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会稽山

    “这些你们都没有记载吗?”烛青说完才反映过来。

    “有是有,不过不是很明了。”叶舟道。

    “是啊,无情的岁月让人淡忘很多事,甚至会让人忘记自己是谁。”烛青长叹一声,望想天空。他在回想那个曾困住他的牢笼。“真想回去看看。”

    叶舟也随他看向苍穹,不过他们有着不同的心情和期怀。“我能成仙吗?”叶舟不禁低语道。

    “这不重要,关键是看你自己想得到什么,想做什么。禹没有成仙,却让我们这些自谓仙人的人自愧不如。而那些仙人又做了些什么?”烛青教导叶舟道。

    “我要做什么?”曾经自己唯一的目标就是科举。为什么是科举,因为科举是父母的希望,考上就能风风光光地娶小香。小香,叶舟很茫然。失去了科举这一目标的他什么也不是。

    “想不明白就不用想,路是人走出来的。”烛青见叶舟满脸挣扎的表情劝说道。

    “是,师父。”叶舟道,“我想成为禹帝那样的人”。叶舟很坚定。

    “哈哈,好,我的徒儿就该有这样的豪气。走,我先带你去会稽山,让你身临其境感受一下禹的气魄。”烛青笑着迈开脚步。

    “恩!”叶舟拿出玉瓶准备收起水灵剑。烛青感觉背后一阵暖意,他无意识地后头。一看就叫苦。“老家伙这也太大手笔了。找个徒弟也不用下这么大血本。有背景的人就是出手阔绰!像我这样的穷鬼真不适合收徒弟,伤不起啊!”烛青一个劲地叹息。

    “师父您知道这是什么。”叶舟托着玉瓶追上烛青问。烛青顿时无语,对道祖无语。这么个宝贝像丢破烂一样扔给这毛头小子。“这是斩妖圣用昆仑虚的先天灵玉创造的异度空间。”烛青哭丧着脸说道。对于道祖如此摆阔他都心疼。哪有这么摆阔的,这简直罪大恶极,罪该万死。“算你狠,嘿嘿,不过他现在是我徒弟”,烛青想到先道祖一步收叶舟为徒就乐,这绝对是有生以来最威武的事。

    “它有什么用,只是储存东西吗?”叶舟追问道。菜鸟的问题永远这么多。

    这倒把烛青问住了。对啊,他有什么用?他也想知道。但是说自己不知道那太丢人,如果被道祖知道那还不笑掉大牙。于是他故作神秘地道:“你暂时就把它当作一般的储物瓶吧,等你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

    叶舟又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他并不气馁。“可是我控制不了它。”叶舟撇嘴说道。

    烛青闻言一道神识扫向玉瓶,他发现自己无法进入玉瓶。“还有这种事?即使有他的元神印迹我也不可能进不去。”烛青加大元神力,想要冲破环绕玉瓶的混沌之气,可是没有结果,叶舟也没有任何反映,不可能,自己放出的元神力已经可以把他击杀几百次了。他心里也犯迷糊。“这玩意儿还真不简单。”

    他倒也能猜出一些端倪。整理一下思绪对叶舟道:“这玉瓶已经打上你的元神烙印,当你可以自由*控自己的元神时就能掌握它的使用方法。”

    “那要到什么时候?”别人不急叶舟急啊。自己的宝贝自己却用不好,能不急吗?

    “这个说不准,我说过禹那小子终年不过百岁。”烛青继续打哈哈。

    “师父这个又是什么?”叶舟想把羊皮卷也拿出来给烛青看看。

    “靠,还有,还让不让人活!”烛青满腹苦水。他连忙大踏步向前,摆手道:“你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道法自然,自然者自然而然。”烛青有苦说不出。“唉,丢脸啊,以后再也不学人家收徒了。”他发誓以后再也不受徒,除非自己变成世间最富有的人。

    “师父等等我。”叶舟听得懂烛青让他顺其自然,既然老者没有告诉自己这是什么,肯定有他的用意。“他希望我自己去发现,自己去领悟”,叶舟倍感自己的担子很沉重,斗志也随之增大。

