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储物玉瓶

    初夏的五更时分天已微亮,丛林中的小鸟叽叽喳喳忙活起来,清风吹过露珠带着绿叶的味道弥漫在天地间。床上的少年将腿伸出被褥挣扎着翻身侧卧,左手作枕,右手从脸正面抱着头。过了一会儿他右手挠了一把头发,左手慢慢撑起。“睡觉竟然也能梦到他,真是阴魂不散。”叶舟回想着梦境念叨,“真是莫名奇妙!”

    叶舟呆坐片刻便准备下床点灯开始晨读。就在他揭开被子的时候,“砰,砰”两声,好像有东西掉到地上。他顺势在床上摸了摸,他以为是羊皮卷。然而他却摸到羊皮卷。“那是什么?”叶舟似乎有种强烈的冲动,借着微弱的晨光他找到的是两本书。两本书!老者的话在脑海响起。叶舟忙点好灯。真是两本书!

    “难道我还在做梦?”叶舟突然给自己一个耳光,“哇哦,疼。”叶舟揉着嘴巴叫道。他定神将目光投向灯下的两本书。

    《斩妖诀》!“好土的名字,不过看上去很牛的样子!”叶舟自言自语翻看着《斩妖诀》。“世上真的有妖么?”

    “左氏有云:‘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人尚相忌如此,况非人乎?…所谓妖者,心异也。仁者爱人,行当利天下,凡害人者皆妖,尽可杀也。大义所在,虽死不辞,兹倾余所学于垂暮之年录先圣之作《斩妖诀》以求来者。”看完开篇辞叶舟惊叹其中叙说的鬼怪故事,同时又被那种行天地之正的大丈夫情怀吸引。

    英雄梦!哪个少年不希望自己能叱诧风云。力量,对于任何人都有着巨大的诱惑。让自己无所不能是人类的终极目标。不管你高尚还是卑劣都无法摆脱它的束缚。叶舟看着《斩妖诀》中的招式心法脑袋里的自己已然是万人敬仰的大英雄。想象一番叶舟不觉喜上眉梢。立刻翻开另一本书。《清神咒》,“这个名字不错,是什么呢?”叶舟满怀期待地往下看。“鸿蒙生物,大至天地,小至蝼蚁皆有灵。行天地之道,御六气之变而游于无穷者神也。”叶舟看着更是起劲。“元神之于人,生之所系。”叶舟看到此处忽然想到梦中老者在自己体内留了一道元神。“我怎么感觉不到?元神……玉瓶”叶舟顿时热血沸腾。那个可以装下任何东西的玉瓶。

    叶舟忐忑地拿出玉瓶,在手中把玩许久,除了温暖的感觉之外他依然没有发现这玉瓶有什么神奇之处。他有些失望,“这里面真能放东西?”叶舟疑惑着。“我来试试!”叶舟向来想到什么便干什么,当下也不管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便开始充满期待的试验。

    “要放什么?”叶舟环顾四周,目光停留在书桌上。毕竟书桌是他最熟悉最在意的地方。叶舟一手拿笔一手握瓶,“这个小,应该可以放下。进去!”对着毛笔学着老者的口吻说道。过了很久一切依旧,笔还在手中,瓶子也在。“不行?”叶舟抓耳挠腮又一句“进去”还是一场空欢喜。他将玉瓶放到桌上仔仔细细,前前后后看了约莫一刻钟。没有任何发现。瓶子还是以前的瓶子,他还是以前的他。

    “看来真的是做梦。那两本书是哪里来的?一定是我方法不对。”思考间笔已经在食指和拇指之间转动。这是他思考的惯有动作。“对了,这笔我可以直接插在瓶里!”叶舟一拍脑门将笔插向瓶中。心中期待着奇迹的出现。“啪”一声笔杆碰撞瓶底的声音震碎了他所有的期待。“还是没有用。”叶舟握笔的手不禁有些颤抖,他将笔在瓶中搅来搅去。“这就一破玉瓶!”叶舟最终确定道。

    那个能储物的玉瓶终究没有出现。对着渐明的窗外一声叹息,“就做个笔筒吧,收获两本书也不错,这瓶是假的,书会真么?”叶舟失落透顶,心情糟透了。就在他松开手时奇迹出现了!那支笔消失了!

