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投行金领吹破天

    “还有红灯记里的王连举,还有白毛女里的穆仁智,奇袭白虎团里的李伪军……哟,大东回来了。”包玉梅呵呵笑道。

    “今天的事儿,多谢大叔大婶了。”刘汉东鞠了一躬。

    “客气啥,你大叔我演技还不错吧。”火联合一摆手,掏出烟来甩给刘汉东一支,还是酒桌上顺回来的苏烟。

    “奥斯卡不敢说,百花奖那是没跑。”刘汉东挑起大拇指。

    “非也,要论影帝,还得是山炮哥,那惊天动地泣鬼神的一跪,还有那一声撕心裂肺的马青天,很有后现代写实主义的风格,真情演绎,夸张而不做作,比我爸的演技强多了。”火雷插言道。

    火联合抬脚就踹,火雷赶紧躲开。

    刘汉东说:“山炮表演是不错,但没有大叔大婶这样的老戏骨镇着,他的表演就显得浮躁了,要我说还是剧本写得好,山炮说的那个故事很平凡,但是很感人。”

    包玉梅道:“哈哈,那剧本是马国庆自己写的,这是去年的真事儿,都上了电视的。”

    火颖撇嘴说:“剧本是现成的,没他们的功劳,还是我统筹的好,警服是我借的,山炮是我喊来的,凌姐也是我联系的,她还不乐意呢,费了我好多口舌才劝她配合。”

    众人笑谈了一阵各自散去,火联合夫妇表示明天有的是空闲时间,还可以继续表演,陪“亲家”在省城四下旅游,当然吃喝门票一条龙得刘汉东买单。

    “成,那就明天见。”刘汉东道。

    第二天早上八点钟,刘汉东开车去如家宾馆接了妈妈和继父,又回来拉上火联合夫妇,一起游览省城,逛了一上午,午找了家小饭馆随便吃吃,喝了点啤酒。

    贺坚举杯说:“感谢马老弟和弟妹的热情接待,我们下午就回去了。”

    “怎么不多玩两天。”火联合一脸的遗憾。

    “就是,多玩几天。”包玉梅附和道。

    “家里还有事情。”贺坚去意已决,妈妈也表示赞同,于是下午的行程只得作废,刘汉东开车把他们送到火车站,买了两张高铁车票。

    开始检票了,妈妈和继父向进站口走去,忽然妈妈停下来,颇有些伤感地说:”小东,马凌这孩子真不错,他家里反对归反对,你也不要太在意,这种事还得看缘分啊。”

    刘汉东一震:“妈,你都知道了?”

    “孩子,妈活了大半辈子了,你找的这俩人演的是不错,可还是漏了马脚啊。”

    “哪儿露马脚了?”刘汉东不解,火联合夫妇演技精湛,按说没有漏洞啊。

    “傻孩子,马凌是回族,她爹妈点了一堆的红烧肉、猪肘子、爆炒大肠,吃的满嘴流油,马凌一筷子都没动,这能是一家人?”

    刘汉东惭愧的无地自容,不过心略有狐疑,妈妈的逻辑分析能力没这么强,怕是继父看出了端倪。

    “妈以后不催你了,男子汉先有事业再有家庭,加油干吧。”妈妈抬高手臂,像刘汉东小时候那样拍拍他的脑袋,拎起“亲家”送的礼物,和继父一起检票进站,上车去了。

    ……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冬季征兵工作开始进行,同时全国各部队的退伍兵都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黄花小区,王玉兰穿着棉睡衣和毛拖鞋出了门,在楼下信箱里拿出一份淮江晚报,他家原本是不订报纸的,这份报是汉威公司给投资者的福利,据说不光订报纸,投资二十万以上的,还给订奶哩。

    在小区里溜达一圈后,王玉兰回家换了衣服,拿着合同前往汉威公司领取这个月的利息。

    汉威公司的利息是按月领取的,王玉兰处于稳妥只投了五万元一年期,每月的利息是六百二十五元,来到公司大厅,一进门就看到巨幅照片,正是市长金沐尘为汉威公司新办公楼剪彩的英姿。

    投资顾问钱眉迎了上来,阿姨长阿姨短的叫着,领着她上了二楼,出示了合同,柜员调出资料,针式打印机哗啦啦响着,打出很正规的三联单,让王玉兰在上面签了字,向她支付了六百二十五元现钞,都是崭新的票子。

    王玉兰很欣喜,五万块存银行的话,一年才一千六百多的利息,存在汉威,一年能有七千五,而且可以按月领取,安全又灵活,她开始后悔没多投点,如果上月下狠心投十万,不就能拿一千二百五了么,白白损失了六百多啊。

    周围有不少客户都是来领利息的,不过他们并没有选择现金,而是直接将利息投进去增加本金的数额,看到王玉兰领了几百块钱还沾沾自喜,不少投资客都露出鄙夷的神情。

    “阿姨,我送您下楼。”钱眉像宫女搀扶太后老佛爷一样搀着王玉兰下了楼,让她充分体会到尊贵客户的感觉,投了五万就这待遇,要是投一百万,那还不当祖宗伺候着啊。

    仿佛看出王玉兰心所想,钱眉介绍道:“阿姨您可以多投一些,五十万以上就能享受免费的旅游项目,九寨沟张家界这些地方,随便玩。”

