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倾城之色

    猎妖师!叶舟又沉浸到这个威风的身份中。怀揣着“斩妖诀”,俨然我就是为猎妖而生的。什么科举,什么成仙,都一边去,我要杀妖,为民除害!多么神圣的使命,多么光辉的业绩。斩尽一切妖魔鬼怪,还世界一个美好的人间。这才叫事业,这才叫追求!不是,我说大才子,您还没有开始呢。想当初读书时候您多踏实,目标只是中进士。多贴切的愿望啊。如今怎么这般喜欢空想?

    见叶舟傻站那,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发狠,一会儿傻笑。三女还以为叶舟被吓傻了。妇人忙说:“少侠无需担心,我让彩衣陪着你。”

    呃,还有这好事?叶舟更乐,有这么一个高手在,管他什么虎妖还是兔妖一概秒杀。功夫高,人漂亮!就这么定了。“这,这不太好吧。”叶舟发现自己越来越虚伪了。

    “少侠是我们的恩人,保证恩人安全是我们该做的。”妇人诚恳地说道。知恩图报,恩这样做妖才会有前途。叶舟体会到从来没有过的优越感。

    “多谢洞主”,叶舟这是真感谢。这一刻他感慨万千,她们不但没有杀了自己,反而派人保护自己。人的命运真是无法琢磨。

    “彩衣你负责少侠的安全。遇到那虎妖不要硬拼,你不是他的对手。一定要将少侠安全送到目的地。”听到蛇妖的话叶舟暴涨的豪情一下子散得无影无踪。“什么?她打不过虎妖,你还叫她保护我。我真是你恩人吗?”叶舟心中大骂蛇妖。“妖就是妖!好吧,只要我能安全到达扬州,我看我还是安心地考我的科举。”叶舟恍如大梦初醒,顿时对这些天荒废学业感到无比羞愧。少年,真是个五彩斑斓的世界;少年,真是个多梦的时代!

    五十里的路并不遥远,叶舟一路上如同一个泄气的皮球,无精打采。可是内心却激流澎湃。他希望遇到虎妖,这样可以给它一斩,可是想到彩衣都不是它的对手又立刻不希望遇到。如果能将它斩杀,那可不是一般的威武,欢呼,羡慕,崇拜,甚至敬仰的目光……他在见或不见中挣扎了两个时辰。对他来说仿佛一眨眼的时间,五十里路程结束了。

    一座村庄出现在他们眼前。锈迹斑斑的铁栏围绕着千百户人家,村庄中心的小路如曲线般向外延伸到他们脚下。西风不时带着几片落叶飘向远方,一切那么萧瑟。冬天的大地早已盖上一层厚厚的黄衣陷入沉睡。叶舟举目四望,一阵茫然。是景致影响心境,还是心境应和景致?或许二者兼而有之吧。叶舟还在思索。

    “穿过村庄再走三十里我们就安全了。”彩衣的话打断叶舟的苦恼。叶舟发现自己竟然一直忽视了她的存在!这罪过太大啦。“对不起,我,我一时走神。”叶舟赶忙对自己的失神道歉。“道歉,那是必须的。人家怎么说也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来,竟然被自己无视了,这不该道歉么?关键人家是妖,不对,是仙妖,这更得道歉,弄得不好,一个伸手就把自己给灭了。当然最最关键的人家是美女。大美女!忽视美女那简直罪该万死。”

    对于叶舟突如其来的道歉彩衣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只是低头弄着衣角继续前行。

    他们的到来开始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关注,人家该干嘛的还干嘛,对于两个毫无行李的过路客在非用餐时候出现谁都没有兴趣。如果是大头和叶舟同行那绝对是零关注。可是现在叶舟身边的彩衣可是貌美如花,清纯动人。谁不想多看两眼?话说饱眼福那也是种幸福。

