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谁的保镖

    四个膀大腰圆的黑超壮汉和他们乘坐的大型红杉SUV,似乎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九十年代建成的老旧小区,他们与这儿的环境格格不入,明显属于另一个世界的人,影视作品才是他们的舞台。

    可他们就是出现了,还一字排开走了过来,敞开的黑西装里,隐约露出腰上佩带的武器,胡椒喷雾、ASP甩棍、电击器、手铐。

    刘汉东忽然注意到他们领子上都有一枚小小的青色盾形徽章,这是青石高科保安的标识,妈的,夏白石要公然报复自己了,他不由得捏紧了拳头,肩头一阵剧痛传来,肩胛部位的伤势还没痊愈,现在动手必定吃亏,就算自己没受伤,也打不过这四个金刚。

    钱振虎也很吃惊,半路杀出四个程咬金来,这些人的打扮不像是道上混的,倒像是专业保安公司的保镖,只有明星什么的才雇几个带在身边充门面,难不成在场的有明星?不像啊。

    四大金刚走到跟前,没有向刘汉东动手,而是挡在他面前,如同一道难以逾越的铜墙铁壁,双手交叉放在裆部,不怒自威。

    “哟呵,这是几个意思?”钱振虎乐了,他是混江湖的,什么场面没见过,这四个大汉还吓不倒他。

    “你不能碰他。”其一个金刚说,听说话不是本地人,是带北方口音是普通话。

    “我碰他又能怎么样?你咬我啊?”钱振虎一脸的鄙夷。

    “你可以试试,但别说我没警告你。”金刚说话不带情绪,很镇定,这让钱振虎有些发毛,有些愤怒,他知道,真干起来,自己过不了一个回合。

    “**,你当我是吓大的?有种别走,等着。”钱振虎转脸就走,两个手下也用手隔空指着刘汉东:“有能耐别走,我立马喊人削死你!”

    刘汉东笑笑,没搭理他们。

    四个金刚没喝刘汉东对话,径直回车里去了。

    “你的保镖?”这回轮到宋双瞠目结舌了。

    “我不认识他们。”刘汉东道。

    “骗人,不认识怎么会保护你。”宋双一脸的不相信。

    “骗人是小狗。”刘汉东道。

    钱振虎等人上了雅阁,降下车窗再次指着刘汉东叫骂:“妈了个逼的,有种别走。”

    刘汉东微笑着向他们摆摆手。

    孙晓阳见势不妙,拿着房证刚想溜走,被刘汉东一把提了回来:“你的事儿,咱们还没说清楚。”

    “奶奶,是我不对,我欠了他们的钱,要是还不上,他们就要杀我!”孙晓阳声泪俱下,表情转换极快。

    孙奶奶到底老糊涂了,叹气道:“晓阳,你欠了他们多少,奶奶还有点积蓄。”

    刘汉东道:“他刚才不是说过了么,一百多万。”

    “一百万……”孙奶奶再次直挺挺倒下,宋双慌忙扶起,灌水喂药捋胸口,好一阵才缓过来。

    “晓阳,你欠了阎王账啊,咱三辈子也还不起啊,你干啥了借了这么多钱。”孙奶奶泪落涟涟。

    “我投资失败了。”孙晓阳嗫嚅道。

    “你投什么资了?你是赌输了吧。”刘汉东冷笑道。

    被戳穿了谎言的孙晓阳厚颜无耻的否认:“我已经很久没去玩水果机了。”

    刘汉东道:“看看,不打自招。”

    宋双愤愤道:“玩什么水果机,能输上百万。”

    刘汉东道:“他肯定借了高利贷,利滚利的翻,一百万不算多,倾家荡产的大把。”

    宋双的电话响了,是沈秘书打来的,刚才电话刚通就被挂掉,沈秘书担心宋双出事主动打过来。

    “我没事,就是我们小动物保护协会的一个基地被人家破坏了……这里面还牵扯到民事案件,沈秘书你能派人处理一下么?”宋双将现场的情况说了一下。

    沈弘毅道:“你走程序吧,打110报警,我会安排的。”

    再次拨打110,这回来的就不是派出所普通民警了,而是所长亲自带队,三辆警车,十余名警员。

    因为沈秘书打过招呼,事情处理的很快,孙晓阳被带回所里问话,搬出来的家具全部搬回房间,野猫们也都陆续回来,继续躺着卧着,坐享其成,孙奶奶不放心晓阳,非要跟着去派出所,宋双让小动物协会的同事陪她过去,自己留下整理房间。

    “没事了,我先走了。”刘汉东道。

    “嗯,谢谢你。”宋双客气道。

    刘汉东摆摆手,走向火雷,拍拍他的肩膀:“仗义。”

    火雷笑着说:“我管他什么黑道老大,敢动你一根汗毛,我开了他。”

    刘汉东道:“你这样的该参军,那地方适合你,对了,刚才那个傻逼是谁?”

    “钱振虎,以前近江黑道大佬级的保镖,他的大哥杨庆是跟着龙老大混的,这些人都是江湖成名较早的人物。”

    “龙老大又是什么角色?”

    “龙开江,早年混火车站的地痞,开过面的,开过小澡堂子,后来不知怎么就发了,近江最牛逼的会所,白金汉国际洗浴心就是他开的,现在更是涉足各种行业,房子产、拆迁、高利贷什么都沾,反正老牛逼了。”火雷说的是眉飞色舞,唾沫星子横飞,掩饰不住的崇拜之色。

    “妈了个逼的,洗浴心就洗浴心,国际个什么劲?”刘汉东很不理解,“按说钱振虎也算老资格了,怎么还亲自出马干这种小事儿?”

