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房子归属

    刘汉东正在路上开车,他看到路边停了一辆蓝绿相间的捷达出租车,引擎盖打开,里面烟雾腾腾,一个年师傅正一筹莫展的站在车前。

    此前和淮江出租的马伟打过架,刘汉东对的哥有些成见,不然按照他的性格,肯定要停车救助的,这是在滇藏高原行车的时候养成的习惯,遇到抛锚的车,必救。

    兜了一圈回来,捷达出租车依然停在原地,司机在一旁蹲着抽烟,看见刘汉东的富康,竟然跑过来招手。

    刘汉东停了车,降下车窗:“怎么了?”

    “帮个忙,搭个火。”年司机笑呵呵说道,他五十岁上下,穿的挺整洁,一看就是本分人。

    刘汉东将富康与捷达并排停下,打开引擎盖,年司机从后备箱拿了一根红黑色的双股电缆,两头都有铜质的鳄鱼嘴夹子,两辆车的蓄电池互相连接,正极接正极,负极接负极,然后两人一前一后间隔一秒钟拧钥匙启动,捷达终于发动起来。

    年司机下了车,给刘汉东上烟,居然是一块五一盒的大前门,这种劣质香烟已经很难买到了,只有最底层的劳动者才抽。

    “谢了,说起来咱还是邻居呢,要不我也不喊你帮忙了。”年司机帮刘汉东点上烟,笑呵呵说道。

    “邻居?”刘汉东有些纳闷,从没见过这人啊。

    “我叫张爱民,是开出租的,就住铁渣街,工作太忙和邻居也不大见面,其实我没见过你,不过见过你的车,你住火联合家,对不?”年司机解释道。

    刘汉东恍然大悟,出租车司机们早出晚归,车辆白班晚班,几乎是二十四小时连轴转,不可能在家趴窝休息,自己没见过张爱民也在情理之。

    车打不着火是因为蓄电池硫化,刘汉东帮着看了两眼,顿时摇头不已。

    “张师傅,你这车有年头了,蓄电池老化我就不说了,接线柱氧化了还有那么多积灰,连接松动,起动机也不大行了,估计电刷磨损的厉害,发动机音儿也不对,多少公里了?”

    “三十万公里了。”张爱民颇为自豪的说道,从车里拿出一个大号罐头瓶,外面套着毛线罩子,玻璃内壁上是深色的茶垢,里面一半茶叶一半水,拧开盖子招呼刘汉东:“喝水不?”

    “我有。”刘汉东也从车里拿了自己的可乐瓶,里面灌的是火颖家的纯净水。

    的哥和黑的哥喝着水,抽着烟,聊着跑车的事儿,张师傅向刘汉东传授了一些经验,什么时间段去什么地点,哪儿趴活生意多,哪儿是禁区不能去。

    “火车站飞机场别去,那都有人霸着,还有就是夜店也别去,都是些喝多的,搞不好不给钱还揍人……不说了,这一会儿耽误好几趟活儿。”张师傅跑了几步,将烟头扔进垃圾箱,回来开车,“小刘,再见。”

    “再见,张师傅。”刘汉东也上了自己的富康,刚要发动,宋双的电话就来了,大小姐倒是一点不和他客气,直接提出请求帮忙。

    “你不会报警啊。”刘汉东道。

    “报警没用,警察也惩治不了坏人,你快来吧。”手机里传来猫狗的叫声,似乎很乱。

    “知道了。”刘汉东挂了电话,暗想宋双赔给自己的摩托价值不菲,远超销毁的三轮,而且梅姐浣溪她们被救出也全托这丫头的帮助,现在是自己倒欠她的情。

    这种家庭纠纷,就算自己去了也不能很好地解决,孙***不肖子孙既然能做出这种昧良心的事,肯定已经有所准备,对付这样的恶人,其实自己并不在行。

    这事儿得请另一些人出马。

    刘汉东给火雷打了个电话,问他有没有空。

    “啥事,哥,你一句话。”火雷很干脆,“别的不多,就是有空,这会儿正打台球呢。”

    “带几个弟兄跟我汇合,处理一点事儿。”刘汉东道。

    “行,哥,马上到。”

    二十分钟后,火雷带着十几辆摩托车赶到了,刘汉东前面开道,浩浩荡荡来到孙奶奶居住的小区,摩托车群发出巨大的轰鸣声,身穿皮夹克脚蹬机车靴的青年们染着黄头发,鼻子上串着不锈钢环,吓得邻居们赶紧退回屋里,打开窗户继续看热闹。

    往日宋双是很不待见这种小混混的,但今天却发自内心的觉得他们都是正义的使者,她简直就是蹦过去的:“刘汉东,就是那个无耻小人,霸占孙***房子,快去扁他!”

    孙晓阳见对方来了十几口子援兵,赶紧打电话叫人。

    刘汉东走了过去,先安慰孙奶奶,然后看了看孙晓阳。

    ”看什么看?带一帮小痞子吓唬谁。”孙晓阳毫无惧色。

    刘汉东径直上前,一把揪住孙晓阳的衣服领子,轻而易举将他提了起来。

    “你干什么!松手!”孙晓阳双脚离地,徒劳的挣扎着,他瘦小干枯,哪是刘汉东的对手,被拎到孙奶奶跟前,掷在地上,勒令道“跪下!”

