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穿上警服

    喜盈门酒店门前展开一场恶斗,由于事发突然,双方都没有准备家伙,就是全靠拳脚上阵,打得那叫一个热闹,饭店保安根本不敢劝架,四周围了一大群人,酒店摄像头将这两伙人的英姿全都拍了下来。

    刘汉东这边战斗力就算比较强悍的了,可对方居然更猛,其几个家伙人高马大,打架技术极为精湛,一看就是练过散打的专业运动员,谭帅、申华伟等人也算经常打群架的了,在人家面前一个回合就被撂倒,也就是刘汉东和火雷能与之对抗。

    酒店二楼靠窗的座位上,两个男子正在对饮,饶有兴致的看着下面的群殴,不时点评一下。

    “那个大个子打得挺好,应该是金龙俱乐部出来的,那边几个倒像是省散打队的,还有这个黑小子,走的是内家拳的路子,还有些军体拳的影子。”年男子酒酣耳热,敞开夹克衫,隐约露出腋下的快拔枪套和皮质子弹匣。

    “我认识那个黑小子,他拳打得好,枪法更好。”对面的秃头汉子笑道,正是明镜调查咨询公司的法人经理会计出纳调查员兼保安,王星。

    “哦,他是做什么的?”年男子颇感兴趣。

    “大名鼎鼎的刘汉东啊,古长军就是在他的配合下,被我擒获的,夏天的时候,这小子和花火所的马国庆,两人对抗八个持枪歹徒,硬是打赢了,当然这里面我的功劳也不少。”王星笑道。

    “哦,就是他啊,这样的硬汉,应该当警察,进我们缉毒大队才能人尽其才啊。”汉子呵呵笑道,点燃一支烟,再次欣赏着下面的斗殴。

    “他已经考进特警了,老耿,你想挖人要趁早啊。”

    “合同制的防暴特警,屈才了。”老耿抽了口烟,“你上次托我打听的事儿,有眉目了,夏白石托的是王世煌的关系,夏舟办了保外就医,说是肝炎,估计判的时候,能判二缓三,基本不用坐牢。”

    “这样啊。”王星有些震惊,夏白石竟然找的是世峰集团的关系,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消息应该是准确的,自己查了一个多月都没眉目,最后还是找了缉毒大队的老耿才解开这个谜团,缉毒警掌握的资源比刑警还多,老耿手下几十个特情,想打听什么消息,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外面警笛声传来,110出动了,斗殴双方立刻望风而逃。

    “***,跑得比毒贩还快。”老耿望着窗外,乐不可支。

    派出所对这种打架斗殴的案子素来没什么兴趣,警力有限,管也管不住,搞不好溅一身血,只要不破坏财产掀起骚乱,他们就远远看着,等打完了再收拾残局,这回倒好,警笛一响人就散了,省了不少事儿。

    地上没死人,没受重伤的,警方走程序录口供完事走人,回到所里,就接到了报案电话:“十分钟前在喜盈门酒店门口打架的人叫刘汉东,你们赶紧去抓他。”

    值班民警记录下来,没当回事。

    过了半小时,一辆路虎揽胜驶入派出所,车上下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颐指气使进了值班室:“喜盈门打架的案子处理了么?”

    “你哪个单位的?”值班民警打量着他,这人身上有些酒气,居然还敢开车直入派出所。

    “我市局的。”男子亮出警官证,晃了一下收起来。

    值班副所长走过来:“詹主任,你怎么有空来我们所指导工作?”

    男子说:“我表弟让人打了,你们怎么不处理?”

    “马上处理,今晚上报警电话太多了,警力有限啊。”副所长陪着不是,保证明天早上之前把人抓到。

    男子点点头,拉过副所长耳语了几句,然后握手告辞。

    值班民警问:“所长,那谁啊,这么横?”

    “市局一把手的公子,詹子羽,你说他有没有资本横?”

    “詹局的儿子啊,那必须得横啊。”

    ……

    两日后,新招募的防暴特警在省警官学院报到,林连南脸上还有缝针的痕迹,身上的淤青也没消,不过那场架打得很是痛快,刘汉东身上也多处淤青,不过面部保护的很好。

    新警们已经分成了许多小团伙,各自聚在一起说说笑笑,刘汉东和一帮退伍兵出身的新警,而常进则和本地体院招考的新警们一起,时不时投来含恨的目光。

    “进哥,你瞧那小子猖狂的样子,我恨不得拍死他!”常进身旁一个小子恨恨道。

    “慕新,你放心,他今天就得滚蛋。”常进掐灭烟蒂,阴测测道。

    “进哥,你怎么安排的?”

