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天降火雨(二更 求收藏)

    “生命来之不易,轻生便是罪过。”一个浑厚的声音打破了叶舟的自杀。他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向他走来。“小伙子,有什么事想不开要投河,被淹死的滋味可不好受。”中年男子说着双手掐着脖子,鼓起嘴巴,作出很难呼吸的样子。叶舟被他一打趣便停下来打量着中年人。只见他衣服上满是破洞,而那些破洞仿佛被火星烙出来一样。头发只是略为梳理一下,发梢还有很多是卷起来的。脸上没有一块多余的肉,匀称而又充满活力。中年人走到叶舟面前,他闻到一股糊味,感情他卷起来的头发也是被火烧的。

    “你来这里做什么?”叶舟习惯性地问一句。

    “我来拯救你啊,你该怎么谢我。”中年男子嬉笑着说。

    “我又没让你救,别打扰我跳河。”叶舟见他拿自己打趣又是一阵悲哀涌上心头。

    “既然你要死,我也不拦你,但是这片河水已经被我征用了。你到别处死吧。”中年人不再说话双眼凝视着河面。

    叶舟气得快要爆炸,“你凭什么占有这河水,我就是要在这死你能怎么样”,叶舟抛下一句狠话纵身跳向河中。可是刚要落到水中时却被弹了回来。“臭老天,我想死你都不让”,叶舟又一次跳跃,结果依然被弹回来跌在岸边。他再跳,再弹;跳,弹;跳,弹。

    他接连几十次重复这样的动作,在此期间他不断远离中年男子,如今已离他五十多丈远,还是被弹回来。“肯定是他捣的鬼”,叶舟愤怒地冲到中年人面前吼道:“你想怎么样,戏弄一心求死的人很好玩吗?”

    “你都快死了,还在乎别人的戏弄干嘛。你继续。”中年此时目光已经转向空中,依旧那么专注。

    是啊,都快死了,不是所有自杀的人都值得尊重,“自己这算什么呢?效仿先贤?不管是什么我都不想活了”,“我为什么要死?”,“万恶的妖怪”,“娘,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受不了,我要跳河!”

    “神经病,临死还让我遇到疯子。啊!”叶舟狂扯自己的头发,放声大哭。泪水滑过脸颊给他暖暖的感觉,随即变得冰冷,他蜷缩着身体不住颤抖。

    “总算不想死了,唉,年纪轻轻,又什么想不开的。学学我跟天斗。”中年男子见叶舟不住颤抖叹息道。

    “谁说我不想死,等你走了我再死。”叶舟对着中年人怒吼。

    “看你犟到几时,真想死你救不会感觉冷,更不会颤抖。”叶舟听了他的话一阵哆嗦。心中的怯弱被人洞察,他感到莫名地耻辱。“不和你这疯子说话。”叶舟白了中年人一眼道。

    “我也懒得跟你说话,待会儿如果想死就别跟着我。”中年人继续关注天空的变化。

    “我死也不会跟着你。”叶舟也不给他好语气,他沉浸在悲伤中,并没有留意天空的变化。此时此处的天空红云密布,天空如火烧一样。

    “要来了吗?‘乾冰盾’。”中年人一声喝,河面瞬及结冰。“起”,中年人又一声,一块,不能说是一块,是一大块,足有一百丈宽,五丈厚的冰缓缓升起,一时间只听的哗哗水声。接下来的这一幕更让叶舟吃惊。中年人将这么一大块冰立起来,举在手中。需要什么样的力气,这已经超出叶舟想象的极限。他不知道这中年人想要干嘛,只是静地看着中年人表演。中年人举起大冰块之后对着天空长啸道:“来吧,我就不信斗不过你。”

    硕大的冰块被中年人稳稳地托在手中,叶舟也完全被笼罩在冰块之下,如果中年人松手那叶舟将会被砸得尸骨无存。“小子等着看好戏吧。”中年人手举如此庞然大物却丝毫没感觉他吃力。这力量堪称恐怖。冰块已经遮挡了他们的视线,谁也看不清此时的天空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叶舟能听到嗤嗤的响声,看到碎冰块不停往下落,一刻钟过去了,他还是不知道发生什么,两刻钟,三刻钟,叶舟发现碎冰越来越多,冰块越来越小。此时已是漫天雾气,更看不清眼前的情况。但是他感觉到周围越来越热。

