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患难见真情

    两天前,郭志伟从黑衣人的枪口下侥幸逃亡后,一路仓促逃跑,翻过小区的围墙,不慎掉进了下水沟里,一边是高墙,一边是荆棘,左右上不去,他只好顺着下水沟一路游游走走。网

    没一会儿便看到污水流向了一个巨大水泥管道,管道里黑兮兮的咋也看不清楚,郭志伟抹着眼泪左右瞅了瞅,既然上不去,那只能顺着水泥管道进去。

    郭志伟便弯腰爬进了水泥管道,刚开始他还不敢深爬,只是待在管道口附近,坐在管道里,污水蔓到他的小腹上,让郭志伟全身止不住的颤抖,也不知道是污水太冰凉,还是恐惧的余劲还未散去。

    “爸,妈”郭志伟想到自己连累的父母被炸的粉身碎骨,心里更是止不住的悲伤和自责,他抽抽噎噎哭了一阵子,现污水的水位正在上涨,已经蔓延到胸口位置,郭志伟赶紧屁股往上拱了拱,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但依稀还能听到一两声警笛声。

    郭志伟不敢出去,但管道里又不能待了,只好顺着管道往里爬,爬了没一会儿他就感觉自己顺着水流被冲进下水道里。四周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但此刻的黑暗却给郭志伟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他摸着墙壁一路走下去,直到感觉水位下去,只到脚踝处才停了下来,他也有些走不动了,便坐下休息,迷迷糊糊之中就睡着了。

    第二天他感觉有什么东西钻进衣服里,痒痒的一阵难受,顺手一抓,传来的“吱吱”的叫声,吓得郭志伟一阵惊慌大叫,站起来不断抖着自己衣服,才看清是一只脏兮兮的老鼠掉了下来。

    郭志伟惊魂未定,虚脱般地靠在墙壁上,他看到几束光线通过井盖的透气孔斜射了下来,光线后似乎还有扶梯,他立马站直身子,越过光线,抓着扶梯就要上去,才注意到自己的双手还铐着手铐,如此上去,还不引得路人频频侧目。

    郭志伟便使劲地搓着手铐,企图从手腕上搓出去,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放弃了,除非打断手骨,否则根本出不来。

    郭志伟在下水道里摸了半天,摸到了快小石头,便尝试着敲断手铐中间的链条。因为被手铐牵绊,使不出大力,敲了半天,手铐的链条没敲断,手腕疼的都快断了。

    郭志伟坐在地上直喘粗气,又觉得嗓子一阵干,痒得难受,同时注意到头顶有水滴滴落,抬头看去,上面挂着不少水滴,晶莹剔透的,让郭志伟的嗓子更是痒的难受,忍不住咽了口干涩的口水。

    看到水滴滴下,郭志伟赶紧张口去接,还喳巴喳巴舌头,其实什么味道也没尝出来,郭志伟赶紧又张口去接,如此反反复复,举起的脖子都酸了,才感觉嗓子不在那么干了。

    但是肚子又传来一阵咕噜声,郭志伟又抬头看了眼井盖,想要填饱肚子只能出去,而出去之前,必须要把手铐弄断。郭志伟瞬间又有了动力,便抓起石头继续敲,直到光线散去,下水道里又一片黑暗,郭志伟依然还是没能敲断手铐。

    他气的把石头一扔,又哭了起来,他此刻多么希望能听到父母的声音,想到这十几年来父母对自己的呵护和关爱,只恨自己不孝,只会忤逆着父母,从小到大就一直在跟父母闯祸,这次更是连累的父母被杀,郭志伟心里无尽的后悔和悲痛。

    黑暗中渐渐止住了哭声,紧接着响起一阵金属的摩擦声,伴随着沉重的呼吸声,通向下水道的两端,不知过了多久,只听“锵”的一声,紧接着响起一阵少年的哈哈笑声。

    郭志伟终于利用墙壁的斜角把手铐中间的手链磨断,他迫不及待摸着扶梯爬出了下水道,外面也是一片黑暗,一股凉风袭来更是让他不禁打了个哆嗦。

    郭志伟走出了一段路就看到了路灯,勉强能辨别出自己所处的位置在离自己家五公里左右,路上也是几乎没有车辆经过,由此可以判断应该是下半夜。

    郭志伟想到自己死去的父母,忍不住地鼻子一酸,再次落下了泪水,他赤脚地朝自己小区方向跑去。到了小区门口,守门的保安昏昏欲睡,他还是不敢从大门走进去,摸到了墙根,翻墙进去,一路抹黑来到了单位楼下,楼梯的灯是自动感应的,亮起的那一刻把郭志伟吓个半死。

    他缓定了心神后爬到了五楼家门口,门口的通道上拉着警戒线,钻过警戒线,屋里黑兮兮的咋也看不清楚,郭志伟带着哭腔低声呢喃了一声:“爸,妈”

