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我和你很熟么

    宋双确实躺在医大附院的病房里,不过这只是一种策略,实际上她只是受到惊吓,身上轻微淤伤,根本用不着住院。

    朱芃芃和凌子杰也被安排住院,芃芃脑袋上缠着绷带,凌子杰被玻璃划伤的伤口涂了碘酒,他们住的都是高级单人病房,宋剑锋安排了警员在走廊里守卫,名义是证人保护,其实是防止别有用心的人来进行所谓的“探望。”

    果不其然,宋剑锋接完金市长的电话后,就陆续有人来探视宋双,不用问,消息是金沐尘透露的,不过这些人都没能进来,连礼品也被退了回去。

    焦世宏被抓,最担心的是交通厅的一些人,他们怕被牵连到,到处打听焦主任被捕的原因,却又不得要领,某些领导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都开始准备护照细软了,忽然金市长方面发来消息,是一般刑事案件,与工程无关。

    大家就都松了一口气,继续刨根问底,得知焦世宏因为一些其他原因派人制造车祸并导致宋剑锋的女儿重伤,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心生忧虑,怕就怕宋剑锋借题发挥,拔出萝卜带出泥;怕就怕焦世宏胆子太小,还没用刑就竹筒倒豆子,连累了大家。

    所以,当务之急是递话进去,让焦世宏心里有个底,不要乱说话。

    但公安口是宋剑锋的地盘,外面的人连焦世宏关在哪里都不知道,谈何递话。

    出乎很多人的意料,焦世宏是被关在公安厅一墙之隔的国家安全局内,两个四十来岁的便衣提审了他,眼神锐利,令人不敢直视,一看就是经验丰富的专家级人物,其一人递给他一支烟,说:“焦世宏,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经侦总队的,这位是反贪局的,我们都不是纪委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焦世宏岂能不知道,像他这种级别的干部,一般是纪委介入,进行双规,获取确凿证据后再移送司法,现在不经过纪委,直接公安逮捕,反贪局联合审讯,说明人家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办自己就是三根手指捏田螺,十拿九稳。

    他的心理防线迅崩溃,在两名公安人员面前将自己贪赃枉法,道路拓宽工程上以权谋私的事情和盘托出……

    口供送到宋剑锋案头,他拿起电话:“丁秘书么,我是宋剑锋,我有重要的事情向郑书记汇报,你看看能不能尽快安排一下。”

    等宋厅长打完电话,等在一旁的沈秘书说:“要不要成立一个专案组跟进?”

    宋剑锋一挥手:“不需要,按照一般治安案件的程序走,不要扩大化,免得给人口实。”

    “明白。”沈秘书点点头。

    ……

    铁渣街,火颖依然腻在刘汉东屋里不愿离开,忽然房门被推开,马凌带着一个女孩走了进来,正是暴走E族的马琦,她还背着一个医药箱。

    “我看看,这谁包扎的,缠木乃伊呢。”马琦说道。

    “我,怎么了。”火颖冲了她一句。

    马琦直接将绷带解开,看了缝合的伤口,又皱起眉头:“你这样缝会留疤的。”然后拿出手术器械要重新缝合伤口。

    “算了,别让我受二茬罪了。”刘汉东阻止道。

    马凌在他脑门上戳了一下:“天天打架,你还能消停一会?这回又是为的什么?”

    “见义勇为呗。”火颖插嘴道。

    “早晚把自己作死!”马凌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伤疤是男子汉的勋章,没事。”火颖又说道。

    刘汉东哈哈大笑:“这话哪儿看的?”

    “圣斗士星矢里面说的,我哥经常挂在嘴上。”火颖得意洋洋。

    马琦重新给刘汉东敷了药,缠上绷带,忽听楼下包玉梅招呼道:“胡所长,怎么有空过来了?”

    火颖赶紧站起来:“不好,派出所来人逮你了,快跑。”

    大家慌忙站起来,可是为时已晚,花火派出所的副所长胡铁军带着三个民警已经上来了。

    刘汉东长吁一口气,向胡铁军伸出了双手:“铐吧。”

    胡铁军没拿手铐:“刘汉东,你行啊,又惹事了,跟我回去协助调查吧。”

    刘汉东被警察带走了,马凌和马琦想跟着去,被胡铁军拦下:“大侄女,你就别跟着凑热闹了,这回刘汉东惹了大麻烦了。”

    一行人下了楼,上警车,直接回所里,途径梅姐洗头房的时候,刘汉东瞄了一眼紧闭的大门,问道:“梅姐怎么处理的?”

    “先拘留,劳动教养批下来之后,转劳教所。”胡铁军答道。

    洗头房小院里,小燕儿拧开水龙头,喝了一肚子凉水,她等了一天一夜,妈妈还没回来,又怕又饿,哭都没力气了。

    ……

    医大附院病房,房门打开一条缝,宋双警惕地问道:“谁?”

