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中秋

    刘汉东就这样从城市的最北端走到了最南端,回到铁渣街出租屋开始收拾行李,给马凌发了条信息说自己准备回家过秋节,然后去陈八尺修车铺把崭新的三轮摩托推出来,连同二百块钱一起还给了张大姐。

    “再开两天就是,你王哥明天才出院呢。”张大姐把钱往回推,看看车,有些惊讶:“咋换了一辆?”

    “原来那辆让交警没收了,我又弄了一辆新的。”刘汉东解释道。

    张大姐坚决推辞:“怎么能让你破费买新车。”

    刘汉东说这车没花钱,是自己用废旧零件拼起来的,张大姐才勉强接受,还请他秋节一起吃饭。

    “不了,我回江北过秋。”刘汉东又和张大姐聊了一会,走到朱小强屋里,想借他电脑上买火车票,今天朱小强没再打DOTA,而是聚精会神的写小说,见刘汉东进来急忙将WORD最小化,讪笑道:“东哥啥事?”

    “写的咋样了?”刘汉东掏出红梅丢给朱小强一支,坐在床边饶有兴趣的看电脑上17k的页,朱小强的大作已经建立,名字很大气磅礴,叫《穿到明朝当皇帝》,看点击成绩还不错。

    “一般一般,快签约了。”朱小强赶紧将页面关掉,似乎很不好意思。

    “借电脑用用,买张火车票。”刘汉东道。

    朱小强急忙让出电脑,刘汉东上了12306站,买了一张回江北的普通列车硬座票。

    傍晚时分,马凌下班过来,带着两盒月饼两桶花生油,还有几袋红枣木耳等物,让刘汉东拿回家孝敬父母。

    “我还没上你家送东西呢,怎么能收你的东西,我替我妈谢谢你了。”刘汉东腆着脸收下了“未来媳妇”孝敬婆婆的礼物。

    马凌打了他一下:“想上我家送礼,先找到好工作再说吧,对了,青石高科把你开了吧?”

    “开了,给了二百块工资,这帮人渣,我才不稀罕跟他们干呢。”刘汉东道。

    “按说你救了夏青石的女儿,好歹该给你三瓜两枣的酬劳,他们不但不给还开除你,确实不讲究,那个喝酒撞死人的小子,已经保外了,你知道用的什么名义么?”

    “什么?”

    “年龄未满十八岁!”

    “我靠!”刘汉东郁闷之极,夏白石的能量果然够大,年龄都能做手脚。

    “算了,你别管这些了,什么时候的火车?”

    “夜里十二点。”

    “那我不送你了,路上小心点,我走了。”

    刘汉东赶紧挽留:“再坐会呗。”

    “坐什么坐啊,你的狗窝真邋遢。”马凌撇撇嘴,转身就走,门口正遇到火雷,小伙子刚上来,看见马凌急忙打招呼:“凌姐,没打断你们吧?”

    “打断个毛,没看我已经出来了么?”马凌绕过火雷匆匆下楼,刘汉东想送,被她一句话堵回去:“别下来了。”

    火雷说:“东哥,有事找你。”

    “啥事?”刘汉东望着马凌的马尾辫一甩一甩的离开,心旌荡漾。

    “世峰的南强,就是一只耳,放话说要整你。”火雷递上一支烟,是华。

    “哈哈,他要是一只耳,我就是黑猫警长。”刘汉东不在意的大笑。

    火雷挠挠头:“东哥,你还是小心点好。”

    刘汉东拍拍火雷的肩膀:“谢了,我晚上就走了,回江北老家。”

    火雷急了:“东哥你要走啊,嫌住的不好么,我给我妈说一声给你换个房间,带空调的。”

    刘汉东说:“不是,我回家过秋,过两天就回来。”

    火雷松了一口气:“这样啊,回头我送你吧。”

    夜里十一点,火雷开摩托将刘汉东送到了火车站,用身份证取了车票,登上列车,刚放下行李,马凌的信息就发来了,问他有没有赶上车,两人你来我往发了几十条信息,终于没了动静,估计是马凌睡着了。

    次日清晨,刘汉东回到了江北,先回博爱路上的家,继父退休前是煤机厂的保卫干事,这栋五十平方的旧房子是厂里分给他的,刘汉东不喜欢这里,但因为母亲的原因,第一站还是到了这儿。

    母亲在市场卖鱼,家里只有继父,桌上摆着早点,小卧室里的床上铺着新床单,屋里打扫的干干净净,刘汉东吃着早饭,没和继父说话。

    七点半,母亲回到家里,带着一篮子新鲜蔬菜和鸡鸭鱼肉,还有二斤散装月饼,看到桌上摆着的月饼盒子花生油,忍不住责怪:“东东你回家还买什么东西,都是些包装样子货,浪费钱,还不如市场的散装月饼好呢。”

    刘汉东说:“这不是我买的,是朋友给的。”

    母亲两眼放光:“女朋友?”

