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如此热情

    初冬时分,叶未落尽草已俱黄,西风略带萧瑟地吹拂着大地,满目苍茫中给人一种大而净的感觉。脚踏着落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叶舟尽情地享受着天地之间独有的宁静。他们出门一路向南,昼行夜宿大概需要五天时间便能到达省城(扬州,淮南节度使所)。

    “快点,我们要在天黑之前感到下一个集市,不然没地方住。”大头见叶舟对着夕阳发呆一把拉过叶舟向前走。

    “你放开我,夕阳如此美好,你看这天,这地,这树,一派好风光!”叶舟意犹未尽地道。

    “毛病!太阳还不是那个太阳,这树也还是那树,有什么好看的。”大头可没心情和他一起傻站着等日落。他需要的是一张大床,和一碗热乎乎的面条,如果加两个鸡蛋那就无敌了。经历了昨天一夜露宿他再也不想和叶舟疯了。

    “没事,大不了我们今天再露宿一晚,幕天席地,对着星星入眠多么过瘾的事。”叶舟依旧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你真是我祖宗!要我说今天你再让我露宿野外,我就,我就回家。”大头有些愤怒。

    叶舟看到大头的样子,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好,好,好,我走还不行嘛,你这保镖也太不称职了。”叶舟也不忘嘲笑他一番。

    “你又没给我钱,我才不和你一起受罪呢。”大头反唇相讥。

    “你说前面有集市吗?”叶舟问道,在前面狂奔的大头突然停下脚步,转身道:“必须有!”

    “你不记得?”叶舟幸灾乐祸地问。“我们走的是官道,就算没有集市也该有驿馆。反正你是赶考的才子,驿馆应该也可以住。”大头说着便兴奋起来。“那都是官老爷住的地方啊,官老爷!”大头不觉一阵狂想。“如果能在那住一晚没有面条也可以,不对,官老爷就吃面条么?怎么也得弄只烤鸡,来点牛肉,走运的话还能喝上几碗官老爷们喝的酒。”大头更是乐呵。激动之余拽着叶舟往前直走。

    “你怎么突然高兴起来了?”叶舟看着大头笑容满面不解地问。

    “没,没什么,你看夕阳如此美好,我能不高兴么,哈哈。”大头自然不会告诉叶舟自己的想法,说了还不丢死人啊。“对啦,这叫近朱者赤,来我们慢慢走。”叶舟以为大头被自己感染了。

    “慢你个头!”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头拉着叶舟就跑。

    “怎么还没集市?”叶舟被拖着走很不舒服,埋怨道。

    “把你的包袱给我,才子我们这是赶路,要快点。”大头叶舟气喘吁吁便道。

    “没事,我还行。”叶舟心头一暖立刻回答。

    “拿来吧,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大头夺过叶舟的包袱背在自己身上。叶舟楞了一下突然想起那个玉瓶。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道:“我怎么把它忘了!”

    “大头把你的包袱一起给我,放到玉瓶里。”

    “靠,你不早说。”大头顿时暴跳如雷。“害我累了两天!”

    “我忘了。”叶舟不好意思地道。

    “你就显摆的时候记得你有那个宝贝,干正事时什么也不记得。”大头把行李统统扔给叶舟。叶舟取出玉瓶暖暖的感觉从手心渗透到心里。“小香,真好!”他念叨着把行李收进“小香”中。

    “别犯花痴了,赶路要紧,没有包袱的拖累感觉就是好。”大头对着夕阳伸了个大懒腰,懒洋洋地说道。

    他们走了约半个时辰便看到前方隐约有一个小村庄。“看,前面有人家。”叶舟激动地拍着大头的肩膀道。“我早看到了。”大头无奈地说。本以为能有个驿馆,谁知道竟然是个破村庄。梦想的烤鸡,牛肉看来是没有了。大头顿时泄气。

    “真奇怪,你这人怎么阴晴不定。”叶舟对大头的表现非常不解。

    “真奇怪,前面的村庄怎么没有炊烟?”大头看村庄满眼不舒服,于是拼命想找它的茬,结果竟然发现村庄没有炊烟。“可能他们都吃过饭了呢。”叶舟道。大头摇头道:“太阳刚落怎么可能全都吃过饭。”他越看越不顺眼。

    “难道,难道有妖怪?”叶舟想逗逗大头。“啪”,“妖你个头”叶舟话音刚落头顶便遭到大头狠狠一击。“这话也能乱说吗?”大头仿佛很害怕。叶舟揉着头白了他一眼。“你昨天夜里做梦都祈祷不要见到妖怪,就你这胆量也敢出来混。”叶舟也不去反击,只是笑着说。

