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共工残魂(四更 求收藏)

    “哈哈,烛青感谢你这么多年的照顾。”河面上短剑幻化出一个人面蛇身的怪物冲着烛青大笑。

    “我就觉着这短剑有古怪,没想到是你这败类。今天我就让你灰飞烟灭,乖乖做我徒弟的佩剑吧。”烛青毫不客气对着妖怪吼道。

    “你爹我都不怕,何况你这异种。”人面蛇神妖怪哈哈大笑。

    “共工,今天就让你身死道消,拿命来。”烛青最讨厌别人说自己是异种,这是他永远无法抹平的创伤。身为火神的儿子却拥有水灵根这给他带来无穷无尽的痛苦。在别人鄙视的眼光中长大的他,炼就了别人所不具备的忍力和杀气。可是这杀戮之气让他恐惧,所以他讨厌战争,他逃离仙界就是为了寻找平息内心彷徨的方法。如今共工成功地激怒了他。

    “天帝都杀不死我,何况是你。别白日做梦,乖乖让开,让我上那个少年的身,我重生后或许可以饶你不死。”共工有着自己的担忧,当年他在重伤之下认为自己或许不能活着离开于是分出一缕元神藏进佩剑中用尽全力将剑打入山里,他希望有朝一日短剑能被人发现。这样自己便能夺舍重生。可是他没想到天帝也到了极限,他的本体成功逃脱。他更没想到这烛青竟然在战后鬼使神差地来到战场并捡到佩剑。烛青是出了名的怪胎,他哪里敢夺他的舍。于是他这一躲就是千万年。这些年间他感觉自己的元神在不住消散,尤其是本体死后的几千年,消散的更加厉害,如此下去早晚一天灰飞烟灭,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可是他只能等待。天煞的烛青他竟然把宝剑赠给别人,剑中的共工突然察觉到人的气息,一激动,控制不住情绪,结果暴露了。

    共工知道今天是凶多吉少,他打定主意,一有机会就溜走。于是继续忽悠烛青:“你不是我对手,看在你帮我这么多年的份上,我就不为难你,你走吧”,共工想用昔日的威风震慑烛青。

    “大言不惭,就是你的本体来了我也不怕你,何况是这将要飘散的残魂,你还是乖乖做我徒弟的剑灵吧。”烛青是说打就打,“玄冰刺”,他双手十合念叨一声。江水腾空而起化作无数冰锥射向共工。

    “哈哈,和我比玩水,你还嫩。‘封神布’”,共工也发动攻击,只见共工脚下形成一个漩涡,水被他抽到空中如瀑布一般落向烛青。

    “万流归海”,瀑布到烛青身上突然消失。共工大惊,“这小子果然是怪胎,这功法他都能学会。闪人”,共工不敢恋战,他要创造逃跑的机会。“天河引”,共工又是一招,扑天盖地的冰水击向叶舟和彩衣。

    “想跑!寒冰囚牢”,烛青明白共工的意图,可是他是谁,会按常理出牌么?不会!他直接一招将共工元神冻住,失去元神控制的冰水还没到叶舟他们面前便在中途落下。

    “哈哈,好久没打得这么过瘾”,烛青的笑语让叶舟从惊愕中醒来。过瘾?两三招的事也很过瘾。当然很过瘾,他们这几招都是震惊天地的杀招。那“万流归海”更是水系中至高无上的功法,就连水神共工都没炼成。烛青用他惊人的毅力和强悍的身躯花了两千年才学会。修炼这一招就是以身化海,容纳天地之水。当年他为年这招差点没把天河吸干。惊动天帝下令让他把水吐出来,他哪里肯吐,后来没办法他偷偷跑到人间把西海的水搬到天河里。他是完成任务了,可是西海地区变成沙漠,人间为此大旱十年。于是他又被一顿批斗,罚守人间一千年。也就是这一千年让他领略到人间比天上更逍遥。一,不用守规矩,因为他是老大嘛;二,没有鄙视,敌视的目光,在人间谁敢鄙视他?他不找别人麻烦人家就烧高香了;三,没有他看得上的战争,当然,在他这超级战神眼中人类的战争算个啥?那最多不过是小孩玩耍。就算有妖怪什么的,消灭他们连举手之劳都算不上。瞪眼及灭。