    “可能是闲的蛋疼了吧。”火雷也一脑门黑线,以他的资历,还无法理解江湖大佬的生活方式与态度。

    刘汉东笑笑:“行了,晚上我请客,弟兄们都去,你们先回吧,我还有点事。”

    “行,那我们先走了。”火雷转身去了,走了两步,身后传来刘汉东的声音:“火雷,你真敢把钱振虎开了?”

    “哈哈,必须的!我管他以前多**,照样一砖干倒。”火雷咧着嘴大笑,和同伴们开着摩托车走了。

    刘汉东回头再看那辆红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他猜得出,这不是夏白石安排的人,而是舒帆的父亲为了保护自己派来的人马。

    该走的都走了,看热闹的邻居们也都回屋了,只剩下自己的富康孤单单停在楼前,引擎盖上还大模大样坐着两只猫。

    刘汉东将猫撵走,坐进车里,戴上墨镜,想了想,又下车进屋,对正在收拾东西的宋双说:“我看还是搬走吧,这么多的猫挤在这儿,对邻居也有影响,我住的地方有很多空房子,就是租一个大院也花不了多少钱,孙奶奶年纪大了,人也糊涂,照顾不了这么多小动物,你们协会该负起这个责任了。”

    说完这些,刘汉东回身走了,宋双急忙追出来,喊了一声:“哎,等等。”

    刘汉东停下:“说。”

    “你的建议很好,可以帮我们联系房子么,面积要大,要有院子,要有水有电,不扰民。”

    “行,等我电话。”刘汉东戴上墨镜匆匆走了。

    宋双望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

    刘汉东驱车离开,一路上特意观察后视镜,看有没有车跟踪自己,却没发现那辆红杉的影子,他将车停在路边等待,过了五分钟,那辆红杉果然出现了,距离三十米停下,车上下来一人,走过来问道:“车坏了?”

    “你们是夏青石派来的吧?”刘汉东问。

    “是,我们奉命三班倒保护你,不参与你的私人事务,但确保你的人身安全。”大汉回答道。

    “替我谢谢他,我能自己保护自己,别跟着了。”刘汉东上车走了,后视镜大红杉越来越远,他们果然没有跟上。

    “不对头啊。”刘汉东一脚刹车靠边停下,下来围着自己的车绕了几圈,到处乱摸,终于在车底下摸到一个亮着红灯的小仪器,是跟踪器,怪不得红杉盯的这么牢。

    虽然对方出于好意,但刘汉东很不喜欢被人盯梢的感觉,他看看四周,正好一辆出租车停在旁边,司机下来上厕所,于是过去将跟踪器放在出租车底部,这小玩意是带磁性的,一贴就上。

    做完这个,刘汉东非常得意,开车一溜烟跑了。

    回到铁渣街,就看到屠记狗肉馆正在装修,几个人在换门头,将狗肉馆的招牌取下,换上一块崭新的牌匾,上面写着”屠记牛肉村”,平日摆在路边装狗的铁笼子也不见了,摆上了赏心悦目的花盆,沾满狗血的架子、剥皮的撑子也都扔了,就连厨房的刀具也都换了新的。

    屠洪斌忙的不亦乐乎,指挥人将一口新汤锅从小货车上搬下来,见刘汉东过来,上前招呼:“大东,你看我这门头灯箱不错吧,啤酒厂赞助的。”

    “改牛肉村了,不错。”刘汉东赞许道。

    “不敢再杀生了,做牛肉汤生意,直接从屠户那里进货,现成的牛肉牛骨头,不用我动刀子,我这辈子杀孽足够下十八层地狱了,我得给小月,给孩子积点德啊。”山炮感慨道,他屋里现在已经供上了送子观音,日夜上香祈祷,生怕孩子再掉了。

    “啥时候开张,我带人来捧场。”刘汉东笑道,接过山炮递来的香烟。

    ……

    有警方介入,暂时不用担心孙奶奶被驱逐出住宅了,宋双做完工作就回学校了,路上接到凌子杰的电话,邀她去咖啡厅坐坐。

    宋双如约前往,这次没有朱芃芃跟着,感觉有些怪,凌子杰点了一杯蓝山,替宋双点了卡布奇诺,拿出打印好的《性工作者生态调查报告》。

    “宋双,你看一下吧,我写的不太完善,这只是草稿,你帮我修改指正一下。”

    宋双仔细翻阅起来,被凌子杰的才华深深打动,这个年轻人细心勇敢,深入底层,写出这种有深度有观点的报告,令人敬佩。

    “指正谈不上,我觉得写得很好。”宋双道。

    凌子杰摇摇头:“我知道差距,这只是纸上谈兵而已,还触及不到深层次的东西,所以请你帮忙。”

    宋双眼睛一亮:“这样吧,请我爸爸看一下,让他给些建议。”

    凌子杰想了想说:“伯父日理万机,会不会影响到他的工作。”

    宋双说:“这也是他的工作啊,帮女儿检查作业,说好的了,报告副署我和芃芃的名字。”

    凌子杰笑道:“你仔细看看。”

    宋双定睛一看,报告上果然有自己和芃芃的名字。

    “这件事是我们三个人共同完成的,当然要有你们的名字。”凌子杰很认真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