两步就站住了,是被震惊得无法迈步!藤妖胸口插着一柄短剑,晶莹剔透,如冰一样的短剑。自己追杀接近一个时辰无果,还被对方打伤,结果却被这少年一剑解决了。这差距,“他真的没有修为吗?扮猪吃虎很有成就感吗?”王大师震惊中略带鄙视。又是鄙视?难道叶舟终究摆脱不了被鄙视的命运?

    “真人不露相,我愿赌服输。”王大师只有任命,可是彩衣的话直接让他吐血。

    “王大师我们的赌注说好了是赏金的十倍,如今三个妖怪都是我们杀的,赏金是一万零五百两。十倍,您会算的噢?”彩衣这杀人不见血的功夫太绝。

    “另外两个妖怪也被你们杀了?”王大师惊愕到无以复加。

    “没错,都在这里。”叶舟也赶过来。他取出狼妖和兔妖的尸体扔到王大师面前。

    这,怎么可能?难道他们才是真正的大师?王大师开始打自己的算盘。“能秒杀这三个妖怪的人不是大师是什么?这或许是我的一次机会。”王大师有了初步计划。

    “二位大师,小人认输,赌金一定如数奉上,只是小人有一个请求。”王大师开始自己的计划。

    “王大师有话请讲。”彩衣爽快地说,只要你肯给钱就好。

    “小人愿意出双倍价钱购买这三具尸体,不知……”王大师很尴尬。如果对方识破自己的阴谋那可如何是好?

    “可以,我们就卖给你。”彩衣如何不知道他的用意,但是如果自己拿他们到猎妖师公会去也只能拿字面上的一万零五百两。如今有人出双倍,何乐而不为。真金白银才实惠。

    王大师欢喜地道:“多谢二位大师,大师请随我回寒舍,待我变卖几处房产凑足银两。”

    被坑还感恩戴德?彩衣你到底有什么魔力?叶舟怎么也看不懂眼前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