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失足生态调查报告

    夜深人静之际,铁渣街上寂静无声,偶尔有醉汉走过街头,梅子十元休闲店里,一片漆黑,小燕儿终于从柜子里爬了出来,呢喃道:“妈妈,我怕。”

    没人回答,风声吹过院落,窗户砰砰直响。

    小燕儿从床底下搬出痰盂,坐上去尿尿,尿完了找出一包小浣熊干脆面,慢慢的吃了,然后爬上床睡觉了。

    几个小时过去了,天际出现一抹鱼肚白,红日跃出东方,铁渣街上鸡鸣狗叫此起彼伏,新的一天开始了。

    小燕儿从床上爬下来,翻出积木来自己玩着。

    渐渐地,大街上车水马龙,人声鼎沸,谁也不曾留意,今天梅子十元休闲店一直到下午也没开门。

    梅姐在派出所里发了疯,拿头拼命撞墙,说自己三岁半的女儿还在家里,没人照顾会饿死的!

    她的疯狂举动终于引起干警的注意,一个民警答应她,抽空去看看。

    因为梅子不是第一次因为卖淫被抓进来了,所以这一次准备办她一个劳动教养,其他人员处以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治安拘留。

    所里事情很多,几乎每个民警都是全负荷工作,那个民警很快将梅姐的话忘在了脑后,处理其他案子去了。

    ……

    宋双很兴奋,终于找到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去做了,她找到学生会主席于楠,向她说出自己的想法,于楠表示学生会全力支持,当然仅限于人力方面,至于经费,还需要自己筹集。

    这个难不倒宋双,她拉着芃芃先跑到公安厅,找到父亲要赞助,宋剑锋苦笑不已,让办公室的同志开了一份盖有省厅公章的介绍信,这就是尚方宝剑,拿着它可以通行于全省各级公安机关。

    “至于资金方面,还是要你们自己想办法,好了,爸爸要工作了。”宋剑锋笑着下了逐客令。

    两个女生出了公安厅大门,忽然手机响了,是凌子杰打来的电话。

    “凌子杰,有事么?”

    “哦,想找你帮忙,我准备做一个社会调查,但是在近江人生地不熟……”

    “没问题,你还在水都大酒店么?我们去找你。”

    “我现在青年旅社,五星级大酒店住不起啊。”

    “行啊,回见。”宋双挂了电话,招呼闺蜜:“芃芃,出发。”

    看到宋双精神振奋的样子,芃芃欣慰道:“双双,你终于走出阴影了。”

    “什么阴影,才没有阴影呢。”宋双忽然想到还欠刘汉东一辆摩托呢,不过这事儿不急,可以往后拖一拖。

    俩女生来到位于市区的青年旅社,找到了凌子杰,最佳辩手脱下了西装革履,穿上牛仔裤和软壳,精神抖擞,朝气蓬勃。

    “是这样,我打算写一个都市性工作者生态调查报告,作为我的毕业论,切入点就是这个人。”凌子杰拿出手机给宋双看,屏幕上是一个扎着马尾辫背双肩包,穿着白衬衫的女孩子,纤细灵秀,看起来就像是邻家的女高生。

    “这个人,就是我在水都大酒店看到的卖-**,我对她的生存状态很感兴趣,可以帮我找到这个人么?”凌子杰说道。

    宋双和芃芃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少女,发出惊叹:“哇,看起来好清纯哦,一点不像干那种事的人。”

    凌子杰点点头:“所以我才选择以她作为第一个调查对象。”

    宋双说:“可是茫茫人海,找一个人实在太难了。”

    凌子杰笑了:“不难,只要调取水都大酒店的监控录像,不但能找到这个女子,还能找到嫖客、皮条客、老鸨和龟公哩,等调查报告出来,可以副署你们的名字。”

    宋双和芃芃交换一下目光,兴奋道:“好吧,我们一起调查!”

    三人说走就走,芃芃开着迷你酷派,来到温泉镇上的水都大酒店,径直找到大堂经理,要求调阅四天前的某时段大厅监控录像。

    大堂经理当即婉拒,说事关客人**,不好调阅,凌子杰眼珠一转,说自己的钱包在大厅搞丢了,想找一下是谁捡去了,于是经理请示了领导,答应让他们查阅当日监控。

    三人来到监控室,工作人员调取了那个时间段的录像,凌子杰冲屏幕一努嘴,宋双和朱芃芃看到了站在大堂里的卖-**,还有沙发上的豹纹皮裙打扮的老鸨,以及参加辩论赛的大学生们。

    过了一会,进来一个地痞打扮的男子,带着老鸨和少女上了电梯,凌子杰指着屏幕说:“可能是他们拿的,调一下电梯里的录像。”

    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包华递给监控室保安。

    保安调取电梯里的录像,那男子抽着烟,按了十六楼的键。

    “请转回大厅。”凌子杰道。

    镜头转回大厅,向前推进一段时间,能看到外面来了一辆奥迪轿车,车上下来一个肥头大耳的胖子,上了电梯,也上十六楼。”

    走廊里也有监控头,但是房间里没有,可以看到胖子进了1618房间后没几分钟,老鸨从电梯里冲出来,上前猛力砸门,几秒钟后,先前那少女出来,和老鸨一起下楼了,又过了一会,胖子也怒气冲冲的出来了。

