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血液还能这么用

    就在刘成等人行动的时候强盗们也围攻上来,一百多人的混战,叶舟什么时候见过这等大场面。此时心情绝对不能用激动来简单表明。

    八个保镖果然个个了得,刺,插,劈,砍每一招都是虎虎生威,每一招都不给对方还手的机会。然而对方人数上有绝对的优势,况且他们是蜂拥而上。这一战对这八个人来说无疑是他们所经历的战斗中最惨烈的一次。他们没有原则,只有拼尽全力才有生的希望。

    流血他们并不在意,每个人都过惯了刀口舔血的日子。他们更不在意自己究竟为谁在拼命,他们只为了那已得的报酬。不管这报酬是多是少,都是他们默认了的自我价值。

    八个人要抵御百人的绞杀是何其困难,尽管强盗中有许多没有任何能力的小喽罗,但是也不缺乏骁勇善战的人。

    战团逐渐缩小,八人中已经有两人负伤,其中一个已经断了一条胳膊。对于像他们这样的人来说,断了一条胳膊就意味着他的职业生涯结束了。结束或许是一种解脱,但往往会是下一个噩梦的开始。失去战斗力就等于失去了生存的根本。即使你再神勇如果没有绝对厉害的本领那绝对不会有人再聘请你这样一个残废。

    他们每个人都气喘吁吁,每个人都心生恐惧,但是没有人退却,更没有人求饶。八人依旧保持原有的阵型,将马车环绕。强盗百人队伍已经有二三十个倒地。如果一直打下去,没有人会害怕,但是他们停下了,虽然不断缩小包围圈,但没有人敢头一个出阵。谁也不想惹对面的八个疯子。血淋淋的尸体,伤者凄惨的哀号震慑他们的灵魂。做强盗无非是想自己生活随心所欲一点。欺软怕硬是他们共有的特性。这样的人最怕面对的就是死亡,何况死亡就在眼前。所以他们在等,等黎寨主那边的结果。赢了,那毫不犹豫将这群人全部杀死,输了,对自己又没有损失,拔腿跑路便是。谁想为了不知道数目的财产白送性命?就算能将他们全部杀死,可谁能保证自己不死?

    强盗的围而不攻给了他们一丝喘息的机会。他们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战团,祈求刘成他们快点结束。不管是赢是输,他们都好作出最后选择,赢当然最好,战斗就此结束,输了,那只有把心一横血战到底。希望这东西并不美妙,只因为他们存在着刘成打赢的希望,使得他们心神不宁。人之所以恐惧正因心不够坚决。

    刘成三人也打得很辛苦,黎寨主虽然是这一带强盗头子中最弱的一个,但他的战斗力也是惊人的。打,没有别的办法,刘成使出全部能力,他要争取时间。对他来说胜利不是目的,用最短的时间取得胜利才是能否活命的关键。绝不能打消耗战。

    黎寨主的心情可比他复杂多了,“她娘的,这次又是老子出力。明知道是这三个难缠的家伙还让我来,真是一群畜牲。”他将其他寨主,大王从头到脚,连同他们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没办法,谁让你最弱,弱者干的只能是苦活!“这次收获我一定要五层以上”,他可不像那些小喽罗,今天这活无论如何也要干好,不然以后也就别想混了。百余双眼睛盯着自己,这压力可不小。不仅要把这红货吃下,对付这三人也必须是完胜。风险与回报永远成正比。这一仗是自己扬眉吐气的最好机会。他准备使绝招。

    他这绝招有着一个他不太想提的故事。当他还是一个懵懂的少年时,也有着自己爱慕的女孩。后来那女孩却嫁给别人,他愤怒之下去和那人决斗。虽然被打得遍体鳞伤但是那人更惨被他当场砸晕。在女孩苦苦哀求下,他没杀那个男人。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第二天就有人发现那男人疯了,女孩经受不了打击自杀而亡。这不是故事的重点,重点是他被赶出家族,因为他是个异类。血液能使人发疯的事在他们家族不是头一次发生了。他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从长辈们口中传出的答案是:这是上天对我们族人的惩罚。没有人敢怀疑这种说法。这样一个人虽然说是替族人承受上天的惩罚,但是这么一个危险的人自然绝对不能留在族里。

    他还是以前的他,但是他失去了所有。爱情,就是狗屁;女人,都是贱货。什么亲人,什么祖先,全是冷血动物。一无所有的人才能创造财富,也必须创造。他偷,他抢。十多年的打家劫舍生涯早已让他能熟练高效地运用自己的血液。生存必须流血,他谨记这条铁则!所以他不介意动用自己的血,让刘成三人发疯。

    他存心硬抗了刘成一掌,身体向后爆退三步一口鲜血吐出,他同时双手作掌,将血液打散射向三人。刘成并不是第一次和他对战见状喝道:“你这招对我没用。你们两个快退,这里交给我。”他见黎寨主如此举动知道他要用那招,这两人就在此处只会碍事。还有他也要发动自己的绝招。刘成冷笑道:“看你有多少血可以吐”。他单刀一挥面前立刻出现一道火网。他这招是从一本偶尔捡到的秘籍中学来的。可惜他只学了一招秘籍就在一次逃命中丢了。也正是这一招让他能在这片小小的天地里闯出了名堂。鲜血落到火网上顿时化作丝丝血丝雾随风消散。一个不断吐血攻击,一个聚网抵抗。

    马车这边的包围圈在两名马夫杀入后又开始了混战。他们是在等待,但是战斗只需要一个轻轻的骚动便能引发,何况是这两人的疯狂攻击。

    战斗已经打到马车跟前,叶舟发现情况不太乐观,准备参战。就在他犹豫的时候一个强盗出现在他面前道:“拼命不需要围观,但是你悔改的机会已经没有了。”他说完最后一个字时自己便再也无法说话。“拼命的时候还有空发表感慨还真以为我手无缚鸡之力吗?”叶舟一掌劈死那个不知道姓名的强盗后讪讪说道。

    赶来营救叶舟的那个保镖傻眼了!他不是没见过杀人,而且自己也杀过人,还不止一个。但他怎么也想不到杀人可以如此容易!“就那么随手一拍?!”他停顿一息立刻转身加入战团,有这样一个高手在背后看着,怎么拼命都行!“难道他会眼睁睁地看着我们被杀吗?”

    如果说信心是成功的前提,那么毫无顾忌地拼搏则是成功的保障。他们这两样都有!

    这么大场面只做看客,那怎么行!叶舟刚要跳到车外却被彩衣拉住。“你感受一下周围的气息看看有没有什么异样的存在!”

    “异样的?除了豪情与杀气之外还能有什么?”叶舟不解,见彩衣神情凝重他也重视起来。“她虽然是大坏人,但是她说话向来有道理”,他放开心神感受周围的气息。三十息后他果然发现一道非人非妖的气息。他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能感觉到它的狂暴和阴邪。“姐姐,这是什么?”

    “你也感觉到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可以肯定它是生灵之气。”彩衣思索着道。

    “它是生命体散发出来的?”叶舟很惊讶。

    “对,而散发这种气息的就是他”,彩衣探出窗外玉指指向同刘成吐血而战的黎寨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