    “我报警了,他现在是有案底的通缉犯,待会你等着看好戏吧。”常进又瞟了一眼远处的刘汉东,冷哼了一声。

    市局新招募了一百二十名男特警,三十名女特警,签订三年合同,服役期间二十四小时备勤,实行封闭式管理,基本上和现役部队差不多,合同期满后可以续签,但是超过三十岁的就不会再续约。

    这种聘用制的防暴特警,是公安机关为了弥补警力不足搞得一个举措,同时也是解决内部子女的就业问题的一个途径,这一百五十人的某些人,在第一个聘用期之内就会转到基层派出所、出入境管理局、车管所等单位,身份也会通过各种办法转成正式编制。

    刘汉东属于前者,而常进则属于后者。

    一声哨子响,新警们在操场上集合,寒风凛冽,不少人穿着羽绒服都冻的浑身发抖,清鼻涕直流。

    一位制服笔挺的二级警监健步走来,在主席台上站定,声若洪钟:“同志们,我叫张亚森,是你们的教官,都给我打起精神来,站直了!”

    新警们精神一震,都挺直了腰杆。

    “你们还没有穿上警服,严格来说还是老百姓,但过了今天,你们就是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了,我们防暴特警应该具备哪些素质呢,政治过硬,这是首要的,擒拿格斗技术,敏捷的反应意识,对于违法犯罪的坚定的打击决心,这都是不能缺少的!你们说,有没有?”

    “有。”

    “没吃饱么,我没听见!”

    “有!”这回声音大了不少,但参差不齐,女警们尖利的声音反而比男同胞还大。

    “声音太小了,你们连娘们都不如!”

    “有!!”

    “嗯,这回终于能听见一点了,在我正式讲话之前,我想说一件事,你们的某些人,竟然在面试录取之后,公然在公共场合打架斗殴!”

    常进面露喜色,得意洋洋。

    他的跟班隋慕新立刻拍马道:“进哥,你真牛逼。”

    “必须的,我说过,一句话他就考不上。”常进道。

    张亚森扫视众人,忽然指着常进和慕新道:“你两个,出列!”

    常进和隋慕新低着头走出队列。

    “我讲话的时候,不允许别人在底下说话,一万米,顺时针跑,立刻!跑不完就滚蛋!”张亚森怒吼道。

    常进和隋慕新垂头丧气,开始沿着大操场的跑道跑起来。

    张亚森继续讲话:“刚才说到哪儿了?”

    下面没人敢应声。

    “说到打架斗殴的事儿了。”刘汉东大声回应道。其实此刻他心里拔凉拔凉的,事发了,估计这警察也当不成了,索性光棍一回。

    “对,打架斗殴,你们在没穿上这身衣服之前,还是老百姓,年纪轻轻,火力又壮,如果遇到事儿忍气吞声,当缩头乌龟,那就不是血性汉子,不配当特警!”

    张亚森的话让刘汉东颇感意外,更让跑步的常进寻死的心都有,好不容易托了关系设了局,没想到一点作用都没有。

    “但是,当你们穿上这身衣服,就代表公安机关,代表政府,就得把你们的个人意识收起来,有气给我忍着,有火给我憋着!训练场上有你们发泄的机会,处置骚乱的战斗有你们发挥的空间,好了,我话讲完,向右转,齐步走,进入小礼堂领取制服。”

    一百四十八人的队列整齐转身,齐步走。

    张亚森指着空旷大操场上跑步的俩倒霉蛋吼道:“一万米,少一米都不行!”

    ……

    新警们领取了崭新的制服,每人一套藏青色混纺常服,西装领上衣和裤子,两件浅蓝衬衣,一条领带,外腰带和裤带,还有一顶大檐帽,一副白手套,肩章是一条金属折杠,代表最低级的学员。

    大家终于穿上了梦寐以求的警服,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互相整理着警容,兴奋的压低声音议论着。

    “这衣服料子真差,衬衣是化纤的,夏天穿肯定很难受。”刘汉东捏着衣服评价道。

    “别嫌好道歹了,刚才差点吓死我,你说说,为啥没处理咱们?”林连南系着领带,满脸的后怕。

    “不知道,兴许是咱命好吧。”刘汉东道,其实他刚才都绝望了,现在却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

    他自然不知道,这背后经过了多少较量与博弈,刘汉东和林连南的名字已经从新警名单上划掉,罪名就是打架斗殴,但负责录取的警官考虑到刘汉东是沈秘书的关系,硬是顶住了压力,保住了他俩。

    全体人员换上警服,再次进入小礼堂,依然由张亚森给他们讲话。

    “不要以为你们今天穿上了警服,就真的是一名公安民警了,等待你们的是一周的政治学习,三个月的全封闭式训练,达不到考核标准的,不予签订聘用合同,在培训期间违反纪律的,轻则像他们那样,重则直接开除!”

    张亚森一指外面,透过小礼堂的落地窗看以看到,铅灰色的天空上开始飘雪,阴风怒号的大操场上,常进和隋慕新正缩着脖子顶着西北风艰难地跑着。

    每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除了在部队里就蹲惯了禁闭的刘汉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