    “算是吧,公交公司开车的,人挺好。”刘汉东有些不好意思。

    “公交公司好啊,效益好,不管什么年月,老百姓总得坐车。”继父插了一句。

    没人理他,母亲拉着刘汉东坐在沙发上问长问短,问女朋友长得什么样,问在单位干的怎么样,工资有多少,过节发福利了么。

    刘汉东有些尴尬,为了不让母亲失望,他只能将谎言继续下去,敷衍道:“

    工作还行,不大忙,钱不多够花,不过没攒下来什么钱。”

    母亲说:“刚上班肯定工资不会太高,你又谈了朋友花销大,攒不下钱很正常,没事,妈赞助你。”

    刘汉东怕妈妈追问,赶紧拿出手机调出马凌的照片给母亲看,这一招果然有效,母亲眉开眼笑,拿着手机看个不停。

    继父在一旁呵呵笑着,问了一句:“你们校长姓什么?”

    刘汉东迟疑了一下,答道:“姓王。”他当然不知道交通职业学院的校长姓什么,只是随口杜撰而已,好在继父没有继续追问什么,只是淡淡笑了笑。

    今天是秋节,照例都要去老爷爷那儿吃团圆饭,母亲刚改嫁那几年还过去,后来就不大去了,毕竟已经不是刘家人了,但刘汉东依然每年都去,母亲给他预备了一堆礼物,吃过午饭就提着东西过去了。

    刘汉东来到滨河小区的时候,爷爷刘骁勇正在打扫房屋,他一个人独居,家里井井有条,据说爷爷是黄埔军校出身,解放前叱咤风云,如今也不过是一个垂暮老人而已,刘汉东放下礼物帮爷爷拖地整理床铺,把八仙桌搬到客厅央,然后祖孙俩一起预备晚饭。

    刘汉东有个伯父,患肾衰竭已经很多年,做过换肾手术后还要长期服用价格不菲的药物,爷爷的离休工资大部分贴补了大儿子,这会儿大伯一家人还没到,爷爷问起孙子上次的事情。

    “已经解决了,夏家女儿去了美国,青石高科聘我当了司机,可我又惹了祸,他们把我开了……”刘汉东把最近的境遇向爷爷诉说了一遍。

    爷爷凝神沉思:“小东,你打算怎么办?”

    刘汉东说:“我牛皮都吹出去了,只能在省城先赖着,要么跟人家开货车,要么找个修理厂干着,我只有高学历,想找好工作不容易。”

    爷爷回房间,拿了一张存折出来:“小东,大货司机和维修工都不适合你,爷爷建议你自主创业,这里面钱不多,有两万,权当你的启动资金吧。”

    刘汉东嗫嚅道:“爷爷,我不能拿你的养老钱。”

    爷爷笑道:“爷爷身子骨硬朗着呢,用不着这么多钱,说说你的计划吧。”

    刘汉东道:“我想先买辆二手车开着,等退伍补助款下来,自己开个修车铺。”

    爷爷道:“自食其力,自谋职业,好,爷爷支持你。”

    爷俩聊到傍晚时分,大伯一家人终于到了,大伯面色晦暗气色不好,大伯母倒是心宽体胖,大伯家有个儿子叫刘汉南,比刘汉东小一岁,在本市一家企业工作,每月三两千收入,日子紧巴巴的,至今没有女朋友。

    刘汉东看到门外停了一辆灰色长安悦翔,问弟弟:“你买的车?”

    “怎么样,很帅吧,和宝马一样的宝马灰。”刘汉南得意洋洋,掏出烟来,居然是四十五一盒的苏烟。

    “日子过得不错啊。”刘汉东接了一支。

    “瞎混,贷款买的车,如今没车泡不到妞儿啊,我们单位同事全都有车。”刘汉南神气活现,吞云吐雾。

    大伯他们带了一些熟菜过来,刘汉东又下厨炒了几个菜,八仙桌上摆满酒菜,一家人其乐融融过起了秋节,酒过三巡,大伯开口了:“爸,和你商量个事儿。”

    “你说。”

    “我想换房子了,把您老这一套卖掉,添点钱买个电梯房,大家住一起也有个照应,您老年纪大了,身边没人不行。”大伯斟酌着语言,小心翼翼道。

    爷爷摇了摇头:“我老了,经不起折腾了,这房子住了三十年,有感情了,不想换了。”

    大伯母干咳一声道:“爸,我们也是为您好,再说了,汉南要结婚,没房子不行啊。”

    刘汉东明白了,大伯一家人打爷爷这套房子的主意呢,说是卖掉换电梯房,但是真买了未必让老人家去住。

    爷爷很淡定,端起酒杯,一句话就打发了:“等我走了再说房子的事儿吧。”