    “天空砸下来的是火焰!”叶舟惊叫起来。

    “不错,是火焰雨。可惜它伤不到我。”中年人满头大汗,双脚陷入土里。但是腰杆依旧挺得笔直。

    四刻钟,五刻,一个时辰后,百丈高的冰块已经剩下不到十丈。密密麻麻的火焰砸向冰块,融化的冰水如瀑布一样般倾泻而下。这场面何其壮观。他是什么人?叶舟不禁想问。但是此时除了震耳的声流声他什么也听不到。又过了一刻钟,火焰少了许多,冰也不足一丈厚。中年人也已经拔出陷入地下的双腿,脸上的汗水却越发绸密。任冰块怎么消磨,在他们头顶的冰却丝毫没有融化。

    “哈哈,我说你斗不过我,你更杀不了我。哈哈。”中年人见火焰渐渐稀疏狂笑道。

    “谁要杀你?”叶舟忍不住问道。

    “嘿嘿,小子你不想死啦,除了那万恶的老天爷还能有谁。”叶舟石化了,老天爷都杀不了他?他还是人么?肯定不是。

    “小子,人活着就是要跟天斗,跟地斗。没有什么比活着更有意义。”中年有意无意地安慰他。

    “跟天斗,跟地斗,没有什么比活着更有意义。”叶舟反复咀嚼着中年人的话,心中的郁结仿佛有解开的迹象。“这就是活着的意义吗?”叶舟不由自主地问出口。

    “对,跟天斗其乐无穷,哈哈。”中年人等到火焰完全消失后说道。

    “人的命运不是注定的吗?人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吗?”叶舟继续问。

    “去他娘的命运,只要我不想死谁也杀不了我。”中年人激动地暴出口粗。

    “可是不死,活着有什么意义?”叶舟还是找不到答案。

    “活着不是为了有没有意义,而是为了活着,为了生命。”中年不厌其烦地道,“老天既然给了我生命,他就别想再收回去。”

    叶舟有点明白,生命之光在次照亮了他。希望之火一旦点燃,瞬息幻化成熊熊火焰生生不息地燃烧着。“多些仙人指点”,叶舟放弃自杀的念头。想自杀只不过是他害怕面对父母的失望,害怕让小香失望,这算什么?他突然嘲笑自己的懦弱,对自己自比屈原的心态更加鄙视。这算什么?我的生活才刚开始,去他娘的命运!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才是真的猛士。

    “这样想就对啦,小子生命的美妙你还不曾体会。”中年人拍拍手,整顿精神说道。

    “敢问仙人尊姓。”叶舟对面前的硬汉充满了好奇。

    “告诉你,你也不知道我是谁,不过这不重要,我叫烛青。”中年人道。

    “在下叶舟,见过烛仙人。”叶舟忙下拜。

    “好久没听人叫我仙人了,恩,感觉还不错。我曾经的确是仙人。”烛青略带叹息地说。

    “曾经?”叶舟想问却不敢造次。

    “说来话长,曾经我在仙界那也是员大将,当然这官位是世袭来的。我很不喜欢,因为经常要去打仗,我讨厌这样的生活,仙人本该无欲无求,无拘无束,可是谁让我出生在将相之家。三千多年前仙界又爆发战争,我实在受不了杀戮的折磨,便跑到人间来。可是仙界却说我是逃兵,于是派人追捕我。随着追捕我的人逐一被我杀掉,追捕也就转变成追杀。我这一逃就是三千多年。”烛青不无伤感地悠悠说道。

    这也可以!“仙界也和人间一样?很不美好吗?”叶舟问。

    “逍遥关乎本心。美好需要自己创造。”烛青坚定地说,“反正我在人间很潇洒,起初每天都被追杀,时间长了仙界也不把我放心上,于是每月追杀我一次,接着半年追杀我一次,现在是十年追杀我一次,在我看来他们之所以还在追杀我是想向其他人证明他们惩治逃兵的决心和耐心。其实这种追杀已经名不副实,走走过场而已。因此我在人间的日子就更逍遥啦。”烛青说完又是一阵狂笑。

    烛青看似轻描淡写诉说自己被追杀的经历,叶舟听出他这么多年受过的苦肯定不少。和他相比自己的苦难又算什么?叶舟彻底打消了自杀的念头。只有经历苦难的人笑容才会这么纯真,只有饱受摧残的人才知道活着多么美好。叶舟决定向他学习,学习这参透悲欢的洒脱。

    “好了,我就不和你多说了,小狐狸你出来吧,看了这么久,你也该有所参悟了。”烛青依旧嘻哈地说。

    “原来彩衣一直跟着我。”叶舟心口有说不出的苦水,虽然自己打消了自杀的念头,却没有想好该怎么面对彩衣,如同他没想好如何面对父母亲人一般。她算自己的仇人吗?叶舟不知道,他一直拒绝想这个问题。但是现在他不得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