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冰封钱塘(三更 求收藏)

    被一个毛头小子鄙视,还是个毫无根基的家伙!钱塘怒不可释。“在我面前嚣张,找死!不管你战斗力多强,今天我都会让你陨落于此。”愤怒,可怕的愤怒。只见钱塘身体不断涨大,五丈,十丈,二十丈……他最后化作一百多丈的巨龙。呼吸间风云变色,舞爪处虚空尽碎,腾飞时天地一线。

    好可怕的压力,彩衣被这股力量压制的无法动弹。他只是只小狐狸,就算有着仙狐血统加上半仙修为也无法抵抗这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叶舟见状忙道:“姐姐远离它”,说完一跃而起,手持水灵剑一招“截妖斩”击向巨龙。他必须给巨龙以正面攻击以免它偷袭行动不便的彩衣。更重要的是必须在他的援兵没到之前就让彩衣逃走。

    “戮妖”,“弑妖”,“诛妖”,“灭妖”,一变,二变……叶舟也不管有没有效果一口气使出十种变化,连续轰击巨龙。怎能没有效果!这“斩妖诀”可是专门为妖定制的。就算你是龙,那在斩妖圣眼中也是妖。所以钱塘悲剧了,在叶舟毫无征兆的狂风暴雨般攻击下节节败退。连中十五招后,它狂吐龙血,想他横行一世何时受过这等屈辱?对屈辱,被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就是耻辱!士可杀不可辱。钱塘忍住剧痛将本命精元凝聚到一处形成一个巨大的圆球,慢慢从嘴中吐出。他要作最后一击。

    十五招“斩妖诀”将叶舟体内元气消耗殆尽,他也快到极限了。回望来去彩衣已消失不见,他也无牵挂,“好吧,作最后的了断!”他运起“斩妖诀”通过十二筋脉释放出十二道真气,他要强行融合全部单招。

    赶到战场的洞庭君见钱塘不惜自毁根基作最后一击,那怎么行!他必须阻止。他必须先阻止钱塘的自杀式攻击。“道友手下留情,我来制止他这一招。”他担心叶舟乘自己救钱塘时偷袭忙表明自己并无恶意。

    他担心,叶舟则有点绝望。“又来一个!老天诚心灭我!我命由我不由天”,一股来自烛青的傲气勃然升起。他咬牙加快融合的速度争取在对方没发动攻击前将他们击杀。

    虽然冒着被偷袭的危险,但是钱塘必须救!洞庭君运起自己水属性大成后期修为一招“寒冰囚牢”想要将钱塘冰封。钱塘此时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失去理智,完全靠本能攻击敌人,见自己被冰封拼命挣扎,震天的怒吼,凄厉的惨叫。方圆百里的生灵都被这叫喊笼罩着。修为低的妖怪,那些未经修炼的飞禽走兽很多都丧失行动能力。

    “钱塘你冷静点,不要毁了自己的根基。”洞庭君见钱塘还在挣扎,破碎的冰块雨点般落下。

    冰冻中的钱塘听到哥哥的声音更是疯狂。羞愧,不甘,愤怒让他无法停止咆哮。“哥哥,放开我,我要杀了他”。

    听到钱塘说话洞庭君稍舒一口气。他能说话说明理智恢复过来。“你先停下,他的事待会我们一起解决。”洞庭君安抚道。一起解决?积累万年的自尊,荣誉!岂容这毛头小子破坏。钱塘出道伊始还没求人帮忙过!这安抚让钱塘仅存的理智彻底崩溃。“吼”,“嘭”冰牢破碎,钱塘冲向叶舟。

