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见义勇为

    不知过了多久,叶舟醒来发现自己浑身无力,头脑昏昏沉沉。“我不能死。”他第一反应就是要爬起来逃跑。但是他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怎么办?怎么办?”叶舟疯狂地自问,连坐起的力气都没有怎么逃跑。自杀更不可能!难道眼睁睁看着自己一天天衰弱而死。绝不!只要没死就有办法”。求生的心到底有多强,不面对死亡的人永远无法体会。

    叶舟慌乱之中想到“清神咒”,乘自己还有一丝游气的时候赶紧练习。他一遍又一遍运转“清神咒”,几个周天过后气力稍微恢复了一些,叶舟心下大喜。这“清神咒”应该可以救命。于是他便疯狂地修炼。当然他也不忘修炼“斩妖诀”,可是他怎么也凝聚不了真气。他没放弃,希望总给人无穷的动力。叶舟抓住这两根救命稻艰难地求生着。

    妇人每天抽取一些她所谓的阳气,为了不让叶舟死掉,还按时给他饭吃。叶舟当然狂吃,他可不想死在这里。每天失去的阳气被“清神咒”补回来,体力借助饭菜也渐渐恢复。身上的伤也有好转迹象。妇人则每天都忍受着痛苦和雷之力作斗争。看着妇人全身筋挛地在自己面前,他倒是很可怜她。这样的痛苦能忍受一百年,真是不容易!叶大才子好了伤疤忘了疼,自己的命能不能保住还难说,却有心情怜惜起别人来。可是人家这么想啊:“反正她抽取的阳气对自己没有影响,就当帮帮她吧。”好了,大才子如此一想浑身自在,还很有成就感。

    这样持续了半个月,妇人感觉叶舟的阳气丝毫没有减弱,生命力也很强,还说不出的配合。这让她很不解。“你也修道?”妇人不解地问。

    “没有,我读书。”叶舟的回答很不着边际。

    “那我怎么感觉你的阳气并没有减少?”妇人的话还是那么柔和。自己会“清神咒”的事情能告诉面前看似温和其实杀人不眨眼的蛇妖吗?当然不能!叶舟眼珠一转道:“或许我命不该绝。”妇人叹息道:“只要一个月过后你还没死,我就放你回家。”听到那妇人如此一说,叶舟如获大赦。对妇人千恩万谢,把自己所知道的有关赞美的话通通说一遍。在他一再追问下终于肯定那蛇妖不是骗自己。

    有了期盼的日子总是美好的,虽然每天都被抽取阳气,但是叶舟并不在乎,“抽吧,抽吧,我阳气多的是。”一个月过后,叶舟没死!他当然不会死。这让蛇妖很惊讶:他不仅没死,连伤也好得差不多了。连续提供自己一个月的阳气,少年竟然什么事也没有,这是她百年来头一回遇到。一般人最多支持半个月,所以她一个月都是准备两个人。笃信天道的她自然认为这孩子命不该绝。她准备放叶舟回家,能少杀一人就少杀一人,毕竟可以减少自己的罪过。

    “终于可以离开,这真不是人呆的地方,这里的妖怪真不咋样,完全没有想象中那么凶神恶煞,自己威武不屈,慷慨赴死的场面最终也没有出现。”叶舟不禁有些失望。失望!他还失望?当初那种可怜样似乎自己早已忘记了。真是个没心没肺的主。

    叶舟大摇大摆地走出“仙人洞”,放眼一望,天地依旧美好。“活着真好”,他由衷地感谢上苍,对着天空发了一番感慨,心头忽然有作诗的冲动。靠!才子就是才子,这节骨眼上他还想作诗。也不怕蛇妖再把他抓回去!汗,巨汗中。可是人家有人家的倚仗,“抓回去又怎样大不了再给她抽一个月”,这一刻才子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喜悦当中,完全忘记了自己出来是为了赶考。呀,不能说劫后,对于现在的才子来说这劫太没挑战性,最多算个小插曲。

    叶舟美好的思绪被三个人的到来打破,一个是被自己揍过的紫衣,另外两个失魂落魄的少年,和自己一般大小。看到这三个人叶舟心里恐慌起来。这两个人必定是被抓来提供阳气的。叶舟顿时对二人有着同病相怜的感觉。他知道这两个少年命不久已。可是自己有能力救他们出去吗?没有!三个妖怪随便一个都能将自己秒杀。逃命要紧,叶舟第一反应就是逃跑。下定决心后他胆怯地向外走去。拼命祈祷着紫衣女别报复自己,当然如果人家想报复,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上次那是偷袭才一招击倒对方。

    庆幸的是紫衣女只是诧异地看了叶舟一眼便带着两个少年进去。叶舟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可是另一个问题来了,饱读圣贤书的他如今眼看着两个无辜的少年落入魔掌,自己却一走了之。这像话么?太不像话啦!叶舟侠义心肠顿起,“不行我要救这两个少年”,“可是如果她们发现我的秘密把我困在这里怎么办?”叶舟在救与不救中徘徊,很难取舍。

    最后侠义之光终于战胜内心的怯弱。叶舟掉头冲进洞府。

    地上的两个少年在苦苦哀求,妇人的话依旧充满慈爱。“这妖怪不知道是变态还是本来就不坏?疯了,天下有不坏的妖怪吗?这妖怪不知道杀过多少人了!肯定是个变态的妖怪,喜欢看别人挣扎的表情。”叶舟打了一个寒颤。却对着蛇妖高声说道:“放了他们两个,我代替他们。”

    侠客自然要有侠客的气势,叶舟摆出不可一世的姿态,仰头对着蛇妖。洞府中的人对于叶舟的出现都是一惊。那妇人不可置信地盯着叶舟,紫衣女面无表情,彩衣眉宇间表露着震惊和悲伤。两个少年则两眼冒火,看宝一眼瞪着叶舟。“少侠救命。”两位少年爬到叶舟面前哀求着。

    一句少侠别提有多受用了,叶舟坚信自己的决定非常正确。“大丈夫行事本该如此,救人于水火之中那是分内之事。所谓杀生成仁,舍生取义就是这般道理。”转念于此叶舟很有成就感地扶少年起道:“放心,有我在你们没事的,快走吧。”

    这当少侠的感觉真不错。叶舟有点飘飘然。“你要救他们?这样你会死。”妇人细声慢语地说道。对于这样的腔调叶舟已经麻木了,心道:“不管你有怎样的居心,今天这两人我是救定了。”

    “对,我要救他们。”叶舟依旧高姿态地说。

    “你们走吧。”妇人对那两个少年说。两位少年愣在那里,谁也没想到妖怪这么轻易放了自己。他们回神,一位少年忙对叶舟道:“感谢少侠救命,小的扬州赵逸永生不忘救命之恩。”听到“扬州”两字叶舟的心顿时凉了,“我要赶考啊!怎么办?”

    叶舟此时心乱如麻,“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忘了!”他居然想起来自己要去考试,真不容易!“这回亏大了,看来侠客并不好做。”不管他如何郁闷,事情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

    “唉,这做侠客的代价也太大了点。”叶舟只能在心底叹息,怨恨,咒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