    “是我。”芃芃溜了进来,然后是凌子杰。

    “有事么?”宋双见他俩一脸的鬼鬼祟祟,好奇问道。

    凌子杰说:“有件事我没告诉你,其实今天救我们的那个刘汉东,就是和老鸨一起的帮手,我想专业术语应该是马夫,或者龟奴。”

    “不可能!刘汉东不是那种人!”宋双毫不犹豫的反驳,“他的为人我太清楚了,不会做这种事。”

    凌子杰尴尬的笑笑:“这只是一种推测,而且我也没有鄙视这种职业的意思,任何存在都是合理的,对于社会底层来说,只要能赚钱就是好工作。”

    宋双还是摇头:“不会的,他不会做这种肮脏的事情。”

    凌子杰说:“宋双,你还是对性工作者存在误解啊,在欧洲一些国家,这种职业是合法的,有时候政府还会雇佣性工作者对一些残疾人进行生理上的慰藉,或许我的用词不合适,但刘汉东确实认识那个老鸨,还有那个女孩。”

    宋双还是理智的,她想了想说:“好吧,我保留看法,你找我说这些想干什么呢?”

    凌子杰说:“我想找到他们。”

    芃芃也说:“刘汉东为咱们受了伤,应该去探望一下他。”

    宋双点头:“对,咱们应该去感谢他。”拿起电话打给父亲,“爸爸,我想知道刘汉东在哪家医院治疗?”

    宋剑锋一愣,扭头问秘书:“弘毅,刘汉东人在哪儿?”

    “在花火派出所做笔录。”沈秘书总是能随时掌握一些事情。

    “他在派出所做笔录,你好好休息,不要管这些事情了。”宋剑锋安抚女儿几句,挂上了电话,他在等省委书记的召见,商讨重要的事情。

    医院病房,宋双当机立断:“走,去派出所找刘汉东。”说完就开始换衣服,凌子杰很自觉地转过脸去。

    “这么急?”芃芃很兴奋。

    “刘汉东毕竟出手伤了人,我怕警察会难为他,他救了咱们,咱们也要救他。”宋双脱下病号服,穿上小衬衫。

    芃芃和凌子杰去各自回房换了衣服,走到走廊尽头被便衣警察客气的拦住:“你们去哪儿?”

    “和我爸说过了,去办点事。”宋双径直下楼,负责保护他们的警察无奈,只好请示上级,上级也不敢强行阻拦宋双,只好让警察随行保护,绝不可出任何差池。

    就这样,他们三人在两名警察的保护下,坐着警车来到了花火派出所,市局的人正在给刘汉东做笔录,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刘汉东头上缠着绷带,敞开的领口里也是绷带,裤子上还有些血迹。

    门猛然被推开了,民警诧异的回头看去,只见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冲了进来,声音带着哭腔:“你们有没有人性!他都受伤了,不让他在医院躺着,抓到派出所来审问,你们太过分了!”话没说完就呜呜哭起来。

    两位刑警面面相觑,这是闹哪样啊?

    陪同警察进来,附耳低语:“这是宋厅长家的千金,这个男的是人家的救命恩人。”

    刑警恍然大悟,笑了笑,没解释什么,出门去了,见屋子留给他们。

    宋双上前检查刘汉东的伤势,眼含着热泪,声音哽咽:“傻瓜,你怎么不回我的微信。”

    刘汉东被她板来板去,上上下下的检查身体,就差扒了衣服看了,心暗道我和你很熟么。

    他自然不知道,宋双日日念叨他,自言自语都是在和他对话,在她的潜意识已经和刘汉东神交已久了。

    凌子杰和朱芃芃也进来了,芃芃责怪道:“刘汉东你为什么要跑啊。”

    刘汉东说:“我车子没手续。”

    一句话说的没心没肺的朱芃芃都差点掉泪,原来是这个原因啊,刘汉东的白色两厢小破车是辆没有正规牌照没过年审的黑车,他害怕俩女孩再使手段把车拉去强行销毁了,所以救人之后匆匆离开,这个事实让俩妞儿既惭愧又伤心。

    “没手续你找我啊,我让我爸给你办啊。”朱芃芃跺着脚说。

    刘汉东哼了一声,摸出烟来点上。

    宋双一把将他的香烟抢下来:“你受伤了,不能抽烟。”

    刘汉东又掏出一支点上,抽了一口看着宋双。

    宋双咬了咬嘴唇,她意识到面前的刘汉东和心虚拟的刘汉东不是一个人,心那个刘汉东早已冰释前嫌,而真实的刘汉东还在记恨自己。

    “对不起,上次是我们不对,我们也不是刻意要那么做的,我已经买了一辆大摩托赔给你,停在我家车库里,牌照已经办好了,明天就能给你送来,你救了我的命,我会感谢你的,你不是退伍兵么,我有办法让你当警察,你要是不乐意,干别的工作也行,我都能帮你安排,如果你想创业,我也能帮你贷款,总之我能帮你做一切事情。”

    宋双一口气说出这些话,这都是她在心说了无数次的,设想刘汉东听了会很感动,消除对自己的误会,进而还会成为朋友哩,这就是所谓的不打不相识。

    可是,刘汉东只是淡淡的看了宋双一眼,说:“我和你很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