    他不由自主往前走了一步,脚上被石头一绊,摔得他脸面生疼,郭志伟摸黑蹲在墙角里,抱着自己的双腿低声抽噎。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渐渐泛白,他渐渐能看清屋里的情况,一片燃烧后的废墟,或许废墟中还掩埋着父母的尸骨,郭志伟跪在废墟中,双手抓了一把灰烬,捂在脸上痛哭起来。

    窗外响起小区人说话的声音,郭志伟从悲痛中回过神来,在地上猛磕了三个头后,离开了小区,一路疾跑。没有目的,只是泄心中的悲痛,只到再也没有力气跑下去后,他便一步一步走着,只到驻足在路边的一个包子摊铺附近。

    他只在饿的饥肠辘辘,便趁着小贩没注意,在蒸笼上抓了两个包子就跑,便跑还边往嘴里塞,这才有了念清幽他们三人看到的那一幕。

    当郭志伟看到有人扔了个包子在他面前,抬头一看是念清幽,下意识的就低下了头,念清幽在他心里一直就是女神级别的,他怎能让女神瞧见自己落魄,于是郭志伟丢下包子不捡,转身跑了。

    他拐了两条街后还不断的往后望,就怕念清幽追了上来,这不回头不打紧,一回头差点没吓尿,就见黑衣人骑着摩托车正杀气凛凛地追了上来。

    虽然黑衣人带着头盔,但郭志伟死都能认出那一双阴深恐怖的眼神,就是他,杀了自己父母还不罢休,现在又来追杀自己。

    郭志伟感觉自己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炸了起来,拔腿往前拼命地跑着,他到也聪明,知道跑直线必然死路一条,便翻过了绿化带,冲进了巷弄里,巷弄的路纵横交错,且狭窄不平,可以有力的控制摩托车的度。

    但到底是两天没吃饭,跑了一阵子后就脚步虚,脑子缺氧般的感觉天旋地转。听到摩托车的引擎声越来越近,郭志伟一咬牙,坚持摇摇晃晃地跑着,边跑边大喊:“救命。。。杀人啦”

    他不喊还好,一喊更吸引了黑衣人的注意,顺着声音追去,匆匆一瞥就看到了郭志伟转身进了另一条巷弄里,黑衣人调转车头,往另一条道截堵郭志伟,在转角处刚好将郭志伟撞了出去。

    “噗”的一声,郭志伟落在地上,口吐鲜血,他揉着自己胸口,迷迷糊糊看到黑衣人从怀里摸出了一把手枪,吓得他立马清醒过来,双腿不断地往后蹬,嘴里哭道:“不要杀我,求你了,不要杀我。。”

    黑衣人抬起手腕,将枪口对着了郭志伟,突然侧面一股劲风袭来,他都来不及回头去看,就感觉脑袋遭了一记重拳,整个身子侧飞了出去,撞到墙壁上又重重摔了下来,彻底晕过去。

    古天域踢开黑衣人手上的枪,这才看向了郭志伟,郭志伟惊讶地张大了嘴,他只看清有人一拳打在黑衣人的头盔上,使黑衣人整个人飞了出去,落在地上不省人事,心想着如果不带头盔,这一拳岂不打的黑衣人脑/浆迸裂。

    郭志伟哪里知道古天域这一记“无极拳”有着隔山打牛一说,若不是他把控着力度,隔着头盔都可以把黑衣人打得脑/浆迸裂。

    直到古天域转身过来,郭志伟才看清了是古天域救了他,但他心里仍然害怕,拔腿就跑,跑了没两步,只见巷弄的一头又站着两个人影。

    。。。。。。

    沃尔沃车里,郭志伟坐在后座囫囵吞枣地吃着包子,副驾驶上的念清幽回头一看,满脸嫌弃地捏着鼻子回过头去。

    郭志伟不禁低下了头,一口将嘴里的包子咽了下去,又堵着难受,边上的古天域及时递来了一瓶矿泉水。

    郭志伟赶紧拧开,连续灌了两口后顿时觉得好多了,他感激涕零地朝古天域说了声谢谢。

    古天域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问道:“那黑衣人为什么追杀你?”

    郭志伟这才一五一十把事情说出来,说到动情处不免又是一番眼泪下来,念清幽也对他的遭遇深表同情,转头递给了他一盒纸巾。

    郭志伟想接又不敢接,最后是古天域接了并抽出几张放在他手里问道:“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不知道”郭志伟摇了摇头,双眼交杂着迷茫和无尽的悲痛。

    “那先去我那儿呆两天吧”

    郭志伟回头看去,见古天域脸上始终带着和煦的笑容,不禁鼻子一酸,再次落下泪来。

    在学校里,他不止一次刁难过古天域,没想到古天域不仅不记仇,还如此帮他,这让郭志伟从心底里感到一丝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