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狐女彩衣

    “叶舟,怎么办,我不想死。”大头满脸泪痕问道,见大头如此模样叶舟心头很不是滋味,“要不是自己要求他陪我去扬州,也不会弄成这样。我得想办法让他逃走。”心念至此于是对大头说:“待会儿,我想办法缠住他们,你赶紧跑。”

    “你有办法吗?”大头突然镇定地问。

    “有,你要记住有机会就跑,我脱身再去寻你。”听完叶舟的话大头不再哭泣。“恩”他坚定地回答。叶舟寻思怎么才能缠住前面的两人,他们可都是妖怪。一想到妖怪他心里就一阵荒乱。但是他必须让大头有机会逃走。“看样子,她们暂时不会杀我们,也不在意我们逃跑,在她们眼中我两就是蝼蚁。弱者也有弱者的好处,可以麻痹对手。”叶舟眼珠一转,心生一计。于是可怜兮兮地凑到儿女面前说道:“二位神仙姐姐你看我们也跑不了,而且就快死了。能不能将我们身上的绳索也解开,我希望临死前能活得舒服点。”

    “要死了,舒不舒服都一个样。”紫衣女子理都不理他,冷冷地抛出一句。叶舟怎能放弃接着道。“你看,心情不好会影响我们的肉质,到时候不合二位胃口可就罪过了。”叶舟豁出去了。“没想到小小年纪既然有这样的觉悟。”彩衣女子停下脚步打量着叶舟,见他眉目清秀,文质彬彬。心下倒有些可怜之意。

    叶舟见彩衣女子约十七八岁的样子,怎么说话这么老道,妖就是妖也不知道是修炼多少年的老妖怪了。叶舟见她年轻美丽的外表下藏着不知多老的心浑身直打哆嗦。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猛然带有无穷无尽的诱惑。叶舟心下暗惊,自己怎么有种莫名的冲动。“一个要死的人竟然还没诱惑,真是死有余辜”叶舟臭骂自己一顿,回神道:“神仙姐姐……”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紫衣女子狠狠一个耳光。

    “再废话我现在就杀了你。走,看你有什么花样。”紫衣女说着挥出一道青光,叶舟身上的绳索应声而断。叶舟没想到她真的会解开自己的绳索,虽然挨了一耳光但是他哪敢反驳。他当然不敢,不要命了吗?叶舟可是有仇必报的主,那会满世界追赶卖书老者就是最好的证明。他表面上对眼前女子恭维有嘉,可是心里早已算计好,找到机会就给她们一人一记“截妖斩”。解放四肢后叶舟还是很配合,他在等机会。

    他们向西南方向走了约一个时辰后见二女对自己没什么提防。人家当然不用提防,他算啥?蝼蚁!二女伸一伸手便能让他形神俱灭。于是明目张胆地解开大头的绳索,贴在他耳边说:“等会我说跑的时候,你立刻跑,用尽力气跑。”大头会意点点头。二女见叶舟如此举动也懒得理会,反正都是快死的人,能折腾出什么花样。

    “紫衣姐姐,我们还要这样多久?”彩衣女子叹息着问道。“不知道,自从洞主被天雷击伤只能靠吸取纯阳精气来控制伤势。如今已经一百年了,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想当初,唉,不提也罢。”紫衣女子回忆往事透射出无限的怅惘。

    “真不公平,为什么我们修炼要经历那么多痛苦。”彩衣女咬牙切齿鼓着腮帮说道。“彩衣,一切自有天道,不是我们能改变的。如今没有洞主的帮助我们已经一百年没有修炼。不知何时才能修得正道。”紫衣女也是无奈。

    “我们还能修得正道吗?”彩衣女怯怯地问。

    “会的,一定会,而且你有着仙狐血统,只要洞主恢复帮你度过天劫。”紫衣女安慰道。

    “可是他们……”彩衣女欲言又止。“不要说了,你没看到洞主一年中有半年都要忍受雷噬之苦,要是洞主再狠心点,伤势早就好了。洞主这么多年来时刻不忘提醒我们每个村一次只能带两个人。”紫衣女还在帮杀人魔说情,叶舟听着她们对话原本也起一丝怜悯,想想妖也不容易。可是现在完全不同了,“一百年要吃掉多少人!?自己竟然怜悯杀人魔鬼,有病,还病得不清!难道快死的人都精神错乱?”叶舟心下嘀咕着。接着便将那个什么洞主和这两人咒骂个狗血淋头。骂完还不过瘾,于是计划着怎么逃跑,毕竟逃跑才是现在的主要目的。

    “等我学会《斩妖诀》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这帮害人精。杀光你们这些妖怪。”他在心底这样暗暗发誓,仿佛自己一定能逃跑成功。一路上叶舟都在咒骂和偷听以及计划逃跑中,我们的叶大才子可真够忙的。面对这样的危险竟然可以一心三用,真不知道是威武霸气,还是他压根就没心没肺,不知死活。

    他从二女的谈话中得知他们还有一天的路程,心想:“这两妖精抓个人也太浪费时间了,到这么远来抓我们,你累不累啊?”时间越长对自己越有利。他决定夜里动手,一来自己施展“截妖斩”不容易被她们提前察觉,二来借着夜色掩护自己容易躲藏。

    随着夜幕降临,叶舟开始紧张,生怕一不小心被她们发现自己的阴谋。可是人家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小小书生能翻出什么大浪?无视,直接无视。话说任何疏忽都是致命的。叶舟乘二女沉醉在回忆中冷不妨给紫衣女子一记“截妖斩”,使劲全力的一斩。出其不意自然有效果,紫衣女心口中招后狂吐一口鲜血跌倒在地。击倒紫衣女叶舟也是一惊,他没有想到自己真的一击成功,迅即一个猛扑粘到彩衣女身上随口喊道:“跑。”大头一听跑字,撒腿狂奔。转眼消失在夜幕下。

    这一切对于二女来说太突然。她们怎么也想不到,眼前的少年竟然有如此的爆发力。更让她们吃惊的是,这少年会法术。叶舟见大头跑得没影也松了口气,他感觉很奇怪,怎么彩衣女子没揍自己?从刚才的紧张中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紧抱这彩衣女,脸贴在她的胸口,还闻到一丝体香。叶舟心魂一荡。

    “彩衣,你在干什么,赶紧杀了他。”躺在地上的紫衣女喝道。这时彩衣才反映过来,一个修行几百年的狐,一颗沉寂几百年的心。什么时候有男人这么接近她?没有!当叶舟抱住她的时候她顿时刚觉一股阳刚之气袭来,身体对这股气息有着本能的欢迎。所以她一时间沉浸在这气息里。在被紫衣提醒后一用力便将叶舟震飞。

    叶舟这下摔的着实不清,从地上爬起,刚欲聚气,却飞来一道白光狠狠地砸在胸口。又是一次飞落,吐血,他这次就地聚气,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让她们追赶大头。他能做到吗?不知道,但是他必须这么做。又是一招“截妖斩”

    “这点伎俩也想伤到我。”彩衣不屑地说。话语间一个侧身躲开叶舟的攻击随手一挥,叶舟第三次飞落。这次叶舟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被震散,已经没有力气再站起来。索性躺在地上放声大笑。由笑而哭。他知道自己今天走不了了。

    恐惧,不甘,绝望都化作滴滴泪珠划落在这夜幕中。就在闭眼的那一刻他想到小香,多么熟悉,多么亲切!他仿佛回到小香的怀抱,静静的入睡,手里紧握着那歌香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