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全力一战(三更 求收藏)

    洞庭君很爽快地答应叶舟,约定三日后大战一场。他当然爽快,叶舟根本就不是他对手。就算使出“斩妖诀”也对他构不成威胁,这战斗有意义吗?洞庭君压根就不往这方面想。他要的是对战“斩妖诀”,就算他不是大禹,可“斩妖诀”假不了。这一战对他来说太重要,重温那个热血沸腾的年代,缅怀逝去的老友,了却千年的夙愿。这一战是结束也是开始,不管结果如何他都会迎来新生。

    叶舟则没有他那么心潮澎湃,这些天发生的事都让他莫名其妙。先是被巨人钱塘搞得差点没命,现在又来这么一个荒诞危险的约斗。没错,我是尊敬你们的友情,可你也不能拿我当替代,你自己都知道我不如那个人十分之一,还要和我打!有意义吗?“看来人活时间太长的确会糊涂!”

    听说洞庭君要和那个白痴决斗,虾兵蟹将们纷纷表示严重怀疑洞庭君精神失常。你可是我们这里的老大,和这么一个傻子决斗,传出去叫我们还怎么做人!呃难道他们不是妖了?嘿嘿妖做人时间长了自然把自己当做人。就算他再厉害也不能比,战胜一个傻子很威武吗?反正这脸是丢尽了。

    彩衣暗暗担心,却又自责。自己不仅没能力保护他,还让他分心保护自己。虽然被保护的感觉很美妙,但是那颗一直很坚强的心就这么轻易满足于被保护?不,她发誓绝不能让自己成为他的拖累。变强,唯有变强才能心安地和他在一起。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决定。如果两个人或者更多人做出了同样的决定,那么一定就会有热闹看。不管虾兵蟹将们如何不屑都改变不了这一战。三天就这样在喧闹中过去。

    第四天,洞庭湖底,结界内,比试台上。

    洞庭君,叶舟相视而立,没有观众,更没有掌声。这片天地之间只有他们二人和一些属于他们的回忆。或许这里只有洞庭君和他的记忆存在吧!而叶舟最多只是开启记忆之门的钥匙罢了。

    清风略带寒意吹拂着他们的衣角。他们谁都没有动,时光仿佛也跟着他们静止。“前辈我要开始了”,年轻人就是年轻人终究沉不住气,叶舟率先出口也预示着他将失败。

    洞庭君满意地笑了,“请”。他还没有动,他在享受战前美好的时光。这是场定力的较量,显然他赢了。

    叶舟动了,如离弦之箭。洞庭君依旧没动,如山般站着。在他眼中叶舟已经失败。这本来就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此时他更加坚信。

    对方是防御力超强的水系修行者,任何攻击都不会有多大效果,这一点叶舟很清楚。但是他还是选择攻击,不遗余力的攻击。他连续打出十七招“斩妖诀”,他要让洞庭君产生错觉,而攻击则是最好的办法。

    见叶舟疯狂的攻击,洞庭君有些叹息,你还有几招可使?“年轻永远有着致命的弱点,缺乏经验!在水水性大成后期境界的修士面前玩弄攻击,这太傻!”

    洞庭君嘴角的笑容让叶舟吃了定心丸,“总算让你彻底无视我了,下面才是开始”。叶舟将发出一半的“斩妖诀”猛然收住,大喝一声“时空之门”。

    洞庭君感觉自己周围的空间一阵波动,自己仿佛被拉到一个狭小的空间中。这感觉好熟悉,他的心狂跳。对,就是这感觉。“太好了,他会使木系功法!这样才有点意思。”

    大战之时岂容你胡思乱想,就算你有压倒性优势又能怎样!还不是给对手有机可乘。叶舟又一招“开山印”,拍向洞庭君。他现在的目的是将洞庭君困住,最终制造出给他一招“战斧之光”的机会。必须是他无暇防备的一击。只有这样自己才不会输得太惨。若有可能还可以乘机讲和,既了了对方心愿,又保住对方面子。重要的是能证明自己不是花瓶。

