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彩衣出关

    自从那诡异一战以后叶舟修炼之余倍感无聊,没有人打架怎么行!可是山里他是绝对不敢去的。只在那自言自语,踱来踱去。烛青也察觉到叶舟的变化。“你怎么不出去历练?”烛青问道。

    “那些妖怪都打不过我,而且,而且……”叶舟愣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下去。“这太丢人,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他想着就郁闷。

    他这而且不打紧,可是烛青急了!这么快就想走了吗?他暗暗自问。虽然不舍,但是这几年他也想开了,徒弟迟早会走的,挽留又有什么用?他故作镇定,展颜道:“哈哈,等彩衣出关你们就离开吧。”说完他举目望天不让眼泪落下。离开?叶舟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他要学的太多。有这么好的师父谁想离开?

    “师父,我做错什么事了吗?”叶舟以为自己最近不专心修炼惹怒了师父。

    “你做得很好,但是雏鹰终究是要展翅高飞的。”烛青神情黯然。

    “师父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他当然不想离开。

    “你的土属性已经小成,我也不能给你教益。剩下的需要你自己领悟。”烛青道。

    叶舟急啊,看来师父打定主意了。“您还可以教我别的属性。”他在争取留下来,多留一天对自己都有莫大益处。凭自己那点伎俩能领悟个啥?他不是不自信而是因为烛青说他花了一万年时间才把各个属性练到小成。一万年!哪有那么长时间让自己去领悟。

    “剩下的时间你就专心修炼。免得出去后丢我的脸。”烛青畅然一笑。他不想开不行啊。

    “是,师父。”叶舟见无法改变烛青想法也只能应声答道。“师父我怎么觉得最近修炼没有什么进展。这是为什么?”叶舟苦恼地问。

    “这个很正常,每个人都会有修炼停滞期。”烛青道。

    停滞期?“那我会一直停滞不前吗?”叶舟紧张地问。

    “不会,所谓停滞期是属性修炼到小成之后必然出现的感觉。因为在此之前我们不停地聚集炼化外来的灵气储存在体内,当灵气达到一定量的时候身体就需要突破来容纳更多的灵气。简单的说就是身体这容器变大了,而你的修炼方法聚集灵气的速度却还是从前的,因此就产生停滞的感觉。”烛青认真地解释道。

    “师父,您是说我需要改变修炼方法?”叶舟道。

    “不错,我也是自己摸索着走到今天,所以除了水,火两属性的感悟之外已经不能给你多少帮助了。”烛青若有所思地说。

    叶舟不知道说什么安慰自己的师父,唯有用努力回报他的付出。叶舟又向他请教一些修炼上的问题去领悟水系功法和奥义。毕竟水系是烛青的强项,叶舟想在离开之前尽可能多地接受他更多的教益。

    经过这次谈心后,叶舟全身心投入修炼中。一年过去了,他除了水属性在小成之后略有进步外其他属性的修炼没有任何进展。连自己的专长土属性都没有进步。叶舟心神不安,再苦再累咱都不怕,可是不管付出什么样的努力都没有收获就要命了。他不得不去问师父该怎么办。

    烛青暴跳道:“你小子能知点足吗?才五年,五年你就有这样的成就竟然还不满意!要是在仙界我都想灭了你。这速度太恐怖了。”叶舟的修行速度的确很恐怖,自认天才的烛青花一万年时间才达到的成就他只有了五年就做到了。这怎么可能!?我不知道,反正他做到了。或许他是这片大陆上的天才吧,要不道祖也不会看中他!

    “师父我这样就是修仙吗?”叶舟感觉自己一直在练法术,打怪。哪里有修仙样子。

    “你这样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修仙。”叶舟直接崩溃了,不是修仙?那在干嘛!

    “你传承了‘斩妖诀’,所以是以修武为主,却又不是所谓的武修。”烛青好像并不想告诉叶舟实话。情况很复杂,叶舟听不明白了,“那我能成仙吗?”

    “能,当然能,你可是我徒弟,不成仙那丢人的可是我!”烛青满脸堆笑地说,说完便背过脸,不让叶舟看到自己皱眉。“他虽然修炼了五年,战斗力惊人。可是他能成仙吗?”烛青不愿意告诉叶舟他其实一点修为都没有,和凡人一样!“他会成为第二个禹吗,还是……”

    叶舟吃了定心丸心,心情大好。“师父禹帝是仙人吗?”他八卦的天赋也不是盖的。

    “哈哈,那小子整天忙得跟蚂蚁一样,哪来时间修仙。但是他的路比修仙更艰难也比修仙更辉煌。”每次说到大禹烛青都异常开心。

    “都是师父教得好,弟子才能有这样的进步。”叶舟这话绝不是恭维,那可是几万年的积淀。

    “哈哈,不错,做仙就做最强者,收徒也收最天才,得天下英才而教之实乃人生最大乐事。”叶舟不谦虚,烛青更不知谦虚为何物!孤独的童年给了他一颗顽强的心,而惊世骇俗的修炼天赋让他足有傲视群雄的资本。他可以骄傲,不只为自己,叶舟的天赋更是旷古烁今。

    “彩衣应该快出关了,不知道她的修为到了什么程度?”烛青说。彩衣,这个五年来一直萦绕心头的名字!如果说对小香那是刻骨的思念,那对彩衣则是铭心的牵挂。小香是团火焰燃烧在他的血液里,温暖而热烈;彩衣宛如一道清溪恣意流淌在他的生命里,洁净而悠远。或许他还能决心娶小香,但是他这一生也不会忘记彩衣。

    “我记得她度过两次天劫了,肯定很厉害。”叶舟很想见到这日夜牵挂的人儿,一个差点害死他并且毁了自己前途的人。人能控制自己的情感么?不能!谁也猜不透爱与恨之间究竟有着怎么样的玄妙关系。恐惧过,憎恨过,咒骂过,却也担心过,爱慕过,思念过。当他想要追问这一切如何发生时,再深邃的思索都只能换来一句话:这就是缘。

    “肯定比你厉害。”烛青也不和他玩虚的直接点明。

    “那是自然,她都修炼好几百年了,师父她是修仙吗?”叶舟不能不问这个,得知自己并未如想得那样成为一个真正的修仙者,肚里早着憋着说不尽的苦水。事到如今他对自己究竟在干嘛都不太了然。

    “她是”,烛青的话很打击人,凭什么!?凭什么我不是修仙者!

    “你别光顾着羡慕别人,你现在的修行才是别人可望不可即的。出去以后尽量少用‘斩妖诀’,在能力范围内最好不用。大陆上能人强者很多,如果让他们知道你有这么多宝贝恐怕你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烛青提醒叶舟道。

    这么严重?怀璧其罪,怀璧其罪!“当然等到你足够强大的时候想干什么都可以,就像当年的禹一样纵横神州。”禹帝!没错,我并不是弱者!

    “太羡慕别人往往会忽视自我!”忽视自我则是人最大的灾难,叶舟被烛青的话敲醒。高明的老师懂得如何启发,诱导学生,聪明的学生也知道举一反三,能触类旁通。

    就在他们闲聊的时候一个身影款款而来,这人不是彩衣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