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冤家路窄

    面试这天,刘汉东还是穿了马凌买给自己的那套廉价黑西装,外面罩着淘宝上买的阿尔法M65风衣,早上六点钟驱车去接了战友林连南,一同赶到省警官学院参加面试。

    警官学院就是以前的公安专科学校,占地颇广,有战术训练基地和大操场,今天招警面试,学员全体放假,只留下工作人员维持秩序,社会车辆不许进入校区,刘汉东将车停在门外,拿着证件和林连南一起进了警官学院。

    参加面试的这四百五十人是笔试和体能测试的佼佼者,他们将会有三分之二的人被淘汰,剩下的一百五十人才能穿上警服,此时考生们三五一群,窃窃私语着,寒风吹过,校园内时不时有身穿笔挺警服的工作人员走过,引来艳羡的目光。

    每个人都期盼着穿上这身藏青色的制服,不是为了服务社会,也不是捍卫正义,只因为这身衣服代表着权力、威严、每月固定的工资和福利。

    考生们被工作人员带进了候考室,交出手机,每人发了一个号牌,等候面试。

    第一个考生战战兢兢进入了考场,林连南忽然紧张起来,说:“一班长,我想尿尿。”

    “赶紧去。”刘汉东道。

    “一起去,给我壮个胆。”林连南道。

    “妈的,瞧你这点出息。”刘汉东举起手,“报告,上洗手间。”

    “去吧,注意时间。”工作人员一摆手。

    两人匆匆赶往洗手间,里面几乎满员,看来考前紧张的人不少,正对着尿池子释放着压力,又来了一个人高马大的小伙子,解开裤子喷洒着水柱,有几滴溅在了林连南锃亮的皮鞋上。

    “我靠,你小心点。”林连南往后撤了撤。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那小子很嚣张,拉上拉链,恶狠狠盯着;林连南,在面试考场的厕所里都敢耍横,可见平时是个多么嚣张的角色了。

    “我说,你小心点,溅到我鞋上了。”林连南和他对视,态度不卑不亢。

    “前面俩字,重新说一遍。”小伙子很不耐烦。

    “带一句口头语怎么了,我还没让你给我道歉呢。”林连南在部队里也属于刺头级别,自然不会怕他。

    “**,**挺横啊,知道我是谁不?我一句话,你就考不上,信不?”小伙子年龄大约二十五六岁,穿着西装,没挂工作人员的牌子,大概也是考生。

    刘汉东站了出来:“你真有能耐就不会站在这儿了,别他妈耍嘴皮子,想干咱现在就干,厕所里没有摄像头,来啊,我弄不死你。”

    小伙子往后撤了两步,点头冷笑:“行,我记着你们了。”扭头走了。

    林连南长吁一口气:“**,真憋屈,要不是家里托了那么多关系,我早揍他满地找牙了。”

    刘汉东道:“这种逼货就不能惯,今天特殊情况先饶了他,哪天在外面遇见了,照死里收拾。”

    林连南点头道:“对,找个麻袋往头上一套,打了就跑。”

    两人说说笑笑,回到候考室。

    一直等到午,前面的考生还没面试完,工作人员提供了盒饭,大家吃了继续等待,两点钟,终于轮到刘汉东进去面试了。

    面试室里,迎面是一排桌子,坐着七个考官,左右两侧是书记员和监督员,呈三面包围之势,给考生无形带来强大的压力。

    居的是主考官,由他发问,其他人不参与提问,只负责打分,刘汉东注意到考官有万旭东,心里就淡定了许多。

    面试的题目没什么特别刁钻的,也没有固定答案,都是考察考生随机应变能力和综合素质的,刘汉东回答的很流畅,十分钟后结束面试,从侧门离开。

    过了一会儿,林连南也结束面试出来了,一脸的沮丧:“回答的不好,怕是过不了。”

    “没事,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刘汉东宽慰他。

    ……

    面试结束了,进入了紧张的评分工作,这次招警的一百五十个名额,名义上是为了扩充防暴特警的规模,其实还有一项作用,就是解决公安机关内部子女的就业问题,还有一些没法拒绝的社会关系,负责招收工作的市局政治部主任案头已经摆了几十张条子,哪个都得罪不起,只能权衡再权衡。

    一周后,入围名单公布了,刘汉东上查询,自己和林连南的名字都在其!