    孙晓阳好汉不吃眼前亏,半坐半跪,把脸扭向一边。

    孙奶奶心疼了:“小刘,别动手啊,晓阳一定是被别人骗了,他不是那样的人。”

    宋双道:“事到如今您还帮他说话呢,他可是要赶您出门的。”

    刘汉东道:“小子,你这种叫忤逆不孝,在古代是要杀头的,今天我就替天行个道,免费教训教训你。”

    说着扫脸就是一个嘴巴,打得不重,主要是惩戒和羞辱的目的。

    火雷等人大声吆喝着,制止了孙晓阳带来的搬家工人继续往外搬东西,事情陷入僵局,邻居们津津有味的看着热闹,流浪猫们在四周走来走去,喵喵乱叫。

    一辆警车驶来,还是刚才出警的人员,不过这回是孙晓阳报的警。

    “哎,不能打人。”警察制止道。

    刘汉东一摊手:“没打人,就是教训教训他,我们这是家庭内部矛盾,这是我干娘,他是我侄子。”说着一指孙奶奶,再一指孙晓阳。

    警察心里明镜似得,本来也不乐意管这种事情,调解一番做个样子就走了。

    这回轮到孙晓阳吃瘪了,报警根本没用啊,不过他还有后手,一辆黑色雅阁开进小区,在这栋楼附近停下,下来三个人,黑衣黑裤,寸头金链子,手里捏着鳄鱼皮的包包,袖子下露出檀木佛珠和金光闪闪的手表,一看就是道上混的比较有名堂的人物。

    三个人大摇大摆走了过来,为首一人穿着红色运动鞋极为扎眼,他瞧了瞧那帮暴走党徒,喊了声:“嗨,那小子,过来。”

    火雷指指自己鼻子:“喊我?”

    “过来过来,小家伙。”红鞋汉子招招手,如同召唤三岁小孩。

    火雷屁颠屁颠过去,他看得出,这位是道上大人物。

    红鞋汉子道:“你是跟谭帅他们一起玩的吧?”

    “对。”火雷道。

    汉子点点头:“嗯,我记得好像见过你,上回和老皮一块喝酒的,行了,这儿没你的事儿了,回去吧。”

    火雷说:“我来给朋友帮忙的。”

    “哪个?”汉子有些不耐烦。

    “东哥。”火雷一指不远处正在教训孙晓阳的刘汉东。

    红鞋汉子摘下墨镜看了一眼,嘀咕道:“没见过啊,混哪里的?”

    火雷道:“东哥哪也不混,自己有车,单干的。”

    汉子点点头,走了过去。

    火雷喊了一声:“大哥,你怎么称呼?”

    “我是钱振虎。”红鞋汉子道。

    火雷倒吸一口凉气。

    后面有人拍了拍火雷肩膀:“小家伙,挡路了。”

    火雷赶紧避开,两个汉子笑笑,走了过去。

    钱振虎走到近前,孙晓阳找到了靠山,蹭的站了起来:“钱总,就是他带人来找我麻烦的。”

    刘汉东眯缝起眼睛,打量着这位不之客,对方显然是混社会的,三十来岁年纪,露出的胳膊上隐约有纹身,肚皮微腆,保养的不错,手链手表皮包都是高档货色,看来是位脱离了打打杀杀的成功人士。

    “小东是吧,以前没见过你,你跟谁的?”钱振虎慢条斯理将墨镜别在领口,掏出一包苏烟,亮出金光闪闪的都彭打火机,一声脆响,点燃香烟,吸了一口,慢慢吐出,气定神闲。

    刘汉东根本不搭理他,问宋双:“这个人是谁?”

    宋双摇头:“不认识。”

    再问孙奶奶,也是否定的回答。

    “这里没你的事,我们都不认识你。”刘汉东生硬的说道。

    钱振虎笑了笑,接过孙晓阳递上的房产证,香烟叼在嘴上,道:“这儿还真关我的事儿,孙晓阳欠我不少钱,这处房产已经抵账了,不把房子清空,我怎么卖?”

    大家面面相觑,本以为孙晓阳卑鄙无耻,没想到如此无下限,居然把老人唯一的居所给卖了。

    “晓阳,你欠人家多少钱?”事到如今,孙奶奶居然还关心这个不肖子孙的欠账。

    “一百多万!”孙晓阳将脸扭过去。

    钱振虎招呼几个搬家工人:“别停啊,继续搬。”

    宋双没料到事情又有变化,傻了眼,求助的目光看着刘汉东。

    刘汉东冷笑一声:“孙晓阳用欺诈手段获取房产证,本身就是违法的,他欠你的钱还不上,该你倒霉,你找他算账去,这房子和你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我看你混社会也混了不少年了,怎么一点眼力价都没有,这潭浑水你趟不起,赶紧走。”

    钱振虎脸色勃然一变,他算近江黑道有名有姓的人物,就算是王世峰这样的江湖大佬见了他也会客气的喊一声虎子,今天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指着鼻子呵斥,这口气无论如何咽不下去。

    没等他发飙,跟在后面两个人就按捺不住了,气势汹汹上来要揍刘汉东。

    早就蓄势待发的火雷箭步上前,挡住两人:“**的,敢动东哥!”

    两人怒极反笑:“小家伙你活够了是吧!”却不再继续上前,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刚子,带人过来,有点事儿处理一下。”

    眼见事态恶化,宋双拿出手机开始拨打沈秘书的号码,父亲经常参加会议手机不会时时刻刻在身边,但沈秘书的电话却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而且身上常带着三部手机,基本不会存在打不通的状况。

    一直停在小区里的一辆大型红杉SUV的四个车门猛然打开,从里面下来四个彪形大汉,统统一米九以上身高,至少一百公斤体重,黑西装紧紧裹在身上,锅盖头,黑超墨镜,耳朵上戴着空气耳麦。

    他们的出现,让大家为之一愣,刘汉东对宋双道:“可以啊,一个电话就叫来一车人。”

    宋双一脸茫然:“我电话还没打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