    “阿姨回去再考虑考虑。”王玉兰这样说,其心里已经有了主张,回家就把另外五万存款从银行提出来,投进汉威。

    出了汉威公司大门,一辆崭新的大众朗逸轿车停在楼下,车上下来的是理财经理吕建贤,小吕居然还认识王玉兰,很客气的和她打招呼:“王阿姨来取利息啊。”

    “吕经理买新车了?”王玉兰搭讪道。

    吕建贤笑了笑:“不是,这车是小钱的,我借来用用。”

    钱眉捂着嘴吃吃的笑:“阿姨,吕经理的车是宝马,正好送去保养了,他这个级别怎么可能开大众呢。”

    王玉兰被震惊了,钱眉年纪和女儿差不多大,也就是汉威公司的一线员工,都能买得起轿车,可见人家公司财大气粗啊。

    回去的公交车上,王玉兰怅然若失,人家都发家致富,自家却小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老公是个窝囊废指望不上,眼下只有靠自己了。

    王玉兰回家拿了存折,把休班躺在床上睡懒觉的女儿拽起来,一同去银行取了四万九千九,然后以护送巨款为理由,拖着马凌来到汉威公司。

    “阿姨您又来了。”钱眉迎上来招呼。

    “我找吕经理谈点事。”王玉兰神秘兮兮的亮了亮自己装钱的包。

    钱眉将她领到三楼办公室,吕建贤正在和客户谈事情,王玉兰母女只好坐在一旁等着,就听吕建贤嘴里满是“现金流、融资、回报率”等高端名词,时不时还夹杂着一两句英,提到具体数目都不说多少万,而是以“米林”代之。

    客人谈完了事情起身告辞,吕建贤冲王玉兰母女点头致意:“阿姨稍等,我送送客人。”

    过了一会,吕建贤回来了,亲自倒了两杯纯净水端过来,很亲切的坐在沙发上问道:“阿姨,您怎么又回来了。”

    王玉兰说:“我又带来五万块钱想投进去。”

    吕建贤说:“阿姨您真是明智,刚才那个客户是做煤炭生意的,打算在我们这儿投一千万哩,这位是?”

    “这是我闺女,马凌。”王玉兰颇为自傲的介绍道。

    “你好。”马凌落落大方的打着招呼,她不施粉黛素颜示人,扎着简单的马尾辫,两条长腿交叠着,洒脱的气质和汉威公司那些嘴巴抹了蜜哄死人不偿命的小丫头们截然不同。

    “你好。”吕建贤并未表现出很特别的意思,甚至没多看马凌一眼,让王玉兰略有失望。

    “让钱眉来帮您办手续吧,我还有个小会。”吕建贤看了看手表,下了逐客令。

    王玉兰见计谋不成,只得悻悻离开,到二楼存了五万块,签了合同,刚走到门口就见吕建贤夹着皮包匆匆从电梯里出来。

    “阿姨,回去啊?”

    “是啊,回去。”

    “正好我到南边办点事,送你们一程吧。”

    “那多不好意思,耽误你的工作。”

    “客气啥,您是我的客户,就是我的上帝,顺路送送,举手之劳,千万别客气,不然就是和我见外了。”吕建贤笑呵呵的扶着王玉兰下楼,一辆白色宝马320停在楼下,车牌很扎眼,末尾是168三个数字。

    吕建贤拉开后门请王玉兰坐了进去,然后砰的一声关上车门,又拉开了副驾驶车门,做了个有请的手势:“马小姐,请。”

    马凌说:“我还是坐后排吧。”自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吕建贤上车,绑上安全带,将手机蓝牙打开放在支架上,启动了汽车,他口才很好,一路上没有冷场,而且很善于迅拉近关系,不大工夫王玉兰就被他逗得哈哈大笑,称呼也从吕经理变成了小吕。

    “小吕,你经常说的‘米林’是啥意思啊?阿姨听不懂。”王玉兰道。

    吕建贤轻笑:“阿姨,这是英百万的意思,我们做投行的不可避免的要用一些术语,这样比较便于交流。”

    “什么是投行?”王玉兰没话找话说。

    “就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华尔街上很多这种单位,什么高盛、美林、摩根大通之类,我们国的投行还不多,汉威算江东省第一家上规模的投行了,我们的业务非常广泛,股票证券房地产都有涉足,香港纽约的证券交易所都有我们公司的席位,上个月纽约贵金属市场白银大跌,就是我们纽约同事操盘的结果。”

    吕建贤侃侃而言,时不时瞅瞅后视镜里的马凌,可惜人家小妞对他快吹破天的牛逼丝毫不感兴趣。

    倒是王玉兰这个欧巴桑不住的咂嘴赞叹:“小吕,以你的级别,起码百万年薪了吧?”

    “呵呵,接近一个米林了,毕竟我的职位不算高。”吕建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