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千年羁绊(二更 求收藏)

    “不就一时口误嘛,至于这样么?”叶舟知道自己这次糗大了。“被这么一群小虾米鄙视,这事绝对不能让师父知道!更不能让他们知道我师父是谁。这人咱丢不起。”

    他下意识的望向彩衣,希望寻求一丝安慰。哪颗受伤的心不需要安慰!可是他失望了,彩衣也在那含笑地望着自己。“怎么她也……”,“真是世态炎凉,怎么就没人可怜我呢?”他还求同情,犯这等低级错误还好意思求同情?!

    巨门缓缓打开,里面又是一番天地。亭台楼阁,花溪竹径,好一副水底人间图画。水底世界里居然有天空,有白云!这怎么可能?什么样的结界师能有这么大魄力!叶舟发现这结界自己压根就看不懂。无知的屈辱袭上心头,努力唯有努力才能战胜这种挫败感。我说你也太好胜了!不是所有练武的人都能成为天下第一的。学无止境啊,凡事都想学最终很可能一事无成滴。

    接下来事情的发现和叶舟想象的完全不同,洞庭君不仅没有为难他们,还把他们奉作上宾。这是哪一出?叶舟搞不明白。一切等身体恢复再说,是战是和到时候自有说法。这次大战他伤得实在不轻,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勉强恢复。当然这次大战给他的好处也不少,之前储存寒气的经历岂不说。单是领悟融合“斩妖诀”全五式就是一个莫大的进步。加上战斗中的顿悟和这里浓郁的水灵气,让他在三个月中直接将水属性提升到小成中期。“有这样的进步受伤也值得。”

    三个月中彩衣也已恢复。这段时间最郁闷的要数那些虾兵蟹将。他们怎么都想不通洞庭君干嘛这么优待一个白痴!当然很多事他们都想不通,命令是用来执行的,至于为什么不是他们该*心的。所以除了郁闷之外他们没有别的情绪来排遣对叶舟的不满以及鄙视。

    钱塘起初也愤愤不平执意要将叶舟二人斩杀,可当他听到叶舟会使“斩妖诀”的时候只有收起那颗愤怒的心。“斩妖诀”意味写什么?意味着无敌!他可是真真切切,实实在在地领教过它的威力。叶舟虽然微不足道,但是“斩妖诀”背后除了站着那个传说中的斩妖圣还有个切切实实的存在——大禹。

    大禹代表什么?但凡修仙之人无论是仙,是妖还是人都很清楚。不错,大禹不是修仙者,但是没有人敢说他不是,在妖界他的威名绝不弱于斩妖圣。而他的最后一战更是让他的名号响彻仙界。对于这样一个存在,人们除了敬仰剩下也还是敬仰。钱塘不知道洞庭君和大禹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但是他知道千百年来洞庭君无时无刻不在念叨着他。

    至于他为什么错过与大禹相识,是因为大禹来到洞庭的时候他正被关在湖底受刑。谁让他为民请命而大闹天庭呢。天威不容犯啊!

    如今这少年同样会“斩妖诀”,这是什么人都能学的吗?他背后不是什么超级家族,就是什么妖孽般的老怪物。这样的人能结交最好,不能结交也万万杀不得。且不说他背后的势力,就他自己的实力也是相当惊人。钱塘虽然是大老粗,但是好歹也是活了万年。这点道理他还能想得明白。所以他自认倒霉,“被他这么个存在打败也不失体面。”

    和钱塘不同是洞庭君,这三个月来他每天都不能淡定。盼望着叶舟早日康复好与之一战。战斗的意义完全在于重温那激情燃烧的岁月。近三千多年的羁绊啊,不,准确的说是两千八百九十七年零十三天。这个数字他数了这么多年,盼了这么多年。本以为这是无尽的等待,谁知老天开眼赐给自己结束它的机会。叫他如何不激动。

    是伤总会有好的时候,是问题总该有解决的那一天。叶舟恢复后主动找到洞庭君,抱着讲和的心去找他。

    “感谢前辈这么多天的照顾。”叶舟不知怎么开口便准备先说一通感谢的话。

    “你的伤全好了?”洞庭君见叶舟到来激动得声音都有点颤抖。千年夙愿眼看就可以如愿。洞庭君身体也不禁有些颤抖。

    “托前辈洪福,晚辈身体已无大碍。大恩不言谢,如果没有什么事晚辈就此告辞。”叶舟不慌不忙斟词酌句害怕一不小心激怒对方。

    有事,当然有事!洞庭君忍住激动的心情道:“小友稍坐,老夫有一事相求”。怕什么来什么!看来躲不掉了。叶舟只好道谢坐下。

    “多年之前老夫和一位故人有约,可惜那故人先我而去,留下的约定始终困扰着我。如今见一见小友便让我想到故人,想到那场约定。”洞庭君满目怆然地说。

    故人,约定,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叶舟不知所以。“敢问前辈要我做些什么?”

    “其实我也知道小友不是我那故人,但是我还是恳求小友务必答应。”洞庭君诚恳地说,双手十合想要下拜。这如何使得。叶舟忙托住洞庭君道:“前辈无需行此大礼,但凡用得到晚辈的地方,晚辈一定竭尽全力。”

    一个约定能守候千年,为此还不惜向一个晚生下拜。这样的朋友值得交,叶舟开始羡慕他口中的那位老友。人生得有这样的知己死又何方。叶舟的热血被激发,他的心在澎湃。他为这样的友情所感动。

    “当年我和那位老友约有一战,谁知……”洞庭君声有呜咽。叶舟感觉不妙,但是他更加不解。我哪里是你的对手,能帮你什么?“敢问前辈您那老友是……”叶舟感觉自己的问答很唐突,便支支吾吾地说。

    “他便是禹”,洞庭君话语中充满了尊敬。没错,禹值得尊重。而尊重自己对手的人同样值得尊重。叶舟忘记了自己可能遇到的危险,忘记了自己只是个菜鸟。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管对方要自己做什么都答应”。这不仅仅是对这伟大友情的尊重,还是对眼前老者的敬重。

    “我能做些什么?”激动的他连“晚辈”二字都忽略了。洞庭君见叶舟答应自己的要求连声道谢:“多谢小友成全,想必小友也很了解禹。而我当年一直败在他的‘斩妖诀’之下,每次都是我主动约他,向他挑战。谁知道天不随人愿,唉!”洞庭君仿佛依然不能接受大禹逝世的事实。

    “我一定竭尽全力。”叶舟虽然嘴上说得满满的,可心里还是直打鼓。自己拿什么和人家打,有什么资格代禹赴约?然而他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这一战势在必行!

    “我知道小友的实力没有禹的十分之一,可是只要你会使‘斩妖诀’就足够了。我已经不再奢望能战胜他,只求再次领略那份属于他的风采。”洞庭君接着道:“所以我想接一次你全力以赴的那招战斧之光。”

    什么,你的意思只是让我给你一斧?这叫我情何以堪,我知道和禹那是有天壤之别,但是如此一来陷我于何地?被藐视的滋味不好受!有禹这样一位半师兄压力可不是一般的大。叶舟很恐慌,常此以往自己便会一直活在禹帝的背影中。最终将迷失自我。

    “前辈我知道你我的差距,但请不要如此轻看我,我会尽全力同前辈一战。”叶舟不愿意自己被看扁。怎么说自己也是烛青的徒弟!

    洞庭君一愣,他没想到眼前的少年竟有如此傲骨,“好,我接受。”洞庭君大笑道。笑声中充满对叶舟的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