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得罪了村长

    富康开回了铁渣街,将梅姐和浣溪送回洗头房,刘汉东留了自己的手机号码给她们,然后继续去跑生意拉客人,这两年城市大发展,很多小区不通公交车,出租车难打,黑车就有了用武之处,运气好了,一晚上赚上百块也不是难事。

    梅姐打发浣溪去了后院,把娜娜和小雅喊过来开会,她点了一支烟,郑重其事的说:“姐想好了,供妮儿重读一年,考上大学,姐继续供她上。”

    娜娜一撇嘴:“梅姐,你钱多没处扔了是吧,妮儿家里困难,爹妈都有病,下面还有个上学的弟弟,你能管得过来?”

    小雅也说:“就是,这年头好心没好报的,国家都不管,你操的什么心?”

    梅姐说:“姐乐意,姐不管妮儿家里那些破事,姐就只供她重读上大学,她爹妈弟弟的死活姐也管不过来,这个店是咱三个合伙开的,妮儿要住在这儿重读,我就是想听听你俩的意见。”

    娜娜说:“行啊,反正妮儿吃住也花不了多少,等她大学毕业,咱也有个阔亲戚了。”

    小雅也说:“我同意,只要不让我出钱就行。”

    梅姐喷出一口烟:“你俩还算有良心,没辜负姐对你们的尊尊教诲。”

    有客人登门,梅姐便回了后院,进了卧室,床上坐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她,眼睫毛忽闪忽闪的。

    “妈妈,你要做生意了么?”小女孩歪着头问道,这是她和妈妈之间的约定,每次妈妈要做生意,她就躲到柜子里去。

    “妈今天不做生意,陪小燕儿玩。”梅姐坐到了床边,和女儿一起玩起了积木。

    ……

    花得意再给焦主任打电话,对方已经关机,看来这回真是得罪惨了。

    他很恼火,九百九十九个头都磕了,就差最后一个头,功亏一篑啊!交通厅主管建设的领导,那是财神爷啊,一般人想巴结都找不着门路,自己可好,想方设法投其所好,结果马匹拍到马蹄子上了,这下惨了,工程捞不到,先前的投入也都打了水漂了。

    “大哥,咋样?还有挽回的余地么?”花豹问道,其实鹏程工程公司的大股东是村主任花得意,花豹只是顶在前面抛头露面的角色,大事儿都得大哥拿主意。

    “黄了。”花得意阴沉着脸说。

    赵玉峰小心翼翼的进来了,点头哈腰:“姐夫,村长。”

    花豹抓起茶几上硕大的水晶烟灰缸砸过去:“**的,会办事么,***好事让你办瞎了,打死你都不冤枉。”

    烟灰缸砸偏了,落在地上一声巨响。

    赵玉峰吓坏了,以往姐夫生气都是操你姐,今天要操丈母娘,可见是动了真怒。

    “姐姐姐……姐夫,这事儿不能赖我啊,那梅子她退钱不愿意干了,我有吊法?难不成逼她上去?那可是五星级大酒店,上流社会人出入的场所。”

    花豹抬腿就踢:“你他妈办的什么事儿,找的都是不靠谱的人,焦主任是什么级别的领导你知道不?能得罪么?我踢死你!”

    赵玉峰躲闪着,辩解道:“姐夫,我知道错了,我下次不敢了。”

    花豹不依不饶,抓住他扫脸就是四个大嘴巴。

    花得意摆摆手:“豹子,行了。”

    花豹收了手,依然怒气冲冲:“大哥,你说咋办吧。”

    花得意沉吟片刻道:“焦主任这边不能放松,继续加码,托人疏通一下,应该还有一线希望,那个什么梅子,给我照死里整!***坏我的生意,我让她生不如死!”

    说着,将手抽了两口的香烟拦腰折断在桌上。

    花豹说:“大哥,你放心,我绝对给你办的妥妥的。”

    ……

    花得意是花火村的村委会主任,想收拾铁渣街上的发廊女,实在是小菜一碟,不过他用人不当,把这事儿交给了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花豹。

    花豹敢打敢拼讲义气,但是玩起阴招来就逊色不少,他出手都是简单粗暴的招数,当晚就安排了四五个小兄弟,带着铁棍、斧头上梅姐的洗头房闹事来了。

    夜里十点钟,五个地痞拎着家伙骂骂咧咧的过来了,洗头房里正在做生意,一个刚下长途汽车的业务员在店里敲背,正一副假正经摸样地问有没有特殊服务呢,地痞们就进来了,一棍子将门口的红色灯箱打烂,吓得娜娜尖叫起来。

    “给我砸!”带头的家伙抡起铁棍,将镜子前的劣质化妆品、梳子剪子等物扫到了地上,正要开砸,忽然一阵轰鸣声,一辆白色富康停在了店门口,车里下来一人,手提小型灭火器筒,杀气腾腾就进来了。

    一个打手上前阻拦,被那人一灭火器砸倒。

    其他打手也不砸店了,挥舞着家伙扑上去,那人倒提灭火器喷出一股白色泡沫来,迷了他们的眼睛,只听砰砰几声,打手们脑袋上挨了结结实实一下,摇摇晃晃倒下了。

    梅姐从后院跑来,见状惊呆了:“东哥!”