    “我才不怕,我有平安符。”大头壮着胆子仰头道。

    “走,我们进村庄,找个地方住一晚。”叶舟道。

    “你,你确定今晚住这?”大头犹豫道。

    “不住也行,我们今天继续露宿。”叶舟可不在乎住什么地方他这颗刚解放的心,对什么都充满好奇。“屁,住村里,我有平安符。”大头手放到胸口嘘声道。

    叶舟走到里村口约两百丈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一道阴风吹上心头,顿时停下脚步。“这是什么感觉?这风好阴冷,和路上的风不一样。”叶舟见大头没有直奔村口便摇摇头,“看来我也害怕。”自嘲一番便追了上去。

    这个村子并不比自己的村子大多少,离村子越近大头越是不满,那想象中的大餐彻底泡汤。看这村庄的规模大头的心已经凉到姥姥家。“看来今天又得啃冷馒头,最多能喝点稀粥。”大头不甘地说道。

    “知足吧,至少不用露宿。”叶舟见大头满脸无奈便戏虐道。两人谈话间已经来到村口。“你看人家全村都睡了。还会有人招呼我们吗?”大头心里的不快又增添一层。

    “这会儿怎么都睡了?”叶舟看这家家闭户也不解地道。“天知道,跟你出来真不是明智的选择。在家多舒服!”大头无比怀念自己的大床。

    “以后我让你天天吃肉,睡大床。”叶舟拍着胸脯自豪地说。“拉倒吧,先把今晚吃住解决再说。”大头可不是一般的现实,将来压根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类。说着开始对着一户看上去比较顺眼的人家喊门。几声过后门缝中专出一个苍老的满带睡意的头颅打量着他们二人。

    “老先生,我们是过路的学子,想在你这借宿一晚,不知可否?”叶舟恭敬地问道。老者犹豫了一下道:“快走吧,我们村没有你们住的地方。”说完“嘭”一声关上门,接着听到一阵门闩响声。“这下没折了,还是安分地露宿荒郊吧。”叶舟向大头摊手说道。

    “也太不给面子了,好歹也给我们点吃的。”大头有些忿忿不平。

    “我们又不是乞丐。”叶舟看大头那幅谗样就好笑。

    “我再去敲别人家门看看。”大头可不想睡在西风中,转头向下一家走去。“你们想住在这里?”老者的声音在他们身后想起。他们猛然回头,齐声道:“是啊。”话音未落他们已经看到老者将门打开。两人一喜,果然天无绝人之路。老者邀请他们进屋,问道:“二位公子可曾用餐?”

    “没有,”大头抢先回答,他深怕叶舟要面子说吃过饭了。“就算弄碗粥那也是热的。”大头想法很简单,如今不期望大餐的他寻思着吃点热饭总可以吧。老者闻言立马神采奕奕说道:“二位稍等,我去组织人给你们准备晚餐。”

    他们听着有点懵,“给我们做晚餐,还要组织人!这是不是太夸张了?”一时间叶舟二人难以理解老者的举动。老者没理会他俩的惊讶说完直接出门。

    “才子你听到老头刚才说什么了吗?”大头问。“他说给我们准备晚餐!”叶舟机械地回答。

    “他还要组织人!听上去会有很多好吃的。”大头擦了擦嘴角的口水道。

    两刻钟后先是老者回来,一进门就忙活起来。接着陆续有人进门,有的提锅,有的抱一怀碗,有人拎着鸡,有人赶着鸭,更有一位仁兄直接把自己家的猪给拽过来。这场面何其壮观。你一言我一语原本宽敞安静的院子一下子变得拥挤而又吵杂。“这是什么情况?”大头凑到叶舟面前茫然问道。

    “没看懂。”叶舟也被这场面震惊了。看着杀鸡宰羊的村民叶舟和大头彻底迷茫了。“难道这是为了招待我们?这就是组织的力量?为什么?”没有答案!大伙生火的生火,洗碗的洗碗。老者则在那指挥着。就在叶舟准备询问老者的时候气氛随着一头牛被牵进来达到了*。

    “这牛不能杀”,“这牛必须杀”,“这牛是村里的宝贝”,“他们是村里的贵客”,“就是不能杀”。大家七嘴八舌地争论着。叶舟二人一头雾水,“这档次太高了吧?”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村民竟然杀牛来招待自己。要知道叶舟长这么大都没有吃过牛肉,牛在他们村也是个宝,耕田运粮都靠它。自己只有天天见牛跑,却不知道牛肉什么味。叶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头张开的嘴巴已经不知道合拢,双眼瞪到最大目不转睛地看着院中的牛。

    “老先生,这太不合适了,我们只是借宿一晚。”叶舟定神向老者拱手道。“对,太不合适。”大头也跟着和道。

    “你们是我们的贵客,应该的。”老者略带恭敬地说。

    “太热情了,太,太”大头找不到话说。就在那太,太,太给没完。

    “如此热情,让我们情何以堪。”叶舟不知所措得道,眼前的场面已经超出自己想象太多,以至于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