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不肖子孙

    马国庆心里翻江倒海,这个刘汉东真是愣人有愣福,一星期能打三回架,居然打架也打出了前程,攀上了公安厅长的关系,对于基层派出所民警来说,厅长就是天一般的存在,人家随随便便说句话,能够下面人一辈子享用的。

    刘汉东是退伍兵,资质不差,人高马大会开枪会散打,当个警察很合格,不过话又说回来,马国庆当了一辈子警察,知道基层干警的辛苦,打心眼不想让女儿找个警察当女婿。

    唉,随他去吧,女儿性子烈,管是管不住的。

    ……

    几家欢喜几家愁,马国庆这种担忧还算是痛并快乐着,而夏白石家就是真正的大难临头了。

    本来一切都运作的妥妥的,把儿子的年龄修改到17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低调处理,压制所有舆论,过几个月就再没有人记得这件事了,可是一夜之间风向大变,报纸电视络上铺天盖地全是“夏某”醉驾致人死亡的报道,以及派出所改户口年龄妄图逃脱制裁的大爆料。

    已经保外的夏舟在一家娱乐会所潇洒的时候被警察破门而入,当场戴上手铐刑事拘留,随行的还有电视台的记者,将这一幕都拍了下来。

    得到消息的夏白石急忙打电话向各路熟人求助,这回没人愿意出手,一个个推三脱四,忙着撇清,夏白石派孙海四下打探,终于得到有用的情报,这次突变,是因为省公安厅最高层发了话,要严查此事。

    “啥时候得罪了宋剑锋啊?”夏白石百思不得其解。

    紧跟着坏消息再传,温泉镇派出所的领导层全军覆灭,所长教导员都被刑事拘留,当然不单是因为改户口年龄的事情,还有其他犯罪行为,总之现在是风口浪尖的时刻,谁也不敢以身犯险。

    夏舟被关进了看守所,等待他的将是各种黑暗,各种未知,夏白石的老婆整天哭闹,让老公想办法把儿子救出来,可夏白石资源有限,酒肉朋友都不愿意出手,思来想去,终于拿起电话,拨了一个不愿拨打的号码……

    得到对方愿意帮忙的承诺后,夏白石终于松了一口气。

    夏舟在看守所的日子,总算不那么苦了,没人打他,也没人再爆他的菊花了。

    ……

    这几天是刘汉东过的最舒坦的日子,工作有了着落,只需等通知即可,这件事确定之后,其余问题都迎刃而解,这段时间他依然开着黑车在交通技术学院门口趴活儿,不图挣钱,就是打发时间。

    阚万林等人完全接纳了刘汉东,和他称兄道弟,互相照顾生意,这些黑车司机都是来自江北农村,形成帮派团伙与正规出租车抗衡,与运政交通打游击,他们的老婆也都生活在城乡结合部的出租屋内,做着各种各样的营生,孩子基本上留在老家交给爷爷奶奶照顾,每年春节才回去一趟。

    凌子杰依然每天到铁渣街上做调查,他不但收录了梅姐和蓝浣溪的故事,还采访了小丽等其他洗头房的从业者,积累了大量第一手资料。

    至于花得意和花豹,自从赵玉峰被捕那天就没再出现过,据说跑出去躲事儿了,梅姐也放下心来,继续做她的皮肉生意,说来也怪,派出所的都不怎么上门找茬了。

    梅子洗头房内,凌子杰用单反相机给浣溪拍了几张特写,他是摄影高手,能很巧妙的运用光线营造出一种类似油画般的质朴气质,洗头房内的各种陈设都是最好的背景,清纯质朴的浣溪坐在凳子上,眼神茫然,如同秋天破败荷塘里残存的一株白莲。

    刚拍完照片,宋双和朱芃芃就来了,她们在江大学生会新建立了性工作者关注与保护协会,筹集了一些款子,买了几十盒杜蕾斯,但毕竟拉不下脸来,所以请梅姐代为发放一下,同时要发放的还有一大摞宣传单,都是科普如何防止性病的。

    梅姐当仁不让,带着娜娜和小雅出去满大街发东西,整条铁渣街的洗头房按摩院都得到了免费的安全套,至于宣传单她们看不看,就另说了。

    “我代表她们,感谢江大同学的帮助。”凌子杰真诚的说道。

    “这也是我们的社会实践活动,帮助弱势群体,是每一个社会人的责任。”宋双落落大方的说道。

    凌子杰感叹道:“这些事情女孩子家本来就不方便做,尤其你俩的家庭条件还那么好,却肯拉下脸来帮助这些人,你们赢得了我的敬佩。”

    芃芃说:“我们也是受到你的熏陶啊,对了,你什么时候回北京,我们送你。”