    来者正是刘汉东,他放心不下浣溪她们,特地绕过来看看,没想到正遇上砸店。

    刘汉东从地上提起一个家伙,问他是谁派来的。

    “你行,敢和豹哥作对,弄不死你。”那小子依然猖狂无比。

    刘汉东一头撞过去,把他撞得口鼻冒血,一把丢开:“告诉花豹,这家店是我刘汉东罩的,有事让他找我说话。”

    地痞们从地上爬起来,捂着头上的大包,灰溜溜的去了。

    被吓傻的顾客也拎起提包跑了。

    “哎,还没给钱呢。”娜娜追了出去。

    刘汉东看了看店里被砸的情况,不算很严重,“梅姐,晚上睡觉小心点,找东西把门顶上。”

    梅姐说:“没事,姐啥大场面没见过,他们再来,我就打110报警。”

    刘汉东说:“有事你先打我电话,我住得近,过来方便。”

    “谢谢你了。”梅姐将刘汉东送走,娜娜没追到人也回来了,她们提前关门,将卷帘门拉下来,上了锁,收拾残局,今天不做生意了。

    “梅姐,你得罪了啥人啊?”小雅问。

    “得罪了花得意。”梅姐道。

    娜娜和小雅面面相觑,花得意是花火村的土霸王,他跺一跺脚,整条街都要地震,得罪了他,以后就没法在这条街生存了。

    “已经得罪了,说啥也白搭了。”梅姐很光棍。

    小雅说:“不行咱换地方吧。”

    梅姐一脸无所谓道:“这地方付了一年的房租,不能退的,我可舍不得走。”

    ……

    花火村有一座庞大的自建房,建筑面积起码上千平方,这是村委会主任花得意的家,整栋房子装修风格比较乡土化,用了很多金色琉璃瓦和黄色瓷砖,门口的影壁墙用马赛克镶出红日出东海的壮美景色,院子里种着各种花草,车库里停着一辆宝马5系,一辆进口标致207硬顶敞篷跑车。

    花豹匆匆而来,花得意穿着金色睡袍在客厅接待了他。

    “大哥,事儿不好办。”花豹道。

    花得意脸色顿时就变了:“你妈了个比的,办个**的你都没这能力,你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花豹急忙解释:“这帮娘们背后有人罩。”

    “什么来路?”花得意冷静下来,点了一支烟,抛给花豹一支。

    “这人叫刘汉东,住火联合家,是个硬茬子,当过兵打过仗,蹲过拘留所,上个月和世峰集团的人干仗,当场让他打死六个,对了,古长军就是让他弄死的。”

    花得意深深吸了一口烟,将自己笼罩在烟雾,开始沉思。

    自己是村支书兼村主任,手握大权,这条命金贵的很,犯不上和这种亡命之徒发生矛盾,多少混社会的大哥,就是因为太过骄横,死在名不见经传的小混混手里,这都是血的经验教训啊。

    “这个刘汉东,和梅子什么关系?”花得意沉声问道。

    “没啥关系吧,认识时间不长,不过听赵玉峰说,他和洗头房里那个小妮子关系不错,可能是红颜知己啥的。”

    花得意猛抽一口烟,基本分析出事情的原委了,这个刘汉东是小妮子的嫖客,一来二去日出了感情,所以豁出命来帮他们,再一想不对啊,这小妮子不是雏儿么,要是被刘汉东睡过了,又怎么能出来卖处?要说没睡过,***没睡过哪来的感情?

    以花村长混迹江湖和政坛多年的经验,暂时无法想明白这其的道理,不过有件事他是明白的,匹夫之怒,血溅五步,刘汉东,得罪不起。

    “豹子,暂时不要动,想别的办法。”花得意道。

    “啥办法?要不半夜灌汽油,放火点了房子?”花豹一根筋,比赵玉峰高明不到哪儿去。

    “烧你妈了隔壁啊,铁渣街乱搭乱建,点起来没法救,万一把我房子也烧着了咋办?”花得意还是忍不住骂人,骂完之后就暗暗自责:素质啊,一定要注意素质,好歹我是人大代表啊。

    “找房东,让他们出面,把这几个**撵滚蛋。”花得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