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细心的沈秘书

    小燕儿打着吊针,抱着一瓶营养快线睡着了,谁留下来照顾她成了问题。

    “我来吧,她是我抱来的。”宋双说。

    “我和你一起。”凌子杰道。

    “我也一起。”芃芃不甘示弱。

    刘汉东说:“算了吧,这里没你们什么事,都走,我来。”

    宋双执意不肯:“你受伤了,需要休息。”

    医生走了过来:“你们都不用留下,这里有护士,孩子很疲劳需要休息,你们也休息去吧。”

    大家这才散去,刘汉东驾车离开,他们三个各自回病房休息。

    过了半小时,宋双从楼上下来,坐在了小燕儿床边。

    ……

    枫林路上,树影婆娑,路灯下是英姿挺拔的武警哨兵,这里是江东省党政领导人居住和办公的地点,除了枫林路十号被改为陈子锟故居纪念馆之外,其他坐落在浓荫的小洋楼都居住着现任的高级干部。

    一号别墅是省委书记郑杰夫的家,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郑杰夫就出生在这里,他的父亲郑泽如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曾任江东省委书记,农牧部长,革遭受冲击自杀而亡,时隔多年,一号别墅又迎来老主人,郑杰夫和母亲重新搬进了这座小楼。

    二楼书房,宋剑锋正在向郑杰夫汇报案情,女儿遇袭事件,无意揪出一个大案子,牵扯面极广,涉及到高层干部,宋剑锋这个级别已经掌控不了,必须请示领导。

    郑杰夫自己看了报告,拿出白盒特供香烟,抛给宋剑锋一支,自己点上,吸了一口说:“案情很复杂,形势很严峻,目前掌握的证据还不够充分,不宜大动干戈,剑锋,先养案,不要打草惊蛇。”

    宋剑锋道:“郑书记,我明白了。”

    离开枫林路,宋剑锋没有回家,让司机开车去医院,今天女儿差点出事,虽然焦世宏并没有直接买凶杀人,但在公路高追逐极容易造成死亡和重伤,女儿安然无恙,实在万幸。

    涉案人员众多,主犯焦世宏必须让他彻底完蛋,一个买凶伤人的罪名是远远不够的,所以要从其他角度入手,打他一个万劫不复,顺便还能给对立面的小集团一个重创。

    水都大酒店的管理人员通风报信,导致女儿涉险,也决不能放过,先拘留,再找其他名目把人办进去,水都大酒店后台虽然硬,这回也得让他们长点记性,涉毒,涉黄,消防设施不合格,先停业整顿再说吧。

    至于温泉镇派出所的基层领导,和社会上的人员沆瀣一气,贪赃枉法,更没的说,直接扒衣服开除。

    车到医院,已经是午夜时分,两个负责保卫的便衣正在急诊室门口抽烟,看到一把的奥迪开过来,急忙上前迎接,宋剑锋下了车,微微点头:“辛苦了。”

    “宋厅,您女儿在留观室,她捡了个孩子回来。”便衣说道。

    宋剑锋有些纳闷,走进留观室,见女儿正坐在病床旁,床上躺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吊瓶还在继续打着,药水快到底了。

    沈秘书很有眼色的去叫护士换药,宋剑锋将手上的风衣披在女儿身上,动作很轻,但宋双还是睁开了眼睛。

    “爸爸,你来了。”

    “怎么回事?”宋剑锋看着床上的孩子。

    “哦,是一个失足妇女的女儿,她妈妈被警察抓了,留她一个人在家里,要不是我们及时发现,这孩子不是饿死就是病死。”

    宋剑锋眉头皱紧,对带着护士进来的沈弘毅道:“弘毅,这件事你查一下,严肃处理当事人,太不负责任了!”

    沈秘书轻轻点头:“明天跟进。”

    宋双又说:“还有,前几天发生一起醉驾事故,肇事者是夏白石的儿子,居然改动了年龄,逃避法律制裁,实在是太过分了。”

    宋剑锋道:“弘毅,这件事你也查一下,明天上午我要看到相关报告。”

    沈秘书道:“夏白石的户籍落在温泉镇,改动年龄的事情应该是温泉镇派出所那帮人做的手脚,正好他们都在近江市局接受调查呢,我马上打电话过去,把这件事查清楚。”

    宋剑锋道:”不但要查清楚,还要追究责任,该法办的绝不姑息,醉驾肇事致人死亡,应该是什么罪名?”

    “危害公共安全罪。”沈秘书道。

    宋剑锋点点头,这些具体案子本不需要他亲自过问,但女儿开口,就要给她一个交代。

    护士换了药瓶,劝宋双去病房休息,宋剑锋也说这里有护士,你守着也没什么实际意义。

    “我就是觉得这孩子特可怜,没有爸爸妈妈,一个人被关在黑漆漆的小院里那么久,我怕她心理会出问题。”宋双是个善良的人,小燕儿的遭遇让她很受触动,更坚定了要帮凌子杰做性工作者生存报告的决心。

    宋剑锋说:“弘毅,明天你跟双双一起去拘留所,把这孩子的母亲放出来,基层执法毫无人性化,幸亏没出事,万一孩子有意外,我们怎么向社会交代,值得反思啊。”

    “谢谢爸爸。”宋双高兴起来。

    ……

    次日一早,刘汉东在街上买了一份包子,驾车来到医大附院,却见宋双正拿着肯德基的早餐喂小燕儿呢。

    “小燕儿,好吃不?”