    刘汉东大为欣喜,立刻打电话给家里报喜,当妈妈听到儿子考上警察的喜讯后激动的在电话里就哭了,搞得刘汉东鼻子发酸,暗道就算是为了妈妈也要干好这一行。

    第二个通知的是马凌,马司机自然也是兴奋万分:“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考上,开车呢,不多说了,晚上你请客。”

    “把朋友们都叫上,随便吃,我请。”刘汉东豪气万千。

    “必须的,宰死你。”马凌挂了电话,开着公交车就唱起了歌。

    自从上回演了一出戏之后,刘汉东和火联合一家人的关系就突飞猛进,没事蹭个饭什么的,当然房租还是要交的,每月八十,少一分都不行。

    他下楼告诉了包租婆这个喜讯,正在打麻将的包玉梅眉头一展:“好事啊,以后有啥事找你罩着了,咱也有当警察的亲戚了。”

    “一句话的事儿。”刘汉东得意洋洋,忽然想到一个重要的人没通知到,就是宋双。

    电话拨过去,宋双没等他开口就先说话了:“我在上查到你的名字了,恭喜。”

    “谢谢。”刘汉东道声谢,就没词儿了。

    “加油,做一个像我爸爸那样的好警察。”宋双鼓励道。

    “谢谢。”刘汉东再次道谢,客气了几句挂了电话,他没邀请宋双晚上一起吃饭,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刘汉东不傻,情商也不低,上高的时候就谈过恋爱,他能看出宋双对自己有那么点意思,老实说这女孩人不错,但不是自己的菜,而且家庭背景差距太大,当然更主要的是自己已经有马凌了,心里容不下别人了。

    晚上,刘汉东没开车,约了包括林连南在内的几个战友,喊上马凌、马琦、火雷、火颖、还有暴走E族俱乐部的谭帅、申华伟等人,来到喜盈门酒店吃庆功宴,大家都是年轻人,欢聚一堂很有共同话题,说说笑笑,举杯共饮,不亦乐乎。

    酒过三巡,林连南起身上厕所,很快就回来了,附耳对刘汉东说,在厕所见到警校里发出龃龉的那个小子。

    “他在哪一桌?”刘汉东问。

    “在厕所拉屎呢。”林连南道。

    “走,弄他去。”刘汉东立刻起身,两人来到酒店洗手间,林连南蹲下身子看了看厕位挡板下方露出的鞋子,点了点头。

    洗手间里没人,刘汉东端起墙角的“出酒桶”,高高举起朝厕位里倾倒下去,半桶呕吐物哗啦啦倒下去,顿时一声怒吼:“**!”从厕位隔间里传出。

    刘汉东和林连南强忍着笑,丢下出酒桶迅溜走,出了洗手间,装作没事人一样说说笑笑扬长而去。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一伙人闯进了包间。

    “就是他!”一个浑身散发着呕吐物酸臭气息,头发里还夹杂着污物的家伙指着林连南怒吼道,正是面试时遇到的那位号称一句话就让别人考不上的嚣张货色。

    在座的都是不是善茬,一见气氛不对纷纷站了起来,拎起酒瓶子准备干仗,哗啦啦起来十几个,对方立刻怂了。

    “行,你们等着。”几个家伙色厉内荏,扭头走了。

    “怎么回事?”马凌问道。

    “早想修理他了。”刘汉东将当天的情况介绍了一下,大家顿时表示干得好,对这号人就得这么恶整才过瘾。

    谭帅说:“我认识他,叫常进,家里做生意的,听说有当公安的亲戚。”

    马凌皱眉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毕竟你们以后还要做同事,闹成这样可不好。”

    “不服就打服,俺们在部队就是这么干的,四川兵、河南兵,都干不过我们江东兵。”林连南颇为骄傲的说道。

    马凌在桌子底下踢了刘汉东一脚。

    “下不为例。”刘汉东总结发言,“以后做事要三思而行,不能冲动,要对得起这身衣服,这头顶的国徽。”

    大家都吹口哨、起哄。

    刘汉东自己也笑了:“反正以后注意,尽量少打架,低层次的人才用暴力解决问题,你们谁听说过江湖大佬亲自出马打架的,王世峰、龙开江、皮天堂这样的角色,谁还拎着砍刀冲在第一线啊。”

    有人插言道:“那也不一定,当年江北四大天王,就是经常拿着消防斧、马刀亲自冲锋陷阵,砸人家场子来着。”

    刘汉东说:“那是特例,算了,不说这个了,大家把剩下的酒匀一匀,都干了,喝完唱歌去。”

    喝完了酒,买了单,众人醉醺醺出了喜盈门的店门,雪亮的氙气大灯迎面照来,一时间全都花了眼,就听到有人吼道:“就是他们,给我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