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神奇水道(一更 求收藏)

    彩衣见叶舟凝聚出气斧也是很震惊。这不正是道祖那天用的那一招!“没想到他竟然领悟出这招来!他的潜力真是惊人。”这巨斧的威力彩衣是亲眼目睹过的。希望,生的希望。彩衣前所未有地安静下来。

    “道友息怒,我有一事请教。”洞庭君震惊之余慌忙对叶舟说道。息怒?请教?当我白痴吗!叶舟哪里会听他忽悠。乘你无准备我给你一斧就逃走。叶舟打定主意,挥斧劈向洞庭君。气斧过处,寒气袭人。没错是寒气,叶舟融合“斩妖诀”凝聚出气斧后又向其中注入大量的寒气。洞庭君见巨斧击来忙用冰盾护体,“轰,”冰盾碎裂,洞庭君倒退十多丈“哇”地吐出一口鲜血。洞庭君抹去嘴角的血迹,放声大笑。

    他笑了,叶舟心彻底凉了。奋力一击后他已经失去发动“时空遁”的气力。当下痴痴地望着彩衣,想要说什么?他搂过彩衣,静静地拥抱,没有羞涩,没有不安。死亡原来并不可怕,只因有人陪着笑着面对。

    洞庭君大笑,狂笑。他应该笑!不是因为现在可以随时杀了眼前静静等死的两人,而是因为他接住了这一斧,真真切切地接住。而且还活着!尘封近三千年的往事浮上心头,淤积近三千年的遗憾在这一击下冰释。他岂能不笑?他笑得恣意汪洋,他笑得老泪纵横。他分不清自己是欣喜还是悲伤。那个身影,那个这些年日夜思念的人!

    那位老友,那位自己永远也无法战胜的对手,那位这天地间独一无二的天才。他们对战过无数次,他们相伴过好多年。一起高歌,一起畅饮在那激荡的岁月。大禹,是他的对手,更是他的朋友,他的知己。然而无情的岁月燃烧着残存的记忆,往事如烟般逝去。他没想到千年之后会再遇到一个会使“斩妖诀”的人。依旧是少年,一如曾经的相遇,一如曾经的战斗。他们有着同样的豪气,同样的风貌。洞庭君沉浸在往事中,悲伤欢喜一齐喷涌而出。

    悲伤的眼泪,欣喜的笑容。复杂的情感波动导致他现在的表情很奇特。笑着流泪!这笑承载着多少美丽的回忆,这泪饱含了孤寂千年的思念。

    已决死志的叶舟见眼前的老人挡住自己最后一击后在那又哭又笑,大为不解。“又是一个疯子!”他只能找到这样的解释。他闹归他闹,我得赶快恢复点体力。天知道这疯子会做出什么事?出门遇疯子,这可真够衰的。他盘膝而坐,不到最后不放弃这是他本来的性格,可烛青却告诉他就算到了最后也不能放弃!他得拼搏到生命结束,如同禹帝一般。

    这样的局面足足持续了两刻钟,洞庭君逐渐从往事中醒来。对面的叶舟还在恢复气力。他见洞庭君停止发疯,心沉到谷底,“要开始了吗?”

    “道友还能再战否?”洞庭君问这样的问题!叶舟还能说什么,战,无论如何不能输了师父的威名。哪怕没有一点力气也要斗争到底。他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头一阵晕眩,差点没倒下。彩衣搀扶着叶舟,他二人颤抖着立于洞庭君面前。不是惧怕,而是他们实在连站直身体的力气都没有了。