    “烈焰牢”,洞庭君刚破除“时空之门”又被一道封印困住。他不是没有同土系修士作战的经历,但是同时释放两种不同属性技能的人他还是头一次遇到。不,是三种。能将三种属性同时修到小成境界!他心寒了,因为他突然想到叶舟的水系修为更强大!原本美好的心情不再了,他开始专心对敌。可惜迟了,这一系列攻击叶舟早已试验过许多次。三道囚牢瞬间形成。

    “花样再多也困不住我,”洞庭君也在瞬息之间破坏三道屏障。就在他打破“烈焰牢”的时候,叶舟的“战斧之光”已经落到他面前。“来得好,哈哈”他虽然有点惊慌,但是他作战经历是何等丰富,叶舟需要反复练习才能熟练地发出这几招。而洞庭君每一招都能变化随心。“乾冰盾”挡住巨斧的攻击,“玄冰刺”,攻击叶舟。叶舟慌忙阻挡攻势。

    这也可以,我精心设计的战略就被他轻描淡写地攻破?还有时间攻击我。这还怎么打!早已气喘吁吁的也叶舟没想到自己败得怎么迅速。

    洞庭君的冰盾虽然挡住巨斧,可这一招威力实在太大。僵持片刻,冰盾碎裂。轰!巨斧毫无悬念地击中身体。疼痛,一如那时候的疼痛。“找到了,哈哈终于找到了”。他找到了什么?找到了心痛的感觉!这疼痛让他从往事中醒来。他为什么苦等千年,为什么久久不能忘记这个约定?只因为身体缺少一次战斗留下的剧痛。曾经只有这剧痛才能让他感觉自己切实活着,只有这剧痛才能告诫自己必须努力,为了战胜那个他。

    守候千年,只为一痛,只为了自己奋力阻挡后仍旧落在身上的一痛。如今这剧痛让他彻底解脱。解脱千年的等待,解脱心灵的囚禁。他自由了。

    多少次失败已不再重要,“我注定不是它的敌手”,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更不是。失败并不可耻,更不可笑。

    洞庭君仰天长笑,他原本就是打算平白接这一招,如今他接下这一招。战斗自然也就结束了。

    叶舟见状也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杀我的意思。不然可亏大了,这是死得不明不白啊。

    “多谢小友为我了却一桩心事”,洞庭君现在心情大好。从来没这么开心过。的确,自从大禹的出现他就像着了魔一样,除了修炼就是找他比试。每次都遍体鳞伤,铩羽而归。随着失败次数的不断增加,他越发疯狂地修炼。本以为能和他不死不休,只要活着就一定要战胜他。可是大禹死了,他竟然死了!这不可以,他要死也只能死在自己手里。死在别人手里算什么?他死了,自己便是永远的失败者。这绝对不可以。

    “多谢前辈手下留情”,叶舟可不傻,现在正是拍马屁的最佳时机。他岂能错过?

    “小友不必谦虚,老朽只是仗着比你多活了几年吧了。将来你不知要超过我多少倍”,心情好说话也随意,洞庭君没有在叶舟面前打哈哈的必要。

    “承前辈吉言,他日定当再行讨教”,叶舟也随着气氛改变自己说话的语气。

    “好,好,好”,哈哈,洞庭君满口答应。这少年值得一交。看看人家这年纪,想想自己的岁数。这没有可比性。

    洞庭君就这样和叶舟成了朋友,他们彻夜长谈,他们同榻而眠。有这样一个朋友对叶舟当然是莫大的好处。他不仅在修行上得到洞庭君的帮助,还从他那听到更多,更详细的上古故事,当然洞庭君谈得最多的还是大禹的故事。偶像,偶像的力量是无穷的,叶舟更加坚定了效仿大禹的心。做一个像他那样的人!偶像的存在,让多少人为之付出一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