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少年心志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水~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书屋前迎着朝阳而坐的少年,身着青灰色长衫,头系一白色方巾。左手托着下巴,右手中的毛笔在拇指与食指之间不停地转动;眼睛瞪着窗外迎风而动的垂柳,嘴里念叨着“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沉思片刻提笔在纸上写下“叶舟”两字,写完左手摸了摸下巴,眉头微皱,显然对这两个字很是不满,于是又写了一次,还不满意,再写,直到第十次才小嘴一撇道:“这次写得还像样。”他盯着纸上看了一会儿,在“叶舟”旁边小心翼翼地加上“小香”二字。然后美美地笑了起来,“小香,今天你穿什么衣服呢?紫色长裙,不对,粉红色的,上面还印着桃花,恩,一定是这样。”想到此处那美丽的身影仿佛又出现在眼前,叶舟的笔在纸上画着:圆圆的脸蛋,微翘的鼻子,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有长长的头发。画上一气只落得双手抱头满脸无奈,“我怎么也画不出你的美丽,不过今天又能见到你了。”于是他又泛起傻来。阳光和着略带稚气的笑容透射出无穷的活力。生命的美好莫过如此。有什么比美妙的思念更让人心醉。

    这个少年名叫叶舟,今年十五岁,方圆百里内出名的才子,虽然这百里之内不过千户人家,但毕竟人家也是出了名的。他的志向是明年考上进士然后回家娶小香。小香是乡里学堂老师的女儿,也是他的未婚妻。

    “子曰:‘十有五而志于学’,我叶舟十有五而志于考进士娶小香。”想到小香他总是满怀斗志,于是他又开始子曰诗云。然而他还是天上一句,地上一句,一会儿小香,一会儿进士。

    “舟,吃饭啦。”这个熟悉的盼望一早上的声音终于响起。

    “收到。”话音未落人已窜到门外。叶舟阖上门打了个哈气仰面朝天双手反扣伸个大懒腰。“今天天气真好。”他由衷地赞叹道。奔到厨房母亲早已把早餐盛到桌上,他一屁股坐到凳子上边开始狼吞虎咽。

    “慢点,慢点。”从里屋走来的年轻妇人和蔼地说道。

    “没事的娘,我得快点,一会儿大头他们又要不等我了。”从叶舟满是粥的嘴里挤出的话让人听不大明白。

    “每次去集市都这样,你看你把他惯得。”这声音总是让他不舒服,可是又不得不听。他父亲,叶恒,读了十多年书到如今连“明经”都没捞上。好在他也知人达命把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靠着祖上留下来的十几亩地加上自己和妻子花氏偶尔做点零工,生活虽然不富裕,但是除去生活开销也还能有些积蓄。

    “行了,舟儿难得出去一次,你就少说两句。他平时什么样你最清楚,让他放肆一回吧,先吃饭。”花氏劝慰道。

    “晚上回来给我把《屈平贾生列传》默写一遍。”叶恒显然不准备轻易放过叶舟。

    “父亲的话总是那么让人扫兴,不过今天心情好,只要出去玩,一切都没有问题,反正都默写过好几次了。”叶舟立刻回答道:“没问题。”

    “最好没问题,不然看我…”“叶舟,就差你了,快点。”叶恒的话被突如其来的杀猪般叫喊打断。

    “来啦。”叶舟应和一声筷子一丢,拿起半块饼直冲门外。

    “越来越没规矩。”叶恒又准备发飙,可是叶舟早已跑出院门。

    “我在学堂等你们。”叶舟抛下一句头也没回朝前方一群人追去。花氏笑着摇摇头道:“他爹,我们吃吧,今天去集市也有事。”

    “晚上看我怎么收拾他,这小子!”叶恒望着儿子的奔跑的方向狠狠地说道。

    “你就嘴上厉害,这么多年你收拾过他几回。”花氏嗔笑着把一碗粥端到叶恒面前道。叶恒空摸一把胡子道“也是,这孩子平时都好,可是一到去集市就像变了一个人。”

