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花钱是个技术活

    叶舟始终没和什么斩妖公会的人说话,他没话说,更没心情说。受伤的心只能自己寻找安慰,我悲!

    “我们走吧,到下一个城市赚钱。一定要找个大城市!”彩衣的声音太难听,叶舟闻言便跑,欺人太甚!彩衣知道叶舟心里不舒服,可是现在游戏的心思大于对他的关切,“逗逗他也挺有趣。”

    她是有趣了,叶舟极其不爽。打,下不了手;骂,张不开嘴,要命的是他内心深处还有一种幸福感!这让他越来越搞不懂自己,“被打劫还很幸福,只有一种解释:疯了。”,“在下次任务之前我一定把属于我的给吃回来,用回来。”无计可施的他只能拿出这样的壮志应对彩衣“剥削”。他的壮志能实现吗,要知道赚钱不容易,花钱更不容易。何况像他这样资产从未超过二十两的人。要他花掉五千两,毫不客气地说那比登天还难。

    他们很不和谐地来到小城,吃最贵的菜,住最贵的客栈,买最好的衣服,雇最豪华的马车。两天过后无人不知他俩的存在。天上掉下的暴发户,绝对是个宝,但凡做生意的无不求神拜佛祈祷他们光顾自己的买卖。

    两天过后叶舟发现自己的宏图大志短时间内实现不了了,自己已经竭尽全力去花钱了,可战果呢?让他很失望,疯狂消费两天也只花了不到五十两。他深刻体会到花钱绝对需要技术。“不过没关系,这城太小,得到大城市去花,我就不信我连花钱都不会!”

    想到转移阵地叶舟立刻催促彩衣出发,彩衣当然乐意,出发就意味赚钱时刻到了。

    “我们下一站去哪?”叶舟习惯性地问彩衣。

    彩衣也习惯了当他的管家婆,“去归州,附近最大的城市。”

    正合我意!大城市,高消费,有你哭的时候!叶舟是志得意满,一副吃定彩衣的样子,他甚至还想象过,彩衣嚎啕大哭的模样。这场面两个:精彩。

    现在有钱了,自然不能步行。必须坐马车啊,豪华马车!他们打听之下才知道要雇马车出远门得到城北的运输管理所。“什么都得有组织,当真团结就是力量!我们是不是也得有个响亮的名号?”叶舟准备给他和彩衣的组合取个名字。

    “斩妖二人组”,“霹雳双侠”,“恶魔猎手”……叶舟一口气想出十几个名字,每个名字他都喜欢。但是彩衣不愿意了,她就说一句,叶舟再也不提取名这事!“你确定当年是要去参加科举?”

    鄙视,无情的鄙视!“我取的名字有那么差吗?”,在她眼中自己成没文化,没素质的代表了。这绝对不行!叶舟决定用行动改变彩衣对自己的看法。要怎么做才能让她变成以前那个温柔可人的彩衣呢?他很犯愁。以前虽然有压力,被鄙视,但之前她还有她的温柔。如今呢,脱掉善良的伪装后直接是全方位,多角度,无死角压制。女人,多变的人儿!

    窝火,憋屈,抑郁,抓狂。尽管彩衣全面压抑住他,但是在他的情绪中找不到一丝生气的因子。反而逐渐习惯这种日子。习惯成自然,习惯是多么恐怖的字眼,习惯意味着你放弃了最初的挣扎,习惯意味着你败了。当然叶舟的失败并不是悲剧,因为他败给了爱情。只是他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敢承认。这已是题外话。

    “不知二位贵客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叶舟二人还在二百丈之外运输管理所里的人就迎上来,口中意思那是万分抱歉。“这是明明知道我们要来啊,说漂亮话也得有点水平好不好!不过这场面够大,我满意。”这两天叶舟算是过足做大爷的瘾了。到哪都是前簇后拥,人人对他尊重有嘉。人家是尊重他吗,人家那是尊重他的钱!“有钱真好!”

    “老板我们想去归州,你看什么时候能出发?”彩衣寒暄过后表明来意。

    “随时都可以走。”老板心里那个乐,果然是财神!不狠狠宰他一把简直对不起老天爷啦。算盘已定立刻满脸堆笑道:“去归州路途遥远,追快最好的马车也需要两天时间,而且最近路上不大太平,一般车辆都是结队而行,这就需要等客满才能出发。”他左一个弯,又一个弯目的很明确,“想要立刻出发就得加钱。”

    叶舟虽然知道他的意思,但是他现在什么身份?现在是大爷,不缺钱的大爷!他关心的是老板刚才说的“路上不太平”。什么意思?有强盗,有妖怪?侠义之心在作怪。“老板你说路上不太平是什么意思?”

    “贵客有所不知,如今世道已经不能看表面了,别看公告里五谷丰登,天下太平,其实早已强盗林立,还有妖怪作乱。我想用不了多久就……唉,不说了,不说了。”老板满脸愁容,俨然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必须这样,把事态说得越严峻越好加钱,这样的戏他不知道演过多少次了。

    天下这么乱,强盗,妖怪!叶舟跃跃欲试。“老板你放心,有……”叶舟还没来得及把自己的身份亮出来脑袋就被彩衣敲了一下。“老板你放心,我们知道出门不易。”她接着叶舟的话说道。

    这,这,又无视我?叶舟双手直挠头,“不用这么对我吧。”

    这什么意思再清楚不过了,老板忙拱手道:“二人贵客稍歇,我这就去准备人员车马护送二位去归州。”

    “护送,我们需要保护吗?”,叶舟更加抑郁,“难道我们斩杀蛇妖的事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可以这样!他们当然不知道,叶舟他们离开后,猎妖师公会立刻封锁消息。因为他们坚信二位大师级别的人绝对不会自己说出斩杀蛇妖的事。那可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事,说出来只能丢人现眼。

    他们有自己的打算:这等丰功伟绩必须是自己人作出的。张广富立刻召集公会所有直属弟子,导演一场和蛇妖大决战的戏,然后拟一封言辞富丽精工的汇报稿,将自己如何带领弟子们冲锋陷阵,浴血奋战,如何舍身忘死,最终以不屈的斗志,顽强的拼搏战胜蛇妖。当然其中盛赞领导管理有方,自己忠心日月可鉴之类的话同样漂亮而又丰富。语言的魅力就在此处,它总能表达出肢体永远无法表达的情感。就算你趴在地上亲吻领导的脚,也没有一句空而大的赞美来得管用。

    “那就有劳了。”彩衣拱手相谢。

    “应该的应该的。”老板再也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一条龙服务,这次赚大了。本来车马费就准备收他们十两银子,加上保镖费那可以海加啊!三十两,五十两还不随我心意!?

    “姐姐,他们要给我们配保镖!”叶舟不能不说,这太打击人了。每天承受各种无谓的打击实在叫人窝火。可彩衣的话让他紧闭嘴巴,“低调,难道你要扛着写有猎妖师三字的牌子满街走吗?”

    低调才是做人的根本,太嚣张,盲目的嚣张那叫肤浅!可叶大爷不管啊。所谓的淡定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同样不尽情嚣张怎么会知道什么是淡定?

    低调,叶舟强压着浮躁的心等待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