    凌子杰说:“我已经大四了,时间很宽裕,做完这个课题需要三个月时间,当然不会全在近江做,下一步准备去东莞进行调查。”

    “祝你马到成功。”宋双伸出了手。

    “谢谢。”凌子杰和宋双握了握手,又和芃芃握手。

    忽然宋双的手机响了,是小动物协会发来的信息,有事儿找她。

    “哎呀,协会那边有事,我先走了。”宋双先行离去,凌子杰看看时间差不多,也搭朱芃芃的顺风车回市区青年旅社整理资料去了。

    宋双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孙奶奶家,这儿是小动物保护协会的重要基地,很多捡来的遗弃猫狗都安置在这里,不大的房子和院落,足足养了二百只猫狗,以猫为主,走路都难下脚。

    来到小区楼下,协会的姑娘们涌上来,七嘴八舌的告诉宋双,孙***孙子带着一帮人过来要强行接收房子,不但要把这些流浪猫狗驱逐,还要将孙奶奶赶出去。

    “怎么能这样!”宋双大怒,她是掌握一些基本情况的,孙奶奶是个孤寡老人,五十多岁的时候收养了一个被遗弃的男婴,办理了收养手续,当做孙子来养,起名孙晓阳,含辛茹苦养大,却是个不争气的败家子,在外面游手好闲不说,还把主意打到老人唯一的房产上。

    宋双径直进屋,一群男人正在将破桌子烂椅子往外搬,遇到挡路的猫咪就是一脚,孙奶奶心疼的不得了,一个身材瘦小的家伙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玩着手机,不理不睬。

    “晓阳,奶奶求你了,宽限几天吧。”孙奶奶苦苦哀求。

    “奶奶,你养这些猫狗对你身体也不好,把房子清理一下,干净卫生,对你健康有帮助。”孙晓阳玩着手机游戏,头也不抬地说。

    “晓阳,奶奶也没啥乐趣,就是养着这些小动物,它们就是我的伴,你一年回不来两三次……”

    孙晓阳不耐烦道:“你养了这么多野猫,屋里味道那么大,邻居都让你熏死了,我想回来也没地方住啊,难道让我和野猫住一床?”

    宋双上前不客气的质问道:“你干什么的,有什么权力撵孙奶奶走,这是她的房子!”

    孙晓阳看看宋双,并不诧异,从皮包里拿出一张大红色的房屋产权证来:“小妹妹,看清楚了,这是谁的房子。”

    房证上赫然写着孙晓阳的名字,注册日期就在上周。

    “晓阳,这房证是咋回事?”孙奶奶呆住了。

    “不咋回事,就是个房证。”孙晓阳将房证重新收回包里。

    孙奶奶返身,颤抖着手打开柜子,寻找自己的房产证,当然是找不到的,旧的房证已经被收回。

    “你……你……”孙奶奶又急又气,捂着胸口坐在了地上。

    宋双急忙扶住老人,从床头药盒子里拿出效救心丸给孙奶奶服下,孙晓阳抽着烟,眼睛翻白看着天花板,翘着二郎腿不闻不问。

    “孙晓阳,你诈骗孙***房产,这是犯罪!”宋双怒斥道。

    孙晓阳掸掸烟灰:“随便你怎么说,我有授权委托书,房证是房管局发的,完全合法,这房子现在是我的,我想让谁滚蛋,谁就得滚蛋!”

    宋双立刻拿出手机拨打110,报警称有人诈骗。

    孙晓阳毫无惧色,他事先已经咨询过律师,这种事对方绝无胜诉机会。

    不出五分钟,辖区派出所民警赶到,听说是房屋产权纠纷,心里就明白了几分,再看了孙晓阳出具的房产证,便说这事儿警察没权过问,要么起诉,要么请社区干部来调解。

    孙晓阳得意洋洋:“怎么样,咱是守法公民,这是我的房子,我请你们出去,不然我报警抓你们私闯民宅。”

    宋双等人愤愤不平的出了屋子,孙奶奶也被架了出去,邻居们围在外面看热闹,没人帮孙奶奶说话,事实上这位老人养了太多猫狗,已经给邻居们造成极大的生活不便,动物屎尿恶臭,整夜的猫哭狗叫,早受不了她了。

    孙奶奶坐在门口破沙发上,欲哭无泪,看着养了多年的猫狗被驱赶出来,心里滴血一般。

    宋双无计可施,心乱如麻,她知道民警的难处,孙晓阳虽然无耻卑鄙,但钻了法律空子,谁也奈何不了他。

    对了,法律惩治不了的恶人,可以让更恶的人来惩罚他!宋双拿出手机,拨打了刘汉东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