    洞庭君又施一道冰牢,对着叶舟道:“恳请道友助我一臂之力,不然他发起疯来,不知道又有多少百姓要遭殃”,生活万年的他是何等世故,知道如何求人帮忙。

    叶舟起初还在犹豫,我干嘛要帮你,你俩慢慢玩,我逃命要紧。可是听到后面的话叶舟知道这忙不帮也得帮。

    叶舟随即释放出储存的寒气加固冰牢,本来身体就极其虚弱的他现在如何能忍受这刺骨的寒意。叶舟渐渐的感觉自己血液又在结冰。但是不能放弃,他继续摧动心法让寒气外泄,忍受着冰血绕行全身的剧痛。

    就在他感觉快坚持不住的时候一道暖流涌入体内,护住他的心脉。这感觉熟悉而又美妙。那是彩衣火灵气。彩衣!?她怎么又回来了。叶舟定神看着身边彩衣。苍白的脸掩饰不了绝世的容颜。那双眼满是关切,爱怜地注视着叶舟。叶舟没有问她回来的原因。这还用问吗!情到深处一切语言都是多余的。有彩衣护住心脉,他在释放寒气的同时定心思考脱身之法。

    有了叶舟天地原生态寒气的加入钱塘渐渐安静下来。洞庭君,水属性大成后期!就算这样的修为他见到叶舟释放出来的水灵气也很震惊!竟然能释放这么狂暴的水灵气,不,那是未经炼化的水之气。他的水水性真的是小成初期吗?而他完全不是一个修仙者!这是?洞庭君脑海中出现一个伟岸的身影。“和他一样吗?”

    叶舟见冰牢中的巨龙逐渐缩小最后化作原来的三丈巨人安静地躺着。“他的危机过了,我危险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叶舟收功低声对彩衣说道:“我们走。”拉着彩衣一个“时空遁”逃开。

    “道友请留步”,洞庭君见叶舟离开忙说。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将钱塘*到这种地步的人绝不能放过。这仇不能不报!

    “我说过我真的只是路过,对你们没有任何企图。”叶舟很紧张,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再战斗。唯一的希望就是眼前这个和颜悦色的老人千万别和那大块头一样蛮不讲理。

    “道友的话说得好轻巧,打伤我弟弟就想这么一走了之?”洞庭君追上叶舟二人拦住他们的去路厉声说道。

    果然来者不善,叶舟明白他什么意思。你不仅跑人家的地盘上撒野,还打伤人家的人,而伤者碰巧是这儿老大的弟弟。百口莫辩,再怎说自己无辜也是枉然。“没错,人是我打伤的,可是我也伤得不轻。”叶舟振振有词道。他还好意思说自己也受伤了,仿佛委屈的是他一样。

    “哦?你也受伤了,可他却已经无法动弹,你认为凭你一句受伤就能安然离开?”洞庭君嘴角出现一丝冷笑。眼前的少年再强如今已是强弩之末,对付他没有任何悬念。洞庭君并不急着斩杀叶舟。他很想知道眼前少年师出何处,来到洞庭湖有何企图。“只要你说出你是谁,来这做什么,我可以考虑不杀你。”

    笑,苦笑!

    “我说实话你信吗?”能有别的办法吗?面对这*裸的恐吓。只有作最坏的打算,最后的准备,拼命。谁对谁错,不再重要,原因,目的?只不过是开战的借口。如果想找一个人麻烦,那成千上万的理由都能找到。叶舟暗运“斩妖诀”,为作最后拼搏。“不管你信不信,我说的都是实话。想要我的命也没那么容易。”叶舟不想再和他废话。

    “好,很好,年轻人就是有魄力,那就让我领教一下你的高招吧”,洞庭君也不含糊。战斗拒绝含糊。语言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有用武力来解决。

    叶舟依旧在强行融合“斩妖诀”全部单招,有了上次的经验,他坚信融合并非无不可能。如今唯有这“可能”是他逃生的希望。

    对于叶舟的举动洞庭君并未抢先下手,这种情况下还有战斗勇气的人值得敬佩。他在等待,等待着少年垂死的一击。但是当他见到一个巨大的气斧渐渐形成时,他的眼孔在收缩。目光中透露出的震惊,疑惑,最后都化作凝重以及一丝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