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致命一击

    “他们老大很厉害吗?”叶舟不觉得这个问题很傻,他就是想听听彩衣怎么说。

    “快跑,他追上来,我们就完了。”彩衣话语间掩饰不了恐惧。

    叶舟不再怀疑,看来这次是真逃命。

    也不知是害怕还是真的跑累了,心跳得飞快。他感觉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但是在彩衣的拉扯下还能勉强迈步。轰,叶舟在奔跑半个时辰后终于还是摔倒,趴在地上张嘴拼命喘息。

    “运行‘清神咒’。”彩衣简短地提醒后,自己也盘膝而坐闭目吐纳。叶舟喘息十息之后也按照“清神咒”功法吐纳。他十分吃力得运行两个周天后觉得身体恢复一些气力便站起身来想继续走。

    “不用走,他们来了。”彩衣沮丧地告诉他。

    “来了,怎么办,他们怎么这么快。”叶舟慌乱地问。

    “先在这恢复气力,待会你拖住他们,我用昨天你那招偷袭虎妖希望能把它震退。”彩衣道。

    “我怎么拖住他们?”叶舟没了主心骨,哪里知道该怎么办。

    “这是唯一的办法,你想点法子,只要五十息时间。”彩衣蹙眉道。

    “那你现在就聚气,看到它直接给他一击不就行了。”叶舟道。

    “不行,现在准备的话他会看出来,还有我的气力还没完全恢复不能保证这一击的威力。”彩衣脸上露着苦涩。

    “好,待会儿你躲在我身后,我拖住他们。”虽然他还没有想到办法,但是他别无选择。

    没过半刻钟,虎妖一队人风风火火地出现在他们面前,叶舟一个箭步挡在彩衣身前,双手摊开作出保护彩衣的样子。“你们别过来。”叶舟不自觉地冒出一句。身体不住颤抖。

    那虎头虎脑,满脸横肉的大汉见眼前两个胆怯的小人儿顿时乐开了花。“该死的瘸子,这么两人都搞不定。真是废物。”他破口大骂。

    “我,我很厉害,你们别过来。”叶舟有拔腿跑路的冲动,但是他不能。只是在哪颤抖。

    “小子,你有什么能耐就使出来吧。让虎爷我见识见识。”大汉根本就不把他俩放在眼里。

    “我会功夫”,叶舟说着左脚虚迈,右脚微弓,右手举天,左手摊前摆出打架的姿态。

    “哈哈,哈哈”,对面的一队人见叶舟的造型无不狂笑。

    “老大,让我来和他玩玩。”虎妖左手边第五个瘦骨如柴,却精神饱满的少年说道。

    虎妖见状双手平放在胸前悠然说道:“去吧,别丢咱们老虎山的威名。”

    “得令,我保管叫他死得很难看。”瘦子得志满满地说完便大摇大摆地走出队伍。

    “好了,闪开。”听到彩衣的话,叶舟如释重负,迅速向右移动嘴里喊道:“瘦子,来吧,咱们单挑。”就在叶舟移开身体那一刻,彩衣将凝聚好的半截短剑射向虎妖。虎妖第一时间反映过来,左手一抓,拎起一个小妖向短剑砸去。一声惨叫,短剑穿过迎面而来的小妖径直向虎妖飞去。

    “有点道行”,虎妖嘴一瞥依然不屑地说。他右手又要抓人,可是其他妖怪早已离他五丈远在那看热闹了。

    “一群废物。”他虽然大骂,但是手脚却没闲着。双手十合,念叨着,“护体罩”。虎妖身上出现一层暗黑色的气层。短剑受到对方“护体罩”的阻挡停在虎妖左胸前,但是它还在向里专。五息过后虎妖脸上露出汗水,因为在此期间彩衣又发出三道青光射向虎妖。“噗嗤”,短剑穿透“护体罩”击打在虎妖胸口。虎妖向后退了半步,稳稳站住阴狠地道:“就这点伎俩,受死吧。铁虎拳。”虎妖挥动拳头向彩衣砸去,彩衣娇身一跃,迎面飞向虎妖。叶舟只见两人左闪又击,也不知谁打着谁。

