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猎妖师的生活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尽管洞庭君一再挽留,叶舟还是决定离开。毕竟这里不是自己要去的地方。

    离别苦,离别却是为了更好的相聚。洞庭君并没有赠送什么东西给这位恩人。不是因为大恩不言谢,而是因为洞庭君心里想:一个传承“斩妖诀”的人还需要自己送什么呢?人家会看上我这的东西?他还能缺什么!

    缺,当然缺,叶舟最缺的就是钱。可是高人绝不会朝这方面想。绝不能想,送钱是种侮辱!不仅是对对方的侮辱更是在侮辱自己。缺什么也不会缺钱,这是铁一样的定律。可惜事情总有例外,我们威武的叶大才子出了洞庭湖后就得可怜兮兮地思考怎么赚钱养活自己。

    出门在外,行路难!没钱就更难!

    抄书?绝对不行,赚钱太慢。那干什么?叶舟实在想不到自己能干嘛。愁,很愁。“我好歹也修行五年了,可是有啥用,还不得抄书挣钱?”

    “姐姐,你说我怎么就能很快赚到钱?”,祖宗,你终于问了,彩衣早就等着叶舟开口问。叶舟的心思她会不知道?所以他没开口问,她就不告诉他。猎妖师还缺钱,这绝对是旷世奇闻!

    “有,而且赚钱非常快”,彩衣掩饰不住自己的快乐。

    “果然是提到钱谁都兴奋”,叶舟见彩衣高兴的劲头心里暗道。“快说,我们怎么做才能挣到钱”,叶舟比她更激动,直接握住彩衣双手,生怕她跑了一样。

    “我们可以杀妖怪挣钱”,彩衣道。

    对啊,我怎么把这大事给忘了,叶舟连拍脑门。一个劲地懊悔。“你怎么不早说。”

    “你又没问我”,彩衣很委屈,我要怎么做你才开心?

    “我……”叶舟无言以对,“我一心想着靠自己本事赚钱,在她面前摆谱。忽略了她的意见错过多少赚钱的机会啊。大男子主义真是害人不浅!”

    “我们该怎么做呢?”叶舟问,他再也不敢忽略彩衣。

    “我们先到一个较大的城市找到猎妖师公会看看他们有什么样的悬赏。然后我们按照悬赏捉妖。”彩衣解释到。

    “猎妖师公会?是什么玩意儿?”叶舟不了解。

    “它是斩妖城在世间设立的捉妖机构,一般大城市都有他们的分会。”彩衣细心地回答。

    “姐姐,你知道的真多”,叶舟这绝不是拍马屁,他真心感谢彩衣。“那荆州怎么会没有?”

    “荆州也有,只是你一头扎到书堆里,哪有精力关注其他事。”彩衣这是真委屈,那段日子叶舟基本上都没和自己说话。

    “那我们赶紧去,没钱的日子不好过。”叶舟现在整天要为自己这张嘴忙活,自然很心急。“等我有钱了要天天吃肉。”

    “唉,天下妖怪的好日子到头了”,彩衣不知是欣喜还是难过。反正以后的日子肯定很精彩。

    “这个猎妖师公会就负责捉妖吗?”叶舟对这公会很感兴趣。“它会是什么样的组织?”他很期待。

    “它的主要任务就是维持人妖两族的安宁,当然它还有一个使命就是吸收好的猎妖师,从而不断壮大自己。”彩衣回答道。

    “吸收好的猎妖师?那不是天下猎妖师都在这公会里!”叶舟不禁向往加入其中。

    “也不算,真正有能力的人是不在乎世间的这组织,所以他们能吸收的一般都是有些机缘的散修。他们真正的实力还是来自那些猎妖世家。”彩衣的话让叶舟背心一凉,她所言不假,“自己刚才不就寄希加入这公会么。”看来这万万使不得,不管怎么说自己也得算“真正有能力的人”那一行列才行。不过,不加入,赚它的钱肯定不丢师父的脸吧。有个强悍的师父偶尔也是巨大的压力!

    “猎妖世家,他们很厉害吗?”叶舟不想加入却想挑战他们。

    “根据能力不同,公会将猎妖师分为九个品级。当年那个虎妖需要二品猎妖师才能对付。”彩衣的解释永远都声情并茂,让人一听就懂。叶舟觉得自己幸福了,有这样一个管家婆在,万事不用自己动脑筋。一个字:爽。

    “我不知道算几品?”叶舟很像证实一下自己的能力,猎妖师品级无疑是最好的试金石。

    彩衣欲哭无泪,这里能测试出你的品级吗?钱塘都差点被你搞死!一人不知自己能力究竟有多大那是最悲剧的。“到时候你千万不要暴露‘斩妖诀’”,彩衣叮嘱道。

    “一定不暴露!”叶舟经过那约占之后知道这“斩妖诀”就是个惹祸的祖宗。无关性命之时他绝不敢再使用。“我们是赚钱去的,我可不想找麻烦。”

    “嗯,没事有什么对付不了的妖怪我可以帮忙”彩衣热情地说道。

    “行,不过我估计你只要负责收钱就行啦,杀妖那是我的专业。想当初在大山里……”叶舟说不下去了,大山里!威风是威风到家了。可那完败着实让他很受伤。这么丢人的事,绝对不能让人知道,尤其是彩衣。在谁面前没形象都可以,就是不能在彩衣面前丢脸。

    “你这几年在山里都做什么?”完了,都几百岁的人了,能不能不要那么好奇!叶舟很恐慌,实话绝对不能说。说谎?对,我不告诉她那事不就行了。于是他把自己如何杀得妖怪们落荒而逃,如何组织自己的军团,如何受到小妖们崇拜绘声绘色地大话一通。当然他把自己起初被妖怪打得满地找牙的事也当光辉业绩一般说出来,这点必须说,把开始说得越惨越能证明自己成长是多么迅速。说完之后叶舟发现自己不去写传奇真是屈才。

    彩衣见叶舟将自己惨败的经历都告诉自己,心下窃喜,“看来他真的对我很重视”,她哪里还会想到叶舟还有那么大秘密没告诉自己。女儿心思永远那么单纯,再活几百年她还是一样会被叶舟这番话打动。谁让她一颗心满是对方呢。

    见彩衣陶醉的样子,叶舟越发得意。要的就是这效果,至于那完败,只有天知地知。他没法不奸笑。“原来骗人也有成就感!”

    钱的问题眼看就能解决,而且还能赚一大笔,这叫他如何不乐。当然他开心,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成功向彩衣隐瞒了自己完败给一群女妖的事。

    彩衣则沉浸在叶舟“开诚布公”的陈述中,为什么这么乐?她不知道,反正叶舟一举一动都直接关乎自己的心情。她虽然有些抗拒,但是最终还是败给自己那颗激跃的心。美滋滋地幻想着些什么。

    两天后他们和着一群人站在一个贴有悬赏通告的大木牌前。

    “姐姐,我们先干哪一票?”叶舟对着牌子上面的通告拿不定主意。都是钱啊!最少赏金一百两,最高达到一千二百两。他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钱?心里想着:如果全包了……

    彩衣轻抬玉臂“哗嚓”一声从木牌上揭下一张通告,纤指一弹道:“就它了。”

    “没错,和我想的一样。”叶舟那个激动啊。向着彩衣直竖大拇指。

    他们的举动引来全体围观者震惊,怀疑以及嘲笑。“你以为自己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