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冰释前嫌

    “一个完美攻击,一个超高防御。老天你对我不错啊,哈哈,看在你送我两个这么好的徒弟份上,我以后就不欺负你啦。”烛青不是一般的开心,口气不是一般的大。他看到彩衣满意地笑了。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中,金属性主要增强修士的本体实力,所以金属性的人本体很强悍,木属性的人擅长制造结界,水属性的人擅长防御,火属性的人擅长攻击,土属性的人擅长封印。闭关五年的彩衣正是火属性,而且她已经领悟到火属性小成巅峰,只要一个切机,或者一次顿悟便能达到大成。她既然出关,这说明烛青给她的功法都已习成。这速度同样堪称恐怖。而将这方圆千里搞得鸡犬不宁的叶舟虽然是土属性,但是没办法,谁让他师父是个水极致的存在,所以他的水属性修为远远高于其他属性。

    “没想到你把本体也修炼到半仙境界,只要再积累足够的灵气你就达到真正的半仙啦,这简直就是妖孽般存在。天帝都该嫉妒你们啊。哈哈”,还有什么比看到自己徒弟有出息更让师父开心的呢?没有!

    “是师父功法,心得太独到,弟子才有这么点修为。”她也不满意!万年老怪都震惊的速度他们都不满意?难道真的是心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这片大陆上的天才果然恐怖!”烛青开心,嫉恨之余也只有这么感叹,“如果多几个这样的天才,天地恐怕就要易主了!”

    日夜牵挂的人出现在眼前会是什么结果?叶舟想象过无数种见面场景,如今出现的是他最不愿见到却又预感最可能的那种。他们相视无言。没话说吗?有,又没有!该说什么?叶舟不住问自己。没有答案!“恭喜你出关了。”简单的一句话叶舟用了很大力气才说出口,他原本想叫他一声“姐姐”,却不知怎么终究省略这两个字。人不仅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有时候连自己的嘴巴都控制不了。这些年来他早已不再怪她耽误了自己考试,可这一原谅他更过不了自己这关。因为他曾经让她滚,语气是那么恶劣!他不能原谅自己。那个夜晚,那个坟头,那一句滚让叶舟活在自责中。为什原谅别人容易,原谅自己却那么难!没有答案,人对自我的情感远比对别人的要复杂很多。自我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却又是自己最大的敌人。这荒诞的矛盾背后似乎隐藏着天道的微笑。

    叶舟不能原谅自己的过失,彩衣又何尝放下过愧疚。无论如何她都要守护着叶舟,却不奢望他能原谅自己,这守护不只是赎罪,更是对道祖的承诺。难道真的只是这样吗?她拒绝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只要一想她就会心痛。

    “谢谢”,彩衣对于叶舟的道贺话并不感冒,她看得到叶舟脸上的表情显示了太多挣扎。“看来他还是不能原谅我。”彩衣黯然神伤。

    见彩衣神情沮丧叶舟也是心冷。他们就这样相互猜测着对方,以己之心度人,则人皆着己之色彩。如果他们能敞开心扉,那么谁都不会有现在的伤悲。这伤悲有瘾,会让人越陷越深甚至让人无法自拔。此刻的他们需要一个外力来打破彼此的护甲,让真心相融。

    “我不知道你们究竟发生过什么事,但是我看得出你们都无法越过自己那道坎。其实所谓的压力,所谓的痛苦都是自己强加给自己的。除了自我以外还有什么可以伤害自己呢,所谓的外力,所谓的命运都是自己怯弱的借口。你们不用真心相待是无法相处的。”烛青的话深深震撼了叶舟和彩衣。

    “不错我早已原谅她,只是我无法原谅自己!如果连让她原谅自己的勇气都没有还谈什么相处?”叶舟决定说出自己的想法。

    “对不起”,“对不起”。两人同时说出同样的话。他们相视一笑,理解往往只需要一个眼神。

    “哈哈,这就对了,不愧是我的好徒弟。”烛青见二人莞尔的模样知道这儿已经没有自己什么事了,便说道,“你们计划一下出去后该干什么。”

    “出去?师父我们要离开吗?”彩衣忙问。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难道你想一辈子呆在这里,这样的话我老头子是没意见。”烛青说着已经大踏步走开。

    “姐姐,你打算去哪?”解除心结后叶舟又恢复了以前的亲热。

    “不知道,大概先去找洞主她们报平安,你呢?”彩衣思索着问。

    “不知道。我想到处看看。”叶舟不想回家吗?当然想,非常想,但是他不能回家,没有原因。只为一颗男人的心!错过科举非他所愿,但已无法改变。没有功名惧回家,他没有勇气承受父母失望的目光。不到功成不回家!多少人为了这份情怀孤独地飘零人世,可又有多少人真的能功成名遂?

    这不重要!不管能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拼搏总让人为之付出全部,包括最宝贵的青春。叶舟正直青春,可以拼搏,也必须拼搏。因为美丽的小香还在等着他的归去。

    “也好,你的舞台很广阔。”彩衣自然希望叶舟不回家,这样她总能找到借口跟在他身边。“独自在这里修炼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的实力,因为身边有着一个无法超越的师父。”叶舟想离开,早就想离开,从那次完败之后。

    “师父不和我们一起吗?”彩衣心想如果有师父陪着遇到什么样的危险都不怕,最少在这片大陆他可是无敌的啊。

    “师父希望我们成长,躲在他的羽翼下我们无法长大。”成长,成长便是苦难,只有经历并且战胜这苦难人才能成长。成长就是用成长打败成长!叶舟的豪情已经被激起!斗志已经在膨胀!

    彩衣望着叶舟,从前那个胆小,稚嫩的少年已经蜕变成坚定,阳刚的青年。瘦俏的面孔,翘拔的鼻子,鬓发垂耳,彩衣甚至发现自己已经注意到他的睫毛。她从来没有这么仔细地看过一个男人,如今却这般注视着叶舟,而且毫无忌惮。她没有羞涩,反倒是不断摆出舒适自然的样子。因为她不想在叶舟面前失态。当然她还有一层想法那就是是她羞于自认却在实践的:尽量展示自己的美,在叶舟面前。

    叶舟对于彩衣的注视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不适。如今的彩衣依旧一副十七八岁的模样,水灵灵的眼睛透射无限的活力。美,叶舟只想到这一个字!“姐姐要不我们一起去看看这个世界?”叶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但是他的确这么说了!如果人家不同意那真是丢死人了!叶舟浑身火烧一样,尤其是那暴露于众被彩衣注视的脸颊更是飞红。就那么一瞬间额头已经渗出汗来。不管人家同不同意,这人已经丢了。

    “嗯”,彩衣轻应一声低头不语。彩衣还在想办法怎么让自己留在叶舟身边呢。结果叶舟主动邀请她留下。这太出乎意料了。幸福来得太快,让人措手不及啊!

    呃,这什么情况,叶舟搞不明白了,刚才还敢直视自己目光,转眼间低头不语。在那害羞?

    这场景有点暧昧了,世界在他们之外,时间早已被无视!还有什么能破坏这气氛吗?如果没有,那只有我来作这个冤大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