    “去死吧,”虎妖大喝一声,一拳击在彩衣胸口,彩衣被震飞,落到叶舟跟前,哇,一口鲜血喷出。“快跑”,她咬牙喝道。叶舟只是愣在那里一动不动。满腹悲伤,绝望。

    “想跑,黑虎掏心”,虎妖又是一招,只见一头气虎张牙舞爪向彩衣扑来。不知哪来的气力和勇气,冲向气虎挡在彩衣前面。轰,气虎结实地砸在叶舟身上。他只觉胸口一闷,接着身体好像被抽空一样,倒在地上。他模糊地看到一个人影从体内被挤出来。

    “这就是死亡吗?”他不甘心,想用力向彩衣爬去,但是没有力气,两眼一黑失去知觉。“轰”,这是他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从叶舟体内出来的不是别的,正是卖书老者当初留下的那一道元神。老者回头望了一眼叶舟,对彩衣说:“快带他离开,以后他就交给你了。”说完冲向虎妖。

    “死了还逞能,看我不让你魂飞魄散。”虎妖以为眼前的是叶舟的元神,于是放声大笑道。

    “区区低等破妖也敢在本祖面前嚣张”,老者元神大手一挥,一道气斧凭空出现,斧光一闪,虎妖还没来得及叫喊,就被斩成碎片。其他妖怪不由分说立刻逃散。“都留下吧。”老者元神又一声喝,天空出现几十把气剑追向逃窜的妖怪。在不绝的惨叫声中老者元神渐渐淡去。

    “多谢上仙相救。”彩衣擦干嘴角的血,扶起叶舟谢道。

    “我的元神之力只能帮你们到这里,小狐狸以后就拜托你照顾他。过不了多久你应该进阶了,躲到那个玉瓶里可以让你逃过天劫。我仅存的元神力也不能帮你多少,但是白白飘散也是可惜,就帮你造化一场。记住了,以后你不能修炼‘斩妖诀’,至于其中缘由你想必已经知道了。”老者元神化作一缕细烟射向彩衣眉心。彩衣自然知道,她一开始就觉得这功法不适合自己修炼,夜里强行领悟的时候更感觉自己体内的灵气流动被打乱。而刚才凝聚短剑时则被震得体内出血。她强忍着巨痛完成偷袭,战斗力已经减半,不然也不会败得这么快。

    “上仙,请您帮助叶舟吧。”彩衣忙道。

    “小家伙没事,我帮他抵御那一拳,只是他身体受不了晕了。他现在的身体承受不了我的元神力。”老者元神说着已经专到彩衣体内。彩衣知觉一股强大的气流在自己体内回旋。她忙运行“清神咒”化解。两个时辰后彩衣才将老者的元神力炼化。受的伤也好了许多。见叶舟还没醒,便背着他继续赶路。

    叶舟缓缓醒来,感觉自己如腾云驾雾一般在空中飘荡,不对,自己身下好像还有一个人。“这是怎么回事?牛头马面都是背着人去见阎王的么?这衣服怎么这么熟悉?”他定神一看原来是彩衣背着自己。彩衣,叶舟的小脸一下子红了。忙干咳两声示意自己已醒。

    彩衣见叶舟咳嗽,停下脚步问:“你醒了,有哪里不舒服吗?”

    “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叶舟心道:“让一个小姑娘背着自己多不好意思”。当彩衣把他放下来的时候,他又很后悔,干嘛不在她背上多呆一会儿。叶舟浮想联翩。

    “你感觉怎么样?”彩衣关切地问。

    “我,我好多了,谢谢你。”叶舟对自己的亵渎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我们是怎么逃出来的。”,叶舟只记得自己中招倒地,现在显然安全了,于是问道。

    彩衣将情况和他说了一遍,叶舟听说那个老头突然出现,惊喜得直拍大腿,然后捂着胸口在那狂叫疼。知道事情经过他感觉自己太幸运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叶舟勉强站起来摆出胜利者姿态说道。

    我的小祖宗,他已经完全忘记刚才自己差点没命这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