    玉瓶还是那个玉瓶,瓶中的笔已消失。叶舟张大嘴巴,双手扶桌,久久没能回过神。“真的”,“不见了”,叶舟捧过玉瓶又是一番细琢,没有异常!这一切已经完全超出叶舟的想象,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世上竟然有这么神奇的东西,更不会想到自己能拥有它们。“原来直接丢到里面就行,难怪那老头书放到怀里就不见了。”想到书叶舟顺手拿起《斩妖诀》丢向玉瓶,果然,在接触玉瓶的一瞬间书就消失了。一本,两本,叶舟不断向瓶中丢东西,书被扫荡干净后是衣物,被褥,书桌。

    不到两刻钟屋里除了四堵墙而外已经空无一物。他就差没有把自己丢进去。装了一屋子东西的玉瓶重量并没有增加多少,叶舟看着空余四壁屋子露出阳光般灿烂的笑容。“真厉害,老头肯定是神仙,不,是老先生!”叶舟感觉再称其为“老头”太过不敬。神仙,这是什么概念!那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关键还长生不老!可是他怎么那么老?难道是老神仙?

    叶舟一阵羡慕发现自己蒸腾得有点累。想要到书桌前坐坐。这下麻烦来了。我怎么把它们取出来。叶舟食指和中指成夹子装深入瓶中,左右摸索,空无一物!将瓶子翻个底朝天,使劲甩。想把东西甩出来。可是不管他怎么用力都没有效果。他愤怒地说:“可恶,怎么出来?”

    他话音刚落,书本,书桌等物一齐从瓶中飞出,多亏他反映快,躲过如暗器般飞出的书桌等大东西。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吃尽苦头,头被书砸了许多次,鼻孔里还插过支毛笔,墨水零落得满地都是。“这是怎么回事?”叶舟哭叫,原本干净整洁的卧室现在是一片狼藉额。“见鬼!”叶舟被搞得一头雾水。“老头只教一半!可恶。”原本生出的一丝敬意荡然无存。叶舟只有哭笑不得地收拾自己的屋子。

    叶舟收拾好房间,坐在书桌前对着桌上的玉瓶发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苦思冥想终究得不到答案。“老头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它不听我的话?”叶舟继续尝试着。将一本书放入其中,然后对着玉瓶叫道:“出来。”

    书立刻从瓶中飞出,叶舟眼明手快一把截住飞出来的书。两本,三本,他就这样玩弄着这宝贝。“虽然不听话,但是毕竟能装东西。”叶舟心下狂喜,“真是好宝贝,这是什么呢?该给它取个名字!乾坤瓶,不好,日月壶,俗气,”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嘛,叶舟想给宝瓶取名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所读的书丝毫派不上用场。所想到的名字不是俗气就是无趣。思前想后一番斟酌之后他将玉瓶定名为:小香。只要和美丽的小香沾边,再俗气那也是威武的。“你以后就叫小香。”叶舟捧着玉瓶感受那份温暖。叶舟亲吻着玉瓶仿佛在亲吻小香一样。嘴角的笑容邪恶而又美妙。

    有了玉瓶和两本从天而降的怪书相伴叶舟的读书生活便不再枯燥。虽然按照书中方法修炼并没有什么成效,但是叶舟也不强求自己一定要学到什么,权当背书的一种调剂。很快他便将两本书背得烂熟,他或许没有什么能力,但是背书水平那可不是盖的。不能说过目不忘,读个七八遍肯定能记住,加上这么多年的背书经验对付这两本书自然绰绰有余。

    忘我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过了一个月。在这个月中叶舟沉醉在读书和不明所以的修炼中。他的痴迷叶恒和花氏都有所察觉,知子莫若父,在一个清凉的早晨叶恒敲开叶舟的房门,此时的叶舟正在聚精会神地研究玉瓶。对于父亲的到来他毫不知情。叶恒望着书桌前发呆的儿子久久无语。“舟儿,书都背熟了?”叶舟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爹,爹你怎么来了?”叶舟回神忙问。

    “舟儿,大丈夫志在四方,你是我们家的希望。好好努力。”叶恒并没有发火,他知道儿子已经长大,可以通过对话的方式让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爹,您放心,书我都背熟。考试肯定没问题。”叶舟自豪地回答,对于书本的掌握一直是叶舟最自豪的技能。看着叶舟充满自信的脸叶恒欲言又止,只是静静地望着自己的儿子。“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你用功。记住一切等过了明年的考试再说。”叶恒临走还不忘含蓄地提醒他。

    “是,爹,孩儿知道该做什么。您放心吧。”叶舟向父亲承诺着。“言必信,行必果,爹等着那一天。”叶恒微笑着走出房间。待到叶恒走后,叶舟长嘘一声。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爹爹今天好奇怪,怎么没发火?”叶舟不觉对叶恒今天的态度感到诧异。在他心目中叶恒可以说扮演着严父的角色,轻则臭骂,重则暴打。如今这一幕叶舟是怎么也想不到。他感觉对父亲有着一丝奇异的感情,或许就是那份被拳脚隐藏起来的父爱吧。人的情感是种神奇的东西,往往会有连锁反应,叶舟发现那深藏的父爱便强烈要求自己努力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