    投向他们的目光越来越多,接着有人尾随其后,不到半刻钟叶舟身后的势力便发展到几十人并且还在不断增加,上至七旬老者,下至刚学步的孩童都可以在队伍中找到代表。有些胆大的已经在那叫嚣,口哨声,嬉闹声不绝于耳,甚至可以听到有不少妇人正在咒骂自己的丈夫。叶舟对于自己无视彩衣的行为更加自责。“一笑倾城,看来真有这回事,她还没笑就已经倾村了。这才叫魅力。”叶舟嘀咕着也看向身边的彩衣,只见她低眉弄衣,举步清莲。不禁也有些呆了,在他心中彩衣已经不再是大美女,而是仙女。“自己竟然无视仙女两个时辰”叶舟真想给自己一记“截妖斩”。

    他巨悔!“刚才干嘛想那些乱七八糟的破事”,心到恨处手也快,叶舟“啪,啪”给自己两个耳光。

    “恩人,您怎么了?”彩衣见叶舟无端打了自己两下,吓了一跳,忙抓住他的手防止他再打自己。“我,我,我脸上痒。”叶舟当然不能告诉自己在想什么,那人可丢不起。

    “痒,挠挠不就行了吗?”彩衣依旧不解地看着叶舟。“那个,那个我习惯用手拍。”他只有继续圆谎。

    “你的习惯真奇怪,打不疼么?”彩衣说着摸了一下叶舟被打的半边脸。

    “轰”,叶舟的内心崩溃了。这也可以?太直接了吧。他小脸暴红,耳根发热。

    就在这亲蜜动作出现的那一刻大部队也炸成一锅粥。凭什么我们只能看,是可忍,孰不可忍!那小子也不见得比我们好!人潮疯狂地向他们*近。“快走,有人追我们。”还没等叶舟从云端出来,身体已经被彩衣拽着飞跑,此时的叶舟完全靠原始的本能在迈步。

    “站住”。突然从前面的巷子里窜出七八条汉子,个个虎背熊腰,凶神恶煞。尤其为首的那个简直如同从地狱里来的厉鬼一般。闭嘴时候两颗门牙都暴露无遗。络腮胡更是将脸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铜铃般的大眼睛透射着满是贪婪*邪的目光死盯住彩衣。彩衣见前面道路被封猛一个停身稳稳地站在那里,关注着周围的一切。

    她停住了,可叶舟没有做好准备啊,还在那本能地向前迈步。结果“轰”一声摔倒在地。

    周围赶上来的村民狂笑不止。剧烈的疼痛终于将我们的大才子震醒。“彩衣停下来也不通知我一声。”叶舟苦叫道。

    彩衣连忙扶起叶舟不住道歉。围观的人可不乐意了,凭什么啊?一个废物配拥有这样的美人吗?当然不配!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却没有一个人说出来。因为在那络腮胡大汉面前他们连放屁都要憋着。目前这状况在明显不过了,大汉看上那美女了!即使自知没自己的份,却没有一个人想走。一来怀着“得不到,我还看不到么?”的心理,二来他们也很期待叶舟被揍的场面出现。遇到这霸王,还有好日子过么?他们分明已经看到叶舟跪地求饶,美女依然被带走。剩下叶舟拼命磕头谢恩,或者直接横尸街头的场景。有些年老的,心善的已经开始为叶舟祈祷。

    “哪里来的野小子,敢在大爷我的地盘上乱跑,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这方圆百里,哦,不,方圆千里内最厉害的猎妖师!怎么样,怕了吧,识相的赶紧交出身上的银两留下这个女人。这样我可以考虑留你一条小命。”如果不是叶舟看到眼前一堆络腮胡下的门牙上下波动着他还真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大段话。大汉话音一落周围又开始切切私语,有的感叹叶舟倒霉,有的惋惜又一个美女将被糟蹋,还有人直接念起“阿弥陀佛”来。在他们看来叶舟死定了!

    叶舟这时已经整理好衣服,只是脸上的淤青越发浓重了些。他是谁啊,叶大才子,叶少侠,曾经一段时间做过大仙的人!会把普通打劫的放在眼里?那肯定是将他放在心里的。身边仙女相伴,周围无数观众,就算对手再厉害他也不能表现出一丝害怕的意思。谁让自己是少侠呢,这脸面丢不起啊。不过有彩衣这个高手在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于是他清了清嗓子,高声说道:“对面的那谁,赶紧给我让开,不然,要你好看。”

    哗,观众们闻言先是骤然安静接着爆出冲天喧闹。这下有戏看了,大戏,肯定很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