    “他哪是去集市,他是去学堂。”花氏最了解自己的儿子。

    “舟儿去年学堂毕业,花先生帮忙进士考试资格,这份恩我们不能不报。”叶恒郑重地说。

    “是啊,花先生还答应把小香许配给舟儿,这更是让我们无以为报。”花氏跟着和道。

    “恩,一下子了了我们家两件大事,这真是天佑我叶家。”叶恒放下碗筷举目望苍天,“我叶家总算不用再过这样的生活了,这么多年辛苦你了。”叶恒握住花氏的手深情地说。

    “饭快凉了,赶紧吃吧。”花氏淡淡地道。

    “你们等等我。”跑得气喘吁吁的叶舟对着前面的人群喊道。

    “谁让你整天憋在家里读书,怎么样,不行了吧,要我说身体强壮才是顶重要的。”前面人堆里一个头大如斗的少年朝叶舟伸舌做了个鬼脸。

    “死大头,看我追上不把你打趴下。”叶舟最讨厌别人说他没用,他的志向可是做个文武全才。

    “等你追到我再说吧。”大头冲叶舟打了个鄙视的手势转头向前跑去。

    “你给我站住。”叶舟只有加快速度,心里咒骂道:别让我逮到。

    看着大头一伙越跑越远叶舟又气又恨但确实没有力气再跑了。“等等我,最多我不把你打趴下。”叶舟眼看无望追到他们便喊道。

    “嘿嘿,叶大才子跑不动了吧,就说要你经常和我们玩,现在知道不是我对手了吧。你越来越差劲。”大头满脸得意地说。叶舟简直气爆了。“你们不等我,以后别想我讲故事给你们听。”叶舟拿出最后的杀手锏。

    “你快点,我们坐着等你。”大头他们知道这故事万万不能少。

    叶舟追上大部队,一伙人你推我嚷奔向集市。

    “你去集市干嘛?”,“我去吃好吃的”,“我去买风车”,“我去二叔家帮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而这目标的终点都是一样的--快乐。

    “叶才子,你去干嘛?”

    “我去学堂。”

    “哦”大伙瞪着叶舟齐声说道。

    “你们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叶舟神气地说。

    “见小香就说见小香,还说去学堂。”大头一脸不屑地道,“我见过的美女多了。”

    “我们这儿小香最美,我就喜欢她。”叶舟拍着胸脯道。

    “切,你才见过几个女人,就在这里胡说八道,要我说省城(确切地说应该叫淮南道节度使治所即扬州,但是为了方便理解便用这个词)那才叫美女如云,想当年我和二叔去的时候……”大头去过省城永远都是这群人中最值得骄傲的事,单这一件事他至少讲过几百次,每次讲都津津有味而且每次都不同。但凡能插上省城这事儿他总得吐沫横飞一番。

    “你神气什么,我过几个月就要去京城,京城,比你的省城大多了。”叶舟实在受不了大头的省城故事。大头猛然抓住叶舟道:“你去京城做什么?”

    “考进士。”叶舟特意仰头看天淡定地说道。

    “哈哈,你知道京城在哪吗?乡镇都没出过,还京城。”大头单手捂着肚子,弯腰跺脚狂笑。

    “京城不就是长安嘛,路自然不用我找,有人送,大官送。”叶舟还真不知道怎么去长安,但是他依然装作神气道,“只要到省城就行。”

    “你知道省城在哪?”大头继续嘲笑道。

    “你个死大头。”叶舟说着往大头屁股上狠踹一脚,“叫你笑”。大头也不生气,走过来拍了拍叶舟的肩膀神秘地道:“要不要请我做向导兼保镖,一路上坏人很多,还有妖怪。”说着大头装着哆嗦起来。

    “保你个死人头。”叶舟发现在大头面前永远都是失败者。唯有开骂才能解恨。

    “就你这出口成脏,也能考上?别做梦啦,早点改行吧。”大头以胜利者姿态告诫道。

    “我当然能考上,普天之下,舍我其谁。”叶舟信心满满地说。

    “好小子,有魄力,我看好你,我在卖的几本书,你看好哪本,便宜点卖你。”一个蓬头垢面,粗布麻衣的老者突然出现在叶舟面前,手里拿着一打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