    洞庭君很失望地看着二人,但他并不失落。战斗中建立的友情应当从战斗中重温。他要挑战的不是眼前的少年,也不是那位老友,而是尘封的往事,千年的孤寂。

    “看来你已经不能在战斗,这样吧,先去我的住处,等你伤好了我们再战。”洞庭君说道。

    “还是逃不了被抓的命运!”叶舟很不甘。我真的只是路过!“前辈若真的想战,等晚辈伤好了一定奉陪,若无他事晚辈就此告辞。”他并不认为对方会放自己离开,但他必须争取。

    洞庭君当然听出他这话的意思,人家怎么会束手乖乖跟你走。他笑道:“道友无需担心,我并无恶意。”你说无恶意我就能相信吗?叶舟知道自己走今天是走不了了。便道:“我答应与前辈一战,不知可否让晚辈的朋友先离开。”

    还是不信,洞庭君不禁大笑道:“道友如果想杀你,我想你现在就不可能站在这里。”还有人怀疑我的为人,这还是头一回!洞庭君开始喜欢这个少年了。

    叶舟被道得哑口无言,的确对方想杀自己不过举手之劳,又何必大费周折。那他有什么企图?叶舟心里莫名地紧张。暴露“斩妖诀”那是迫不得已,用一次就被盯上了?那个巨人好像没有发现。这个人不好对付,叶舟暗暗提防着。

    叶舟没有选择,在彩衣的搀扶下跟着洞庭君。“但愿他说话算话吧。”只要恢复体力他再强,想杀我也没那么容易。叶舟经过这次大战对“斩妖诀”有了进一步掌控。对水属性更是有了进一步的领悟。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千头万绪的领悟需要梳理。

    洞庭君命人抬着冰冻的钱塘,满心感慨地往回走。

    湖底也能住?叶舟也只是听说过。但见洞庭君如履平地般行走在水上,叶舟那是羡慕啊。自己需要费好大力气才能站稳在水面。差距,差距!叶舟倍感提升修为才是最重要的事。如今重伤之下的他,别说在水上行走了,连站都站不住。在彩衣的全力支撑下他们艰难前行。

    洞庭君实在看不过去了,“这孩子受这么重的伤都不愿开口求人帮忙,倒也是条硬汉。”他命令虾兵蟹将将他们抬着走。

    叶舟他们起初连连拒绝,可是洞庭君哪管他们愿不愿意。他的话就是命令,叫抬人,那必须得抬。几个虾兵不由分说将他二人强行抬起。叶舟二人挣扎了几下也就任由他们抬着,毕竟他们太虚弱了。

    洞庭君一行浩浩荡荡行走在湖面上,没了叶舟二人的拖累他们很快就到达湖中心。叶舟羡慕之余放眼远眺,一望无穷水,四围不尽山,浩淼的云梦泽在这里展现她无穷的魅力。

    洞庭君停下脚步对着湖面轻喝一声“开”,微澜的湖面顿时波涛汹涌,湖水如沸腾般散开,让出一道水路直通湖底。他们踏上水道后,奇迹出现了!叶舟发现自己不断下行而抬着自己的虾兵并没有迈步!水在自动送我们下去?!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叶舟百思不解,他艰难地左右摇晃着脑袋,企图弄清这样的奇观是怎么形成的。每过一处身后的水道便会立刻消失化作平静而寒冷的湖水。他注视着这一切。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当他看到水道两侧还有鱼儿自由自在地游动是彻底叹服。“好大的手笔!”

    半刻钟的时间并不长,可给叶舟带来的震撼却大到无以复加。叶舟惊愕的表情,滑稽的动作引来无数道鄙视的目光。丫的,你见没见过世面!虾兵们对他很失望,“原来只是个乡巴佬!”

    水道的尽头矗立着一道大门。果然是大门!叶舟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门。足有十七八丈高,二三十丈宽。“这得耗费多少木柴!”叶舟惊叹过火一不小心把想法说了出来。

    哗,众人的笑声震得游鱼没命狂逃。鄙视,只是鄙视就能概括他们对叶舟的态度吗?不能,绝对不只是鄙视。对于叶舟的无知他们已经无语。对于这样一个人除了嘲笑,你还真拿他没办法。“难道你还去告诉他这门不是木柴做的,然后给他解释说木柴放在水里会烂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