    “好吃。”小燕儿大概从没吃过肯德基,满手满脸的油,孩子的高烧已经退了,欢蹦乱跳的很,到底是洗头房里长大的孩子,生命力旺盛的如同野草。

    “好吃姐姐再给你买。”

    “嗯。”

    “吃饱了咱们去找妈妈。

    ”嗯!”

    这一刻,刘汉东忽然觉得宋双挺美的。

    宋双发现了站在门口的刘汉东,展颜一笑:“你来了。”

    “带了早点过来。”刘汉东提一下手的塑料袋。

    “给我带的?谢谢你。”宋双笑道。

    “给小燕儿带的。”刘汉东一点不给她面子。

    宋双撅起嘴。

    刘汉东还是将早点放在宋双面前。

    过了一会儿,凌子杰和朱芃芃也下来了,宋双说:“等沈秘书来,咱们一起去拘留所把小燕儿的妈妈放出来,然后凌子杰你可以去做你的调查。”

    大家都说好,刘汉东也很欣慰,宋双说到做到,只隔了一夜就把事情办妥了,有个当厅长的爸爸果然好使啊。

    七点多钟,医大附院门口已经车满为患,都是来看病的人,停车场车位有限,门口堵满了汽车,每隔几分钟才能进一辆,连带着马路上都开始排起了长龙。

    一辆不起眼的面包车开了过来,从停车场的出口逆行进入,停在急诊室门前的应急通道,保安不但不阻止,还上前敬礼。

    面包车挂江O牌照,风挡玻璃下是省公安厅的通行证,沈弘毅只带了一个司机过来,他提着包走进急诊室,和大家打个招呼,从包里拿出一套史努比童装来,正是小燕儿合适的尺寸。

    “沈秘书,谢谢你。”宋双很高兴的帮小燕儿换衣服

    “不客气。”沈秘书永远是那么温尔雅,昨天半夜他才知道小燕儿的事情,今天早上就能拿出合适尺寸的童装,可见办事效率之高。

    大家带着小燕儿上了面包车,刘汉东上了自己的富康,两车一前一后,向郊区的看守所驶去。

    早高峰时期,车流拥堵,面包车并未依仗特权闯红灯或者让交警开路,而是老老实实和社会车辆一起向前蠕动着。

    过了一个小时,才开到看守所,近江市公安局的拘留所和看守所在同一个大院里,是单独的一座楼,沈秘书出马,一路同行,看守所的领导亲自陪同,殷勤无比。

    沈弘毅穿着笔挺的警服,肩膀上两杠两花,他今年才二十九岁,就已经是副处级干部了,而且资历极其耀眼,公安大学刑侦专业本科毕业,政法大学犯罪心理学硕士,曾在港警务交流活动在香港西九龙警区担任分队指挥官一年,还在著名的美国纽约警察局NYPD交流了半年,这种人才,是宋剑锋准备花大力气培养的,当秘书只是磨他的性子,迟早要外放当个实职的公安局长的,而且前途不可限量。

    沈秘书一米八的个头,在看守所领导们的簇拥下如众星捧月一般,但他毫无骄狂之色,反而很低调谦虚,笑容可掬。

    拘留所所长介绍说,梅若华是三天前花火派出所送来的卖-淫-女,入所之后情绪很不稳定,撞墙发疯,现在被关在小号里,其他人都在普通监舍,表现很规矩。

    沈秘书说:“梅若华有个三岁的女儿留在住所,她情绪失常和这个有关,你们没有掌握相关情况么?”

    领导们面红耳赤,沈秘书虽然话说的不重,但他是代表宋厅长来的,自己的一言一行都会给领导留下印象,若是留下办事不利的观感,以后升迁就会打折扣啊。

    很快,穿着橙红色坎肩的梅若华被干警从小号里提了出来,她一路走一路哭,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忽然,看见了会客室里的小燕儿。

    小燕儿穿着新衣服,面色有些潮红,但看起来很健康,向自己张开双臂,奶声奶气喊道:“妈妈,抱抱。”

    泪水一下涌了出来,梅姐泣不成声,她担心女儿的生死,不惜自残引起注意,可是没人理她,卖-淫-女的地位很低,她们任何的言行都会被认为是逃避制裁,欺骗政府,自从她被抓起的那一天起,每时每刻都处在煎熬之,洗头房里没什么食物,门上装的是弹子锁,女儿太小,没本事开门,哭声太小,外面听不见,会活活饿死啊!

    万幸的是,女儿被人救了,梅姐热泪四溢,张开双臂将女儿紧紧抱在怀里,嚎啕大哭,小燕儿懂事的帮妈妈擦着眼泪,说:“妈妈不哭。”

    宋双和芃芃将脸别了过去,鼻子酸酸,拘留所的领导们无动于衷,尴尬的赔笑着,这种场面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感觉。

    沈秘书说:“这几个人牵扯到一起重大案件,需要取证,我带他们回去。”

    省厅提人,拘留所方面自然毫无异议。

    趁着提人犯的空当,沈弘毅对刘汉东说:“小刘,我查过你的档案,你是退伍兵吧,有没有兴趣从事警察这个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