    叶舟有点意犹未尽。他只是看到水向自己飞来,却又半路落下。很不过瘾。烛青托着困住共工的冰雕从水面上缓缓走来,那笑容不可抑制啊。“这下总算有点面子了。哈哈。”烛青还在计较自己的礼物没有道祖的贵重。“共工的佩剑放在任何宝物面前都很有面子,再加上共工残魂作剑灵,那绝对是惊天奇宝,丝毫不输给‘斩妖诀’,和‘清神咒’。”烛青越想越乐。

    烛青来到岸边,便开始炼化共工残魂。两个时辰后他成功地抹去残魂的意识。失去意识的残魂被封印在剑中。笑傲千万年的水神彻底在天地之间消失。“从今以后这把水灵剑就是你的了”,做完这一切烛青剑宝剑送到叶舟面前。

    “多谢师父。”叶舟结果宝剑连连道谢,“它叫水灵剑吗?”

    “我以前也不知道,可是现在知道了,没想到我竟然有这样的奇宝。哈哈。”烛青不免自我欣赏一番。

    “师父之前也不知道?”竟然还有师父不知道的事?

    “这个,我当时还小,只是听说共工有这么一把佩剑,可是这哪里是我能见到的,所以尽管它一直在我身边我却不知道它就是水灵剑。”烛青郁闷道。

    “师父,您是怎么得到它的?”叶舟的好奇心那不是一般的强。

    “就在不周山之战过后一百年左右,我为了领悟‘万流归海’游历天地时去战场本希望能从他们打斗的痕迹中得到启发。结果启发没得到,却在山体里发现了它。”烛青悠然说道。

    “共工不是逃掉了吗?怎么会把剑丢到山体里?”叶舟感觉有些不对便问。

    “当时我也和你一样的想法,所以我怀疑这是天帝的东西,还窃喜地收藏这么多年。”烛青说道此处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太丢人!

    “那共工逃跑之后为什么没去取回剑。”叶舟还是不明白。

    “哈哈,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战后一直有人把守战场,直到禹那小子把他杀掉之后天帝才撤回守山者。”

    听到大禹的事叶舟更来劲。“禹帝好厉害,能把共工杀掉。师父你给我讲讲禹帝的故事吧。”叶舟哀求道。

    “禹那小子的确厉害,唉,别看人间众生如蝼蚁一般,可是其间的天才个个都让我们这些万年老怪感到吃惊。禹终年也不过百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炼就这么大能耐,真是让我们胆寒。这几千年来我一直在寻找出现这样天才的土地有什么神奇之处,可惜自从禹道消之后,这里再也没有出现这样的天才。仿佛他把这里的灵气都用尽了一样,可是我又觉着这样天才的出现需要一个切机,一个非常糟糕的切机。”烛青一边解释,一边自言自语道。

    “什么样的切机?”叶舟问。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好啦,不说这些。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烛青轻轻叹息一声道。

    “原本神州大陆是什么样的?”叶舟立刻发问,这问题已经困扰他很久了。

    “这很难讲清楚,我记事时天地之间人,仙,妖是共处的,统一在斩妖圣的领导下。可是随着斩妖圣的陨落世间又动荡起来,经过几千年的战争,天帝统一了仙界,伏羲统一了人间,而妖则流窜于仙界和人间。但是这种统一是相对的。战争依旧没有停止,后来又出现了魔族,就更乱。估计仙界现在仍然处于战乱之中吧。至于这片大陆上的变化就更大。先是被我制造出一片沙漠,随后又有魔族入侵。轩辕那小子封印了魔族,禹那小子更绝,直接把这片大陆给四分五裂了。他今天在这设个结界,明天在那造座山,后天又能开条河。这小子天生苦*的命,自从出世就没闲过。七搞八搞总算给人类创造出相对安宁的生存环境。可是他还不满足,到处猎杀他认为可能对人类造成伤害的妖,兽。结果遇到共工这败类把自己的命也达上了。”伟大的禹帝被他说的跟小丑一样,不过叶舟也能听出大禹他们创业是多么艰难。为了给后人留下安宁的栖息地不惜牺牲自我。

    这是何等的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