    他跟着烛青,彩衣跟着他,一行三人风风火火赶赴会稽山。那个传说中的战场。叶舟满怀期待。彩衣却一路闷闷不乐。叶舟虽然不恨她,可是不管怎么说是她让自己错过科举。所以他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他们之间的隔阂还存在着另外一种原因,一种男女之间的隐晦。每每想到这个原因叶舟就更加迷茫。在他的脑海小香一直与彩衣如影随形,他很苦恼。尤其是每次将目光投向彩衣,小香就出现在眼前。对小香那是真情实爱,对彩衣呢?他只知道心里很想和她在一起,很想和她说话。他这样挣扎着,迷惘着,痛苦着。

    会稽山并不高,也不大。但是它有着无穷的魅力,只因有着大禹的存在。半个月后他们站在会稽山前,草木凋零后的山体黑而又洁净。“师父,共工当年怎么选择这么小的山脉躲藏?”叶舟目测会稽山方圆不过几十里,很不理解共工的行为。

    “我们看到的不是原来的会稽山,走我带你们去那个战场。”烛青笑着说。

    “不是原来的?”经过无数次震惊,叶舟开始学会淡定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长见识?

    他们一行穿过大禹陵道,直奔大禹墓。“师父,战场被结界封住了吗?”叶舟试探性地问。

    “不错,禹这小子最喜欢干的就是设结界,其实设结界一点都不好玩。呵呵,他设这个结界一是怕共工跑掉,二是避免自己的战斗给这地方的生灵带来毁灭性的灾难。”烛青略带戏虐地说。

    “这才是大丈夫所为。”叶舟无比崇拜大禹了,迫切想见识一下大禹的遗物。

    “我们进去要破坏结界吗?”对于怎么进去叶舟很好奇。

    “不用,结界也是人造的嘛,人造的总会有缺陷,所以我们只要找到结界的关键,就能进去。你们不用担心这里我来过,也进去过。”还有你没去过的地方吗?叶舟没好意思问。

    烛青带着他们来到大禹墓前,抓住他俩的手说:“我们要进去了。”说完向墓体撞去。

    “啊”,叶舟见自己径直撞向坟墓,吓得闭上眼睛大叫一声。睁眼之时自己已经身处结界之中,巍峨的高山,潺潺的流水。古木参天,草木繁茂。“这是战场?”叶舟疑惑了,这分明是世外桃源。

    “时间过去太久,我上次进来山还是光秃秃的,到处都是破败景象。持续一年的战斗啊,如今却被岁月的洪流掩埋得无影无踪。”烛青眺望远方叹息道。

    “师父我们来做什么。”叶舟问。

    “修炼,你既然得到‘斩妖诀’,那这里就是最好的修炼地。因为大禹同样传承了斩妖诀。你可以在他们战斗留下的痕迹中找到灵感。激发自己的潜能。重要的是这里不会有人来打扰而且有很多妖怪可以猎杀。”烛青严肃地说。

    在这里修炼!叶舟小心狂跳。终于要开始了么?这会是条怎么样的路?

    “师父我该怎么修炼?”叶舟茫然问道。

    “这你不用担心,有我在,你只要努力就行。我会按照你的身体特质安排你的修炼程序。伸出你的双手,释放真气给我看看。不要运‘斩妖诀’。”烛青想测一下他的灵根属性。叶舟按照师父的话将真气释放出来。真气在手中慢慢凝集成石头状。“恩,你体内土属性灵力最旺盛。看来你适合首先修炼土系功法。哈哈,和轩辕那小子一样。”烛青哈哈大笑。“难怪道祖为你倾家荡产,值得!他是怎么发现这小子的?”烛青见叶舟还正式修炼便能将真气凝聚成形。“看来这斩妖诀果然非同凡响。”

    “师父,禹帝是什么属性,还有这属性每个人只有一种吗?”叶舟需要了解大量的基础知识。“禹的木属性最强悍,可是每个人的体内都有五种属性的灵气,但是几乎所有人都只有一种属性的灵气特别旺盛。我们便以最旺盛的那种灵气定义人的属性。可是五行相生相克,支持天地万物运行,所以尽管每个人只能将一种属性的功法练到极致,但是其他属性的功法都可以学,当然其他属性是练不到极致的,想小成都很难。于是也没有几个人肯化时间作这些无用功。”烛青缓缓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