    “再切到大厅。”凌子杰道。

    忽然监控室的门开了,大堂经理带着保安主管进来了,脸色很不和善。

    “你们干什么的?身份证拿出来看看。”保安主管道。

    “我东西丢了……”凌子杰道。

    “丢了东西,过了整整四天才想起来找,你当我傻子么,你们在查什么?不说清楚别想走!”保安主管一拍巴掌,外面进来四个膀大腰圆的保安。

    水都大酒店背景很不一般,是温泉镇上的民营企业家开的产业,老板在社会上混得极好,黑白两道通吃,再加上硬件设施优越,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都爱在这里开个会搞个活动什么的,酒店最注重保护客人**,这几个大学生借口丢钱包查阅监控录像,肯定是另有所图。

    “你们想干什么!”朱芃芃尖声嚷道。

    保安们并没有太难为他们,毕竟这是正规企业,只是将这两女一男礼送出酒店。

    “怎么办?”芃芃很懊恼。

    “找当地派出所帮忙。”宋双道。

    三人来到温泉镇派出所,道明来意,说是要调取水都大酒店的监控录像,请警方帮忙,并且出示了公安厅开具的介绍信。

    派出所方面很热情的接待了他们,请他们在会议室小坐,半小时后,所长很遗憾的告诉他们,由于管理不善,酒店的监控录像被销毁了。

    芃芃跳了起来:“不可能,刚才我们还看来着。”

    “那就不清楚了。”所长耸耸肩,一摊手。

    水都大酒店内,保安主管和总经理正在看着录像,干服务业的人都是老江湖了,一眼就看出其的道道。

    “这几个小青年是冲着交通厅的焦主任来的,大概要抓他的把柄。”总经理阴鸷的面孔上露出一丝笑纹,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焦主任,我是水都大酒店的商贵民,有这么个事儿向您汇报一下,今天有三个小青年到酒店来想调查你四天前的行踪,焦主任您小心一点,大概是有人要对付你……不是纪委的,不像,二十出头的样子,行,我帮忙处理一下,不过那几个人还得夏主任自己料理。”

    郊区道路拓宽项目部一间办公室内,焦世宏怒火满腔,他手上掌握十几个亿的资金,权力极大,得罪的人也多,这回不知道是哪路人马想搞自己,必须给他们一些颜色看看才行,身处这种地位,想调动道上的人手太容易了,无非一句话的事情,不过万事稳妥危先,焦世宏还是打给了自己的心腹,路桥发展公司的曹俊明。

    “小曹,水都那边出点事,有人要查我,你带几个人去处理一下。”

    安排妥当之后,焦主任拿起皮包,去厅里开党员先进性会议去了。

    ……

    宋双等人一无所获,从派出所出来,上了迷你酷派回城,路边一辆黑色兰德酷路泽随即启动,紧随其后。

    “太过分了,竟然销毁证据,我看八成是他们为那个贪官嫖客打掩护。”宋双愤愤不平道。

    “让宋伯伯查出是谁,双规他。”芃芃也很生气。

    “我爸又不是纪委,不能双规人的。”宋双解释道。

    凌子杰盯着后视镜半天,忽然说:“好像有人在跟踪咱们。”

    “有么?”芃芃也去看后视镜,忽然一股大力从车后传来,追尾了!

    芃芃一脚刹车停下,刚要解开安全带下车查看,凌子杰却紧张无比道:“别下车,开!”

    宋双回头看去,后面追尾的是一辆黑色越野车,车上下来两个汉字,肉瘤脑袋金链子大墨镜,一看就不是善类,瞬间看过的各种好莱坞电影剧情涌现在脑海里,各种杀人灭口,各种惊险追杀,她尖叫一声:“快跑啊!”

    朱芃芃反应挺迅,一脚油门,迷你酷派箭一般窜了出去,后面的汉子骂一声**,急忙上车追赶。

    前面是红白相间的迷你酷派,后面是威武彪悍的黑色兰德酷路泽,两辆车在温泉镇外的公路上你追我赶,扬起阵阵烟尘,芃芃猛按喇叭,宋双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打给爸爸,响了好几声依然没人接。

    “快接啊!”宋双焦急万分。

    省厅会议室里,宋剑锋正在主持会议,手机落在办公室里,孤独的震动着,屏幕上显示女儿来电。

    派出所还是没能罚到刘汉东的钱,这年头警察也怕恶人,更何况是这种以击毙数名杀手闻名全市的大恶人,把他惹毛了得不偿失,当然刘汉东也没办法搭救梅姐浣溪她们,只好悻悻回来,开着车在马路上狂奔,以此倾泻心的愤懑。

    刘汉东刚开着他的富康将一位客人送到温泉镇,正停车在路边尿尿,忽见两辆车一前一后疾驰而过,掀起的灰尘差点眯了眼。

    前面那辆被追逐的迷你酷派很是眼熟,似乎是那两个恶作剧毁了自己三轮摩托的丫头的车,而后面车里坐着的几条金链子大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刘汉东啐了一口,坐进富康,系上安全带,钥匙插进启动,富康老旧的四缸双气门铸铁发动机凶猛的咆